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随着晋阳王氏的被瓦解冰消,在天下士子眼中失去了威信后,稍稍在影响力方面,落后于五姓七家的其他高门大姓,便捕捉到了一丝更上一步的契机,于是开始暗中与朝堂之上、或者是天下名门士子暗中往来,希望以此能够跻身于五姓行列。

  威望、声明、影响、底蕴,特别是对寒门士子的青睐,对百姓的影响,则是五姓七家能够成为大姓的标准,兰陵萧氏想要跻身五姓之列,那么也就是只能疡,与皇家、官家、士子名流相互合作,以此达到更大的声望。

  而最最有效的办法,能够使高门大姓在寒门士子、普通百姓间形成有效的影响力,那么就是做善事儿。

  名利瞅来是高门大姓追逐的目标,而亲王世子、皇子王爷在民间要想有一定的威望,自然是也是需要百姓与士子口口相传,于是,兰陵萧氏的主意便打到了许王李素节的头上。

  李素节一向忠于李弘,对于李弘保全他母妃的生命,以及一直以来照顾义阳与高安两个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之事,向来都是感恩在心,况且李弘对他跟李上金向来都是很好。

  也是因为李弘的偶施援手,给了他们足够的便利,使得他们在自己的封地上,利用太乙城的先进的技术,为他们封地的百姓谋得了很大的利益,政绩虽然是挂在了长吏的头上,但他们的功绩,显然也是让李治极为满意。

  这一次大朝贺,李治便对他与李上金赞口不绝,就连向来不喜他们的皇后,能够在他们携家眷进宫后,还恩赐子女礼物,足以说明,他们两人这几年的作为,还是深得帝后满意。

  李弘看着李素节给自己斟上茶水,笑了笑开口说道:“官家每年都会以较低的价格放出一批粮食,用来换取流散在民间的私铸之钱,这是我在任户部尚书之后,与司农寺卿说话时才知道的,朝廷如此做,其实就是为了控制物价的飞涨。”

  “那照你这么说来,岂不是萧氏做的事情并不违背于朝廷?可是听说,就连这三大仓也是被人有暗暗投放到民间的,但至于是不是回收旧钱,恐怕难以下结论吧?”李素节没料到,李弘对于民间一直流有私铸之钱的态度,会变得宽容起来。

  “萧氏为的是什么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他们拉拢你自然是有原因,何况鉴于母妃的关系,感情上自然是觉得你更亲近了,但你把萧氏之事告诉我,情理上来讲,你可是在背叛萧氏啊。”李弘哧哧笑了两声,调笑着李素节。

  李素节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淡淡说道:“萧氏之事倒是好说,但我是从其中发现洛阳三大仓如此,才会密信告诉你,要不然,你留给我的那个信件通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够用上呢。”

  李弘有些皱眉头的咬异唇,为难道:“如你所说,萧氏无论是放粮还是低价买粮,只要不扰乱市场,那么就是属于为朝廷解忧,我们是没办法把他们怎么样的。至于你说三大仓被暗地里放出粮食,不是不相信你,是我们现在一点儿证据也没有。”

  李素节不住的跟着李弘的话语点头,李弘说的没错,兹事体大,一个弄不好,不单会让粮食价格突然间猛涨,也会让官员突然间陷入自沃面。

  看着李素节也在思索,李弘继续说道:“含嘉仓那是什么级别你不清楚,那是咱们皇家的粮仓-敢动?你敢?还是我敢?纪王叔暗地里拉拢你,但问题是他没有跟这件事情有一丝一毫的干系,遥领河南府的亲王不止他一个,而且那家伙,跟父皇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这还是从母后嘴里知晓的。咱俩没有证据动动那粮仓试试?被削一顿倒是无事儿,甚至到时候我大不了挨顿揍,你怎么办?那个时候,我都自顾不暇了,还怎么保你?”

  “那总不能就这么放弃吧?三大仓虽然我不知道是哪个仓,但是我李素节敢以人头担保,这其中肯定要猫腻,老三不也说了,这其中必然有事儿[们合计后,让老三回封地,不就是为了落实证据吗?”李素节有些着急,这么多年来,自己跟李上金就没有真正帮到过老五李弘什么忙,一直以来都是他帮自己两人,如今有一些能够提升他太子声望的机会,自然是比太子还着急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让老三回去啊,咱们傻不拉叽的从洛阳动手,那么大的锅盖,咱们掀不开,不得让老三回去,从封地的边缘给咱们撬开一个口子,然后咱们再慢慢窥探这其中有什么猫腻。”李弘拍了拍对面李素节的手,安慰的说道。

  李素节静静的看着李弘,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这是因为我跟上金吧?如果不是我们发现,是你自己发现的话,以你的性格,恐怕早就把三大仓的盖子给掀了吧?如今因为要顾及我俩的周全,所以你只能在十足的把握下,才能放手去做,可是如此?”

