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白纯艰难而又急促的痛苦呼吸着,任由那只有力的大手缓缓把自己的身体,靠着墙壁往上提,此时她一点儿想反抗,甚至阻止的念头都没有。网

  任由那双手提着自己的脖子,开始把自己的身体往上提,两只手臂自然的下垂着,连动一下都没有,更没有去拉扯那只掐着她脖子的胳膊。

  美丽的眸子此时变得有些涣散,只是依然专注而又深情的看着太子殿下,那个占有了她的心、她的身体的男人。

  就在白纯感觉自己的视线,已经足以与太子殿下平视时,突然间感觉到那只手一松,自己不由自主的便摔了下去。

  白纯突然间被李弘放手,顿时摔倒在了地面,只见她在地上痛苦的蜷缩成一团,一只手捂着脖子,不断的咳嗽着,仿佛要把心从嗓子眼咳嗽出来一般。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李弘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甚至是有些颓废。

  从出生到现在,他一直认为,凭借自己九转十世的变态身份,混在皇家自然是轻而易举,完全可以佣皇家的明争暗斗、阴谋阳谋。

  但到此刻,他现自己错了,错的太离谱了。

  没有身处在高位,没有身处在皇家,就永远不会懂得皇家法则的残酷跟阴狠。

  这不是你看到了多少电视剧,不是你读了多少古籍,或者是阅了多少皇家秘闻后,便能够在残酷的皇家法则间游刃有余的。

  皇家法则的胜利者,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感情出现,一旦出现情感,身处法则局中的人,根本就无法看透自己周遭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可能是假相,也有可能就是真相。

  只有身处其位,才会知道皇家法则有多残酷。才会知道,上下五千年历史长河中,整治斗争完全比军事战争还要残酷百倍、千倍。

  他不得不佩服每一位伟大的统治者,能够身处漩涡之中,在皇家历来无情的法则中,看似信手拈来、举重若轻的化解一个个危险。

  而这些,则需要每一位君主,把自己彻底与利益、情感、亲情等等牵绊切断,才能身处皇家法则这盘局中,看清楚哪些是对自己有利,哪些对自己有害。

  无论是朕这个字,还是孤家寡人这个词,李弘此时在心里,对这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它不单是皇帝为了独一无二而霸占的称谓,更是为了时刻用“朕”、用“寡人”来提醒自己,身处皇位,绝不可被任何因素牵绊,从而失去对事物的正确判断。

  “他们在一起多久了?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李弘无力的放下手里的横刀,沉声问道。

  白纯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不到半年的时间,在荣国夫人逝世的葬礼上,用是两个人开始接触的,后来。”

  “说下去。”李弘的声音越来越平静,但白纯却感觉到屋内布满了冷冽的杀气。

  “奴婢把此事报告给了陛下,陛下让奴婢切勿告知您,说是怕您一时愤怒而作出不理智行为,他不想看到兄弟相残的局面,所以。”白纯坐在地上,迸自己的双膝,一头瀑布般的黑亮头,把整个绝美的面孔遮挡住。

  “所以你就真的没有告诉我,所以才有了如今这局面{糊涂,你也糊涂吗?你可知道,因为你的隐瞒不报,如今已经把我陷入两难境地!”李弘恶狠狠的盯着外面的李忠。

  “奴婢知罪。”白纯抬头透过秀的缝隙,脸上全是关怀与担忧,看着站在窗前的李弘。

  “父皇难道就没有试图阻止他们?就这么一直任由他们展下去?”李弘再次问道,这种皇家的丑事,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生!

  当初自己留下贺兰敏月的性命,是为了父皇着想,同时也是怕把武顺跟贺兰敏之、贺兰敏月全部杀了之后,让自己在父皇面前陷入不仁之境地。

  但如果一个都不杀,母后那里自己又没办坊代,而且,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跟母后产生心理嫌隙,因为他害怕自己斗不过那千古第一龙妈!

  最终他疡了一个看似稳妥、两两都不得罪的方式,听从母后的意思,杀了武顺跟贺兰敏之,顾及父皇的感受,留下贺兰敏月。

  没想到,到头来,自己竟然还是栽在了此事儿上,栽在了自己亲手种下的恶果上。

  “陛下。”白纯犹豫的看了一眼李弘,继续说道:“陛下精力已不足,而贺兰敏月还年轻,陛下无法给她名份,所以就任由他们展,只要不是公开的话,就。”

  李弘无声的叹口气,接下来白纯说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该任何化解眼前的危机!

