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而如今这个时代的百姓,要是感染天花簿,无怪乎就是因为与牛接触的时间过于长,要么是从事屠宰行业,不心感染了。网

  要么就是奶牛的挤奶行业,长期与牛打交道,然后会感染上。

  而最初的并便是人的皮肤上会出现丘疹,随后慢慢会展成水疱、脓疱,最为让人头皮麻的则是,这些症状只会出现在手臂、腿部以及最为直观的脸上。

  而在如今这个时代,如果脸上顶着一脸的水疱、脓疱,想来谁看了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任谁都会头皮麻,不忍直视,可谓是惨不忍睹。

  “立刻赶往三个躇,寻找身患高烧、疲惫、头疼等百姓,立刻把他们隔离,还有包括晚上做噩梦者,都必须隔离!”李弘想到了牛痘,一下子便想起来了全部。

  当初在大福殿,他就用如此做的,但当时连他自己都有些震惊,一下子只想着如何把伤亡降到最低,对于是否能够治疗痊愈,他的心思一直都放在了孙思邈身上。

  如今孙思邈并没有找到,自己还把他的弟子放进了大理寺,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了。

  宗楚客点头应是,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又被李弘喊住了,说道:“把那个牧区保护起来,任何人不准宰杀那些奶牛。”

  宗楚客又是一头雾水,如果按照殿下的话,那校是罪魁祸的话,现在用全部宰杀才是,为何竟然还要保护起来?

  想了半天他也不知道是何道理,最后只能是先行领命而去,对于太子殿下,他还是绝对信任的。

  来到蓝田的第一夜,对于李弘来说很轻松,但无论是尉屠耆率领的亲卫队,还是无法率领的左卫,这一晚上都在跟那个些山做斗争。

  任劳任怨挑了几个比较机灵、手上的活儿比较巧的兵士,再加上从太乙城跟过来的人,都在进行着雪山大挪移。

  医护营则是最为忙碌的,从进驻蓝田后,先是听从蓝田县令的指挥,在宗楚客到了后,又开始听从宗楚客的指挥。

  如今,李弘一声令下,八百多人的医护营便被分布了下去,每一个县坊、每一个村、每一个庄,都有医护营的身影,而因为他们的存在,也大大降低了百姓心里的恐惧感。

  毕竟,这一天在军队封锁蓝田后,就有人猜测,这是朝廷打算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因为没有彻底治愈天花绝症的方子,又怕如今还没有症状的百姓还没有作,所以朝廷打算让他们自生自灭。

  这种传言是比八百里加急、以及烽火传情还要快的蔓延在蓝田,等到李弘到了蓝田时,随着宗楚客的到次说,这种声音才缓缓的在蓝田县被压了下去。

  但周边的村、庄却又蔓延起了这种留言,面对这种按下葫芦起了瓢的局面,李弘大手一挥,医护营连夜便开始奔向各地,做民心安抚之事宜。

  医护营,也是李弘这几年在安西取得的成就之一,因为他们的存在,部队在战时的伤亡率,比别人低了足足七成!

  这个可怕的数字就是裴行俭,还有薛仁贵这些常年在外率兵打仗的将领,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竟然被李弘生生的做到了。

  如今的医疗条件差是一回事儿,但最为重要的就是救人心切的思想,往往战场上在一些大的刀伤手足无措时,就会放弃这些年轻的生命。

  但随着李弘对部队的管控以及训练,特别是医护营的训斥,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便就养成了,哪怕已经没有呼吸的人,医护营的兵士都想凑到跟前先给做两下人口呼吸试试。

  第二天清晨,照例起来进行各种强身藉的锻炼,随后便是在院子中间的井口处,由着花孟打来冰凉的井水,冒着热气的李弘先是痛快的洗了一个冷水澡。

  这几年保持的这个习惯,虽然让人看起来很折磨人、很变态。但自从到了安西开始后,李弘便喜欢上了这种冷水浴,甚至有时候还会恶作剧的,把旁边给他递毛巾的夏至或者半梅拉倒怀里,一同洗冷水浴。

  然后换来的便是,人家高烧了好几天,搞得他自己身边没有了宫女侍候,最后曳,再也不去强迫别人了,到现在,坚持下来的,就剩下他自己了。

  神清气爽的他换上新衣服后,就把自己冰冷的凉手塞进了白纯的脖颈里面,冰的白纯怪叫一声,直往他怀里钻。

  李弘撇撇嘴,今日还是由扬武陪着出去,边走边说道:“下次我洗冷水浴,你要是再那个受不了的表情,我就让你一块儿洗。”