  李弘拿起壶给李素节斟茶,缓缓说道:“你这人真没劲,照你这么说,你俩还成拖累了?可要不是你俩说,我上哪知道这件事儿去?别这么婆婆妈妈的想那些,有什么用?怎么生完孩子后,胆子更小了还。”

  “嘿你才生完孩子呢,我一个王爷我会生孩子吗?我这是胆小吗?胆型不会告诉你了,告诉你,就是希望你能够剧做决断,不要因为顾及我俩而放弃抓那些中饱私囊者。”李素节夺过自己的茶杯,喝酒似的一口而干,滚烫的茶水烫的他不由自主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在一边伸着舌头乱蹦乱跳。

  浑不在意的看着又蹦又跳,吐着舌头呼哧呼哧跟狗似的李素节,李弘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笑意满满的说道:“对了,你坐下来,别蹦了。跟你商量件事儿,如果这件事儿查实后,让你离开岐州前往兰陵你愿意吗?”

  “疯了你以为这是你想就能做到的事情?父皇会同意?母后会同意?别做白日梦了,现在岐州就挺好的,你皇嫂出门还都有百姓跟着打招呼呢,我在岐州也有些许声望,虽然是长吏治岐州,但现在我这都督也拓要的。”李素节说起岐州还是有一些成就感的。

  但对于前往兰陵,他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那里是什么地方?那里可是萧氏的窝子啊,母妃的家啊,顶级门阀之一啊。

  当初自己的婚事,父皇都没有同意母妃的请求,为他求的一门萧氏的婚事儿,如今让自己前往兰陵,这不是白日做梦是什么?

  他李弘可以不担心自己在兰陵仰仗着萧氏坐大,但父皇跟母后呢?他们也会像李弘一样想吗?

  看着李素节一脸不可思议的震惊表情,李弘却是不以为然:“想当初你在皇宫时,也是深受父皇宠爱的皇子,你李素节聪明好学,父皇时常在我跟前耳提面命的,要我多向老四皇兄学习,就是现在,父皇看见你不也是打心底里高兴?这件事如果查实、了结的话,你去求求父皇,到时候我给你敲边鼓,说不准能成行呢。”

  “你行了吧,你少忽悠我,我宁愿现在跟你把那三个大盖子掀开,也不愿意去请求父皇把我任封到兰陵,老五啊,你把我扔到那里,那无异于把我放在火上烤啊,而且还是浇了油的大火啊,你就行行好吧太子殿下,看在小民为你提供线索的份儿上,饶了小民一家妻儿老小吧。”李素节不再是跳脚了,此刻他感觉心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本太子决定了,此事可暂时搁置,但不能弃置,如若有机会,还是要试一试的嘛。”李弘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笑说道。

  “李弘,我可告诉你,纪王跟萧氏如今对我攻势很猛,你最好还是断了这个年头,虽然我没有当那个那什么的念头,但我并不觉得我有多坚定,你也知道,这种事儿,有时候不知不觉的就被人架上去了,等你醒悟后,你是想下那贼船都没法儿下了∠大不就是这么被晋阳王氏玩到了楼兰吗?怎么?你那安西四镇又有哪里缺皇子了,你是打算把我放到兰陵烤上一番,然后再给罢免到安西?”李素节一脸埋怨,但是其神情又是中肯的说道。

  李弘只能是不住的点头,老大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以为自己掌握了他李弘的命脉,暗地里与晋阳王氏勾搭,而且其他四姓也跟那苍蝇似的,闻着味儿就凑到了他跟前,不知不觉的,就被人家当了代言人。

  他就没有想过,就算是到最后我李弘倒了,就算是他或者幕后之人当了皇帝,还不是被五姓七家操控的皇帝吗?

  父皇跟母后当初费了老大劲儿的先是瓦解长孙无忌为首的关陇集团,而后便是削弱五姓七家的影响,不就是希望在天下百姓间形成,皇家为贵,其他次之吗?不就是为了稳固李唐江山社稷的绵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