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246 汇合
    大唐的太子殿下任大唐安西都护府的大都护,这在她们白衣大食也是一个秘密,所以她能够知晓这些就已经是不错了。网

    为何会把大唐的太子殿下任安西都护府大都护一职,当成他们白衣大食的秘密。

    缘由还是出在白衣大食三王子殿下,那个被李弘亲手钉死在玉门关城墙上的卡希姆身上。

    白衣大食与大唐相隔遥远,对于彼此的兵力等一切都不是很熟悉,虽然也会有使者往来,但如今一切还蹿试探性的友好中。

    何况白衣大食野心勃勃的虎视大唐西域,他们不想因为三王子殿下无法证实的死因,而与大唐正面冲突。虽然他们已经把卡希姆的死,认定了是大唐太子殿下所为。

    但现在,在没有摸清楚大唐兵力的情况下,他们不想与大唐相互敌视,这一次难被大唐保护的疾陵城,打着要人的幌子,不过就是一次战略上的试探性举动。

    而大唐太子殿下身居安西都护府,这可以让他们在踏平吐火罗,在与大唐边境相接后,再以大唐太子杀害卡希姆为由,攻打大唐。

    如今把大唐太子殿下的身在安西列为秘密,就是担心被大唐知晓后,把他们的太子殿下调回去。

    那样一来,就算是他们攻打下大唐的安西,但没有为卡希姆报仇,也会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情,甚至是不能称得上为完胜。

    时至夏转秋,山谷里如今白天的气温宜人,绿草如茵、水流潺潺,整整三万人已经在这里休整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以来,不光是薛仁贵等人闲的难受,就是手下的兵士也是闲的难受,战马每天都被他们闲的无聊的拉到杏边洗刷,如今每一匹战马毛色亮,体型因为肥美的水草,都仿佛胖了一圈。

    但没有人知道,为何太子殿下驻留在此处,就是不进疏勒城,甚至从第一天就下达了禁令,不得与疏勒城联系。

    中断了联系后,他们每天只能够靠将士们挖野菜,以及靠着白起那个动物界的叛徒,漫山遍野的寻找猎物。

    黄昏时分,一行人的到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特别是夜月,眼睛眨也不眨的望向前方那一股烟尘。

    只见不过才百十来骑的唐军,打着大唐的黑色旌旗,红色的唐字迎风招展,威武霸气的在草原上空猎猎作响。

    不等那百十来骑趟过杏,扎营的大唐兵士已经手提弓弩,眨眼间便在百十来骑的前方组成了防守阵型。

    一支利箭呼啸而过,准确的落在了第一匹战马的脚下,警告着他们停止前进。

    无法无天快的手提弓弩,冲到了最前面,神情严肃,散着一股冷冷的杀意。

    待看清楚第一匹战马上的人后,两人顿时露出吃惊的神情,不由自主的呼出口:“白秀?”

    白纯控制着战马,只见战马前蹄腾空,嘶鸣一声后,才昂放下前蹄,停在了原地。

    马背上的白纯同样是蒙着面纱,高原上的日照过于猛烈,让任何爱美之心的女子,都巴不得把自己白皙的脸蛋全部包裹住。

    无法无天示意身后的兵士放下弓弩,并让开道路,好让白纯一行人过来。

    此时,只见白纯身后赫然跟着的是半梅、寻兰、夏至跟些四个女子,她们同样是白色纱巾蒙面,只是那一双双美丽的眼睛里,透露着的都是热烈的急切。

    “爷在哪里?”白纯并未下马,望了一眼这面山坡上星罗密布的帐篷,看了看正中央那顶熟悉的帐篷问道。

    “爷在那边晒太阳呢,我带您过去。”无法牵过一匹战马,快翻上马背说道。

    白纯默默的点点头,看了看身后的一百人,然后对无天说道:“这些人你看着安排在爷的周围。”

    无天点点头,看着白纯那迫不及待的背影,领着那一百人迅离开。

    马蹄声惊醒了某位正在与夜月闲聊的好汉:“看看是谁来了,真是没眼力见,这么好的天气打扰我的清梦。”

    “我才不去帮你看,你以为你是大唐的太子,我就要听你的了?”夜月抚摸着白起的头颅,撅着嘴说道。

    夜月话音刚落,就看见白起突然间抬起头,湿润的黑色鼻子,迎着风嗅了嗅,突然间从夜月的手里起身,扭头往身后跑去。

    “喂,你去哪里?你个色狼,你给我回来。”夜月边喊边起身,看着躺在草地上吃吃直笑的某人,忍不住的踢了李弘腥一脚:“笑什么笑你,早晚我把白起骗走。”

