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337 不好笑的笑话
    无论是出自洛阳的霍旭还是薛楚儿、杜秋娘跟颜令宾,都乃是世家培养出来的极具才情的奇女子,每一个都是冰雪聪明、剔透玲珑,要不然也不会在长安花坊中独占鞣。猎文网

    红颜易逝、容颜易老,人生短促、沧海娠,一切都如过眼烟云、镜花水月,世事变迁之中,荣华富贵变化无常,四女又何尝不曾在心中感叹自己的命运?

    但身为烟花巷柳之地身不由己的她们,就算是如今攒够了赎身的钱,也怕是无法脱离这些世家的控制,何况她们也清楚,在花坊之内自己只是替人家赚犬财的工具。

    只能是期望这些世家,在自己容颜日暮之时,能够放任自己赎身离去,找一个好人家过日子,但这样的生活对她们来讲都是难如登天。

    而对她们来说,最为可能的遭遇便是,世家趁着这几年还没有新人冒出来,以她们谋取更多的钱财,等到有新人冒出,她们也就沦为了世家私人的玩物,运气好的,或许世家会留着她一直呆在府里,直到变成一老妪,成为了世家里的老丫鬟。

    运气不好的话,那么就只能在世家宴会、交际时,被世家友人看上的话,然后相赠于友人,如此便开始颠沛流离、像物品一样在他们之间辗转,被赠来送去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们曾经的花名不再引起任何人的兴趣,她们也就如流浪街头的野狗野猫般,被人遗弃,任由自生自灭。

    李弘很自然的接受着她们的大礼,这天下间还没有任何人的大礼是他受不起的,所以看着四女对自己盈盈跪下行礼,李弘也是含笑面对,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何况这世间,文人墨客与名伶妓 女之间的交际纽带,便是靠这风花雪月般的才情来辅助,四女被一诗折服,也并不让人觉得有何不妥,只是让人震惊的是,一诗竟然折服了四大花魁罢了!

    这让台下的士子们不由得产生了深深的嫉妒跟羡慕,如果自己能够赋出这么一诗作该有多好T己岂不是就可以笑着一一扶起,那几个能让人心神俱醉的美人儿了,甚至还能得到她们的芳心暗许,然后自己是不是,也会如那李亚仙与郑元和的事迹一般,成为长安城的一则佳话。

    而台下除了瞪大眼菌憧憬羡慕的士子外,同样在心里产生震撼的还有郑兴泰、卢敖,但这两人可就不会这么想了,诗是好诗,绝对的佳作,绝对足以流传千古的佳作!

    但当着四个韶华正盛的四大花魁作这么一诗到底是何目的?你这是过来策反的吗?你是要挑拨离间吗?原本这些才情与貌美俱佳的女子,每一个都是心里装着自己的信九,巴不得有机会就赶紧逃离这烟花柳巷之地,像那李亚仙一般才好。

    郑兴泰与卢敖怒目而视台上淡定从容的李弘,就算是挖墙角也没有你这么明显挖墙脚的,一诗点醒了四大花魁,如果因为你这诗,而让她们都兴起了赎身的念头,我们这花坊还靠什么支撑?我们还靠什么来赚钱?难道也要沦为二流花坊才行?

    正怒目而视的两人原本还没有打算上台与李弘理论的打算,但当听到旁边裴婉莹的一番话,两人彻底淡定不下来了,顿时冲到了台上。

    只见裴婉莹扭头扫了一眼站在那里的扬武,淡淡的笑问道:“你家公子可真是好才情、好气魄啊,这是要把名扬长安的四大花魁都收归己有吗?一代悲白头翁就让四大花魁折服、倾心,看样子你家公子用会为哪一个赎身吧,要不然也决计不会作出这么一华美瑰丽,又有警醒世人哲理的大诗作,你可有带够银子?这哪一个的赎身费对常人来说可都是天价呢。”

    扬武看了一眼裴婉莹,他心里当然明白殿下今日此来是为了谁,但听到裴秀说殿下有可能为台上的美人儿赎身,那么想来殿下就会如裴秀说的那般为她们赎身吧。

    想了下便恭敬的对裴婉莹行礼,然后说道:“回秀的话,老奴带了足够的钱,如果秀想让她们侍候公子,老奴身上的钱,就是给那四人一同赎身都没有问题。”

    扬武这个宫廷思想,其实与唐代这个时期的每一个人的思想都一样,在他们看来,秀想为公子找几个美人儿侍奉左右,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别说是太子殿下,就是长安城正常的富裕人家,如果自家的夫君看上了哪家的女子,做妻子的帮着再娶一个都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裴婉莹听了扬武的话,不由自主的吓了一跳,这个奴仆好大的口气!不过对于扬武对自己如此恭敬的态度,倒是还有几分意外,特别是扬武那恭敬行礼的动作,看起来好像都透着一股贵气似的,不像是平常人家的奴仆一般。

    两人的一番对话,听的郑兴泰跟卢敖差点儿吐出一口老血大的口气,竟然还敢不自量力的打包票,就是为那四人赎身都绝无问题!