  贺兰敏月如今不过三十出头,而父皇自从跟母后生下太平公主后,就没有再诞下过子嗣,足以说明父皇的精力大不如前。

  父皇常年身体赢弱,而贺兰敏月又正蹿虎狼之年,父皇又不能经常出入濮王府,贺兰敏月被自己软禁,按说无事儿,但谁能想到,荣国夫人的死,竟然给了李忠给贺兰敏月认识的机会!

  而李忠与贺兰敏月勾搭成奸,这岂不是行父皇与母后之后尘b让父皇如何问罪李忠?又该如何问罪贺兰敏月?

  而现在,让自己头疼的是,外面的李忠跟贺兰敏月,如今联手演戏,要离间自己跟白纯,甚至是把父皇跟母后的往事,以这种公开的行径在自己跟前上演,以这种方式侮辱自己。

  但自己怎么办?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岂不是让自己陷入手足相残的骂名中,更为重要的是,因为杀了他们,是不是就会给人口舌,让天下人认为自己看不惯父皇跟母后当初的交往y以以杀李忠跟贺兰敏月隐晦反对父皇跟母后!?

  而这样则就,正中李忠下怀,从而达到离间自己与父皇跟母后的关系!

  但不杀他们,让他们离去?看看外面演戏的那两人,像是会主动离去的吗?他们这就是在逼迫自己作出疡!

  把他们监押起来?可他们犯了何罪?刺杀太子殿下?李忠跟贺兰敏月刺杀太子殿下,一样会曝光李忠跟贺兰敏月的丑事,一样会让他李忠达到自己的目的。

  李弘陷入到了两难中,贺兰敏月虽然被李忠,像刚才自己拿刀抵着白纯的脖子一样,但明显,贺兰敏月不是被抓住的,看那面容,看那偶尔跟李忠交流的眼神,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陷入两难境地的李弘,突然间快走向门口,在白纯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只见李弘一脚踹开了大门,向外面的人堆中走去。

  “爷不可。”白纯一惊,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要追出去。

  “留在房间,外面过于危险。”空荡荡的房间留下李弘一句淡淡的命令。

  “我来了。”李弘迈着四方步,人群缓缓向两侧挪动,给他让开了一条通道。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见我呢?看来想通了?”李忠脸上又出现了憨厚的表情,真诚的看着缓缓走过来的李弘说道。

  李弘刚一站定,旁边的花孟跟芒种,立刻挡在了李弘前面,深怕对面的弓弩突然间射杀过来。

  李弘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示意让开,然后再次跨步向前,看着对面的大唐兵士说道:“孤乃是大唐太子李弘,因为与皇兄梁王李忠,因为生意上的来往,生出了一丝不快。孤本想等回到长安后,再与梁王李忠交涉,没想到他性子急。”

  “李弘,你以为这样,我的手下就会听你的吗?没用的,我辛辛苦苦布了十好几年,就是为了今天,别浪费口舌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李忠察觉到李弘的用意后,急忙阻止说道。

  李忠憨厚的脸上挂着得意跟满足,还带着一丝丝的疯狂,这一次他赢了,经过精心的算计,终于还是把李弘逼入了死胡同,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翻不了身了!

  李弘看着李忠冷笑了下,继续朗声说道:“在这的各位都是有家有业的,刺杀大唐太子的罪名,不用我说你们都清楚!”

  “那又如何b样就能吓畸们了?你在西域征战这几年,不会就是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才取得如今的功劳吧?你在西域的狂傲跟霸气哪去了?”李忠挑衅的说道,眼神却看向李弘身后。

  只见白纯束好自己的秀,一身白衣,如同一个仙子般,莲步轻移,缓缓走了过来。

  “你没死?”李忠有些惊讶,原本以为贺兰敏月的出现,李忠第一个就会怀疑是白纯放走了贺兰敏月,或者是白纯与自己暗中联手,但没有想到,李弘竟然没有杀了她!

  “你不也活得好好的。”李弘语气带着一股杀意,手里的横刀缓缓拔出刀鞘,顺手把刀鞘往后一扔。

  白纯在身后伸手,正好接过刀鞘,绝美的容颜因为脸上淡淡的笑意,一下子让周围的火光仿佛变得更亮了一些。

  “奴婢白纯见过梁王、见过荣国夫人。”白纯站在李弘身后,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