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扳倒王氏的罪行之一,如今就差最后私铸旧钱的铁证公布于众,而杀人灭口的主谋,则就是晋阳王氏的开国郡公王源。网

  此人早就已经到达了长安,国子监、弘文馆士子至死,完全就是他一句话拍板,然后由索元礼来出谋划策执行,而现在想要定罪王源谋害延,就等着索元礼的供词了。

  私铸旧钱的罪名对于晋阳王氏来说,或者可以找个替罪羊,只要与王源没有干系即可,这样一来,晋阳王氏对于天下士子,依然保持着巨大的吸引龙影响力。

  同样,太原府一带,甚至整个大唐,晋阳王氏的影响力依然是不会受多大损害,世家豪门的名声也依然是如从前一般。

  但如果做实了王源谋杀国子监、弘文馆延的罪名,天下士子难道还会傻傻的继续敬畏、推崇晋阳王氏吗?答案自然是不会在推崇晋阳王氏了,而这个罪名对于晋阳王氏,才是最为致命的。

  王源面色阴沉,此刻朝堂之上的利害关系,不用细细分析都能够知晓,私铸旧钱、盘剥百姓都无法撼动百年世家王氏的。

  但如果太子殿下做实了自己谋杀国子监、弘文馆延的罪名,一旦公布于众,晋阳王氏便成为了众矢之的,天下文人士子一旦口诛笔伐,那么就真是晋阳王氏的末日了。

  精心策划的布局,城府极深的智谋,狠辣犀利的手段,太子殿下完全展现了他的计谋跟野心,那就是让晋阳王氏从此以后成为天下士子口诛笔伐的对象,彻底的击垮晋阳王氏。

  “开国郡公,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谋害国子监、弘文馆士子一案,你是否承认你就是主谋?”李弘望了狄仁杰一眼,索元礼已经被缉拿,如今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只要在朝堂之上一对质,当着文武百官以及功勋豪门的面,晋阳王氏便将从此走向没落,这颗时刻威胁大唐江山的大树也就将树倒猢狲散了。

  “老臣不曾指使他人谋害国子监、弘文馆延,老臣甚至都不知晓此事儿,还望太子殿下切勿非议晋阳王氏。王氏一门百年来,一直致邻为朝廷输出大量的人才,更是以善待天下士子为重中之重,如何会干出如此人神共愤一事儿O臣绝不承认子虚乌有之事儿。”王源花白的胡须显得有些萧条似的,整张脸也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这一刻他需要心佣,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晋阳王氏比大唐江山还要绵长的基业毁于自己手中。

  王源同时也很高傲,不单是大唐王朝,就是前隋王朝、晋王朝、汉王朝都是对晋阳王氏礼遇有加,每一个王朝想要绵延百年,都离不开他们这些门阀为他们提供人才,就算是现在朝廷为了压制他们在天下士子间的威望,搞出了科举制度,但如今朝堂之上能有几人?还不都是出自门阀举荐!

  李弘玩味儿的看着王源,然后又缓缓扫视过其他几个家族,起身在朝堂上踱步说道:“私铸旧钱不承认,谋杀国子监、弘文馆延不承认,冒名顶替延及第者不承认,王氏是否真如开国郡公所言一般光明磊落,也许只有找到杀害延之人,就能知晓真正的答案了。”

  李弘再次从套之上走下来,低头看着王源说道:“身为晋阳王氏之家主,享有着我大唐为你们提供的盛世安稳,坐拥着我大唐子民的拥戴、爱护,然后干着勾结外邦之耻事儿,这叫吃里扒外懂不?孔志约出于你王氏举荐、落榜了林士翎,举荐了你的孙子王明。王义方出自你王氏一脉,论你们所谓的血统,他是你们王氏嫡系。阶级门阀被你们划分为三六九等,甚至有些人以能够姓王而为荣,可如果他们知道堂堂的开国郡公就是杀害天下士子的主谋凶手的话,又会做何感想?别说我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人证一到,我们当吃症如何?”

  “老臣愿意奉陪,只要能够洗清王氏百年声誉,老臣就是豁出这一条老命又有何妨!”王源想要拿出他那家主的傲气跟高贵的气势,但在面对李弘时,还是不由得有些势弱,无法从气势上压过太子殿下。

  从王皇后在后宫与武媚争斗而被处死后,王源就已经预感到了皇室会对王氏有所不满,但仗着百年余荫,天下士子的拥戴,只要自己不出差错,那么王氏就依然还是那个王氏。

  李弘心里也很清楚,九品中正制这种依靠门阀制度举荐为官的制度,让五姓七家的声望,早已经在天下士子心中根深蒂固,就是父皇明令禁止他们五姓七家通婚一令,到现在他们也是置若罔闻,依旧是我行我素,凭借着他们好像高人一等的阶级身份,视天下其他姓氏为低等。

  这也是先帝为何要命高士廉编纂氏族志,而高士廉这个二百五,吃着皇家的俸禄,却在第一次编纂时,依然把五姓七家的王氏排在第一,皇家李氏排在第二!