    你当你家是皇家银行啊是你们家公子造的啊!为四人一同赎身?这四个人随便拎出来一个来,那高昂的身价就吓死你们*不然她们能被称为都知?能被奉为四大花魁!

    你当是平康坊那些普通花坊的普通头牌姑娘啊是不自量力!

    两人虽然心里如是想,但看了一眼那一本正经的扬武,怎么看也不像是说假话、虚话的狂妄之本啊。

    气哼哼的再扭头看向台上,郑兴泰跟卢敖眼珠子差点儿掉出来2么情况b才多大会儿的功夫,那杏就捧着颜令宾吹弹可破的脸颊在那里抚摸,而且竟然还耳鬓厮磨的说着悄悄话,听的那颜令宾不时出一阵银铃般的轻笑,整个人笑的是花枝乱颤,浑不在意那杏的手,都搭在了她那柔软细腻的纤腰上。

    接下来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薛楚儿竟然主动凑了上去,竟然还对那登徒子行礼先?台下无论是郑兴泰跟卢敖,还是那众多文人墨客,望着台上的那一幕都傻了!

    这个bet体育在线投注怎么了?一极具才情的诗赋,就这么轻易的让四大花魁倾心了吗?

    最令他们接受不了的是,台上四个向来以冰清玉洁、洁身自好为傲,卖艺不卖身的美人儿,竟然是任由那登徒子屡她们的腰肢。

    “什么?你也想听故事?好,那我给你们再讲一个禽兽不如的故事怎么样儿?”台上的登徒子左拥右抱,看看薛楚儿吹弹可破的脸颊,嘴唇紧贴人家耳际咬耳朵般说道。另一只手又是同时抚摸着人家颜令宾柔软细腻、手感极佳的腰肢轻松道。

    杜秋娘站在旁边,轻蹙眉头喃喃道:“公子一代悲白头翁都足以让奴家们醍醐灌顶,眼前豁然开朗,更知道当此美好年华,该为以后之事做打算,切不可再如此浪费良辰美景,随着岁月流逝、蹉跎年华。只是不知道这禽兽不如的故事,又能启迪奴家等人什么呢?”

    “哎呀,这个故事可就厉害了,可以告诉你们,想要什么就大胆的去追求?人生如白驹过隙般短促,如果一味儿的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的,等你到老的时候,头花白了、牙齿掉光了、满脸褶皱了、身型伛偻了,到了那时候可就是追悔莫及了。”登徒子大享齐人之福的说道。

    女子都是爱美之人,特别是这誉满长安的四大花魁,更是凭姿色吃饭,听到李弘说老了的样子,一个个都不由自主的露出害怕、胆颤,一脸嫌弃的样子。

    “那还请先生教我。”霍旭又是盈盈一礼,几女是彻底被李弘那代悲白头翁折服了,没办法,这诗简直就是为她们量身定做的,想要不打动她们都难啊。

    “好,既然你们求知欲如此强烈,那我就告诉你们吧,听好了啊:话说,有一个书生要去京城赶考,与他一同前行的是一个爱慕他的红颜知己,两人一路上都是相敬如宾,从不逾越男女之非分,有一天赶路遇到倾盆大雨,于是急忙找了一家客栈投宿。”李弘一边说着故事,一边看着台下一些,还未真正明白他刚才念的那诗的士子,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些失望。

    这些士子难道真只道自己念的这诗是警醒这些烟花巷柳的女子,并没有警醒他们的意思吗?看着一个士子,目光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自己,李弘觉得,这些人可别有科举及第的,不然到时候祸害的就不只他一人了,而是整个大唐了。

    “快说啊,怎么不说了?”被抚摸着腰肢的颜令宾在李弘耳边催促道。

    “哦,两人投诉一家客栈之后呢,但是只剩下一间客房了,怎么办?于是两人只好将就一宿了,何况这一路上书生对那女子都是礼遇有加,于是晚上那女子便让他与自己一床同眠,不过。”

    “不过什么?”薛楚儿紧忙问道。

    她们虽然说是都守身如玉,但毕竟整日沉浸于烟花之地,其思想相较于大唐的男女之风,更是为之开放,因此也不觉得同眠一床有何不可。

    “不过女子与男子约法三章,两人深怕晚上逾越了礼制,于是女子就在两人中间放了一张纸,上写禽兽二字,并告诉书生,如果晚上越界了,你就是禽兽。”

    “都是合乎礼制,无论是那书生,还是女子,都乃是我等敬佩之人。接下来呢?”薛楚儿扭身问道。

    “第二日一大早起来,女子看着那字条如昨夜所放一般,分毫未动,于是大怒!”

    “为何大怒?”

    “汝真是禽兽不如!然后女子便扬长而去,不陪那书生赶考去了。”

    “呃。”

    “这。”

    “不好笑吗?”某人有些傻,她们怎么不笑?

    “哼,禽兽不。”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