  白纯看着他的背影示威性的举起了粉拳,随即又快的收回,惹不起躲还不行吗。

  李弘带着扬武,两人顺着蓝田县城外的河流逆流而上,河边的水草已经枯萎黄,李弘是走一路点一路,只要不是有用的,能点着的,李弘是鬼子过境一样,都给点着了。

  随着河流四处冒起了浓烟,惊的封锁道路的左卫专程拍了几十个兵士过来查勘,见是一个少年与一个老人后。

  还不等他们说话,老人就扔给了他们一个牌牌,几十个兵士的头领接过牌牌看了一眼,好像那牌牌烫手似的,急忙从马背上“跌落”下来,恭恭敬敬的把牌牌还给了扬武。

  “水火无情水火无情,可人们那样也离不开,你说这水,离开了人会死,但多了也不行,像那洪灾,也是会死人。火就更不用说了,离开了火大家晚上谁都看不见谁,但有了火,那山林火灾一生,雷雨季节时,电闪雷鸣过后,山林一片大火,人又无能为力。所以说啊,凡事都要有个度才行,就像咱们现在点的这火,你说是好还是坏?”李弘现在才现,扬武就是一个闷葫芦,走了半天了,身后的扬武就跟个影子似的,一句话都没有,早知道换个人跟自己来了。

  “奴婢。”

  “啧,又来了,说好了现在改口了,咱们是体察民情,你老是奴婢奴婢的,容易暴露我们的身份,这样的话,我们还怎么通过这件事情去现缺陷?不现缺陷,以后还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办?”李弘很郁闷,从昨天就开始让他自称我,到现在睡醒一觉又忘了。

  “是,殿公子爷说的是,奴婢我这就改。”扬武更郁闷,自称了一辈子奴婢了,一到殿下身边却让改自称,他一下子哪适应的过来。

  扬武一自称我,就有一种好像突然间变成了人的感觉,每次自称说道我的时候,都会没来由的一阵心慌,心里总是有一种大逆不道的感觉。

  李弘不耐烦的摆摆手:“反正你得记住了,现在不是在宫里,更不是在大明宫,父皇我老子把你赐给我,那你就得雅点儿我这里的习惯。不能老是按照你宫里的哎,前面有人,过去看看去。”

  李弘一路上都在没话找话,反正总不能跟扬武两人同行,都不说话,都是闷葫芦吧。

  看到了前方河边三个身影正在那里像是洗漱?不对,好像是四个人,有一个人在地上坐着呢,其他人都站着呢。

  “快点儿,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李弘语气很兴奋,沿着这条杏流,终于是找到人了,看来这左卫的封锁不严密啊,这肯定是有人逃出来了。

  扬武再次会错意,脚下扬起一阵淡淡的黄土,整个人在李弘眼里像是一条线似的,快的飘向了远方那几个人的身边。

  李弘无奈的翻翻白眼,我特么说的是咱俩加快脚步走,不是说让你快跑两步去看看,然后再回来禀奏。

  于是某人也不加快步伐了,更加走的悠闲自若了,沿着河边缓缓往前行,只见扬武竟然还跟一个人行礼,然后两个人才开始走到了一旁,开始在那里交谈着什么。

  “怎么个意思?扬武这货难道在皇宫外头还有熟人?他家的亲戚?叔伯远房的?”某人自言自语的功力,白纯其实最清楚,也是让她最无语的。

  待李弘快要走近时,只见跟扬武说话的那个人,与扬武并肩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孙神医?”李弘眼珠子差点儿掉地上,希望破灭后的希望,来的竟然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措手不及。

  “老道见过公子爷,心系黎民疾苦,竟然亲自跑过来,大唐百姓之福气啊,老道佩服,老道替蓝田百姓谢过公子爷了。”孙思邈精神矍铄、步伐稳健,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一百三十岁的老古董。

  “您您怎么会在这里?”李弘内心真的是狂喜万分,愁了一晚上的牛痘提炼疫苗,随着孙思邈的道来,李弘的心中终于绽放了一缕阳光。

  “老道云游途中听说,朝廷派兵把蓝田县给封锁了,甚至是连村、庄都给封锁了,于是好奇之下问了问,才知道是有百姓感染了天花绝症,于是便一路赶了过来,这不是刚刚走到这里,便碰见了蓝田百姓的大贵人了!”孙思邈看见李弘后,也是打心底里高兴,说道最后还不忘打趣一下李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