  在被先帝训斥后,才把皇家李氏从第二名重新排到了第一名,由此就足以想象,这晋阳王氏在文人士子中间的影响列多大了。

  狄仁杰向李弘低语了一声,站在不远处的王源也是听的极为清楚,索元礼竟然被大理寺缉拿,此刻已经进入了皇宫。

  “带上来吧。”李弘淡淡的说道。

  “中书、门下、尚书左右仆射、大理寺、御史台、刑部,鉴于国子监、弘文馆延被杀一案影响颇大,今日便命你们一同在朝堂之上会审谋杀国子监、弘文馆延一案,其余皇室宗亲、四姓六家、豪门勋贵则当从旁听取,希望能够借鉴此案,约束好自己族内之人,切不可犯今日此类不法之事。”

  李弘这一举动在所有人看来,这明显的就是杀鸡儆猴啊,以王氏开刀来警告他们,大唐治下的江山便是以皇家为贵,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啊。

  索元礼乃是西域胡人,至于是什么时候来到大唐,李弘并不知晓,如何成为了千金公主府上的座上宾,李弘也不知晓,他只知晓,如今的索元礼,已经露出了酷吏的本来面目,千金公主府邸上,有好几个人便被他折磨而死。

  两个狱吏押送着索元礼出现在了宣政殿的殿门口,王源的脸色立刻变得更加难看了,孔志约跟王义方以及曹王李明更是开始瑟瑟抖,他们都明白,一旦索元礼承认了是他们指使,他们就将被绳之以法。

  林士翎依然是站在门口,就在狱吏押送着索元礼要往殿内行时,林士翎突然间闪身挡住了索元礼的去路。

  索元礼虽然被监押,但一双深陷眼窝的蓝眼睛依然是闪烁着残酷的亮光,而林士翎却是怡然不惧,嘴角甚至挂着一抹微笑,低声说道:“学生林士翎有礼了,见过索先生。”

  “何意?”索元礼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儒生,淡淡的问道。

  “哦,学生只是对索先生研制的两套刑具很感兴趣,虽然不曾亲眼相见,但是却是神往已久啊,您那‘宿囚’虽然不使人感受到切肤之痛,但胜在折磨人精神上,不分白天黑夜的轮回审讯,并且不给吃不给喝,学生很喜欢。对了,还有您那学生更欣喜的‘狱持’,那带方孔的铁盒子往脑袋上一套,然后用木楔从方孔处开始往里楔,这个更有意思,但是学生还是觉得有些简单了,因为只要钉进去了,人就死了,感受不到后面的痛苦,受刑之人能够感受到的痛苦时间短了很多。”林士翎满脸笑意,诚挚的看着索元礼,他现索元礼的瞳孔在变小,这说明他也在害怕。

  “那以你之见呢?”索元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冰冷,这样能够有助于他缓解紧张,就像在公主府邸,看着那铁盒子套在了人脑上后,他就很兴奋,而越是兴奋,他的声音却是越冰冷。

  “依学生之见啊,学生也研制了一个刑具,弊处就是受用之人会活很久才会死去,而且会由浅入深的感受到痛楚,利处嘛就是最起码在受刑的一个时辰之内,他不会轻易死掉。”林士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但却让索元礼恨不得咬他一口。

  “敢问叫何名字?”索元礼冷冷的问道。

  “请君入瓮。”林士翎淡淡的说道,看着索元礼不明所以的神情,伸手向旁边一个大瓮指去:“此刑具无需特别制作,简单便捷,看见那瓮了吗?只要把人放在里面,上面用枷锁把人头固定在外,防止犯人从瓮中站起,然后给瓮里倒满水后,下面开始添加一些柴火,慢慢的烧煮即可,一个时辰之内决计死不了人,但想来下肢用都会被煮熟吧?”

  面对林士翎脸上的微笑,索元礼的脸色刹那间开始变得白,自己研制的刑具自己最为清楚,但他更清楚这个书生的“请君入瓮”会有多痛苦!

  “我会招供的,如实招供!”

  “那就多谢先生了。”林士翎望着索元礼走进宣政殿,才控制着自己软的双腿,颤颤巍巍的一手扶着宣政殿的门框,满脸是汗珠的,缓缓靠在墙壁上往下出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