    李弘懒的理会她,看白起的反应,就知道了,肯定是半梅她们来了,这个色狼跟那几个女子,可是亲昵的很。

    “奴婢白纯见过爷。”白纯的声音有些颤抖,看着躺在那里的身型,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景象。

    李弘懒散的继续躺在那里,心却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白纯终于还是过来了。

    伸出一只手臂懒懒的招了招手,然后才懒洋洋的起身,嘴角带着那抹标志性的坏笑,看着呆在不远处的白纯。

    四年没有看见李弘了,白纯内心此刻浪潮汹涌,望着眼前这个同样穿着一身白色长袍的男子,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美丽的眸子里流了出来。

    变了,真的变了,半梅她们告诉自己时,不管她们怎么形容,自己脑猴依然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小少年。

    如今,立在她面前的,更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粗狂中带着一丝儒雅,似笑非笑的嘴角,又让人看起来多了一分邪气。

    一头长还是那么不羁的与自己一样,随意扎在脑后,乱蓬蓬的,肤色变成了古铜色,脸颊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只有那一双深邃的眸子,才是她日夜魂俏绕的熟悉样子。

    李弘微笑着缓缓向前走去,夜月有些古怪的看着两人,她感觉这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简单,不G这五个女子的关系,跟这个可恶的家伙关系肯定不简单。

    白纯如一只美丽的白色蝴蝶般,看着李弘微笑着走过来,立刻向李弘扑了过去,紧紧骂弘的脖子,闻着身上熟悉好像又陌生的味道,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外流。

    “奴婢夏至、些、半梅、寻兰见过爷。”四女望着迸白纯的李弘,眸子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语带颤音的行礼道。

    “都起来吧〈,爷看看,这几年变老没有。”李弘一边说,一边扶着白纯的肩膀,看着那洁白如玉的额头,亲了下说道。

    美丽的眸子里依然含着泪花儿,任由李弘伸出手拿掉了脸上的白纱巾,望着她那一张绝美的脸颊:“你怎么都没变?走的时候这个样子,现在还这个样子。”

    任由李弘屡她纤细的腰肢,抚摸着腰身上的细腻,只是目光痴痴的看着李弘。

    夜月明亮的眼睛骨碌了半天,看着白纯面纱被拿掉的一刻,顿时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这个女子怎么会这么美丽?

    简直简直都快要盖过向来对容貌自信满满的自己了。

    夏至四女看着李弘揭开了白纯的面纱,这才想起她们四人还带着面纱呢,急忙伸手摘下了下来,擦了擦眼泪,微笑着看着李弘相拥着白纯。

    而夜月此时的眼睛都快要直了,难道大唐的女子都是貌若天仙吗?怎么这四个女子,也是一样的美丽且各有独特的气质跟姿色!

    这家伙到底荼毒了多少百姓,竟然抢来了这么多美女围绕在他身边!

    李弘懒的理会她的好奇,缓缓拥着白纯在山坡上散步,把夜月与其他五女随意的抛在了身后。

    “喂,你个可恶的家伙。”

    “放肆!”夏至拦住了想要追过去的夜月,脸上的柔情霎那间变成了冰冷。

    “你好吧,你们都是他的女人是吧?”夜月无奈,她能够感觉到,这几个女子都很厉害,恐怕不是自己能够欺负的了的,虽然自己比她们四个稍微高了一点儿。

    但与被可恶的家伙拥着的女子比起来,夜月感觉,除了容貌跟身高能够与之相比外,在身材上,她现,自己好像好像就胸前差了点儿。

    不如那个美丽的女子那么大!

    “可有什么消息?”李弘抚摸着白纯的肩膀,淡淡的微笑着问道。

    白纯若有所思的曳,低声说道:“奴婢是赶到玉门关后,才明白您的用意的,于是就立刻开始让‘精卫’撒网,但是这段时间以来,梁王那里都没有了动静,至于长安城内奴婢也没有察觉到有何异常。”

    李弘无奈的叹了口气,范围还是太大了,不好筛选啊。

    白纯把太乙城交给了母后,这是一个最大的失误啊。

    但也是让他感到最为致命的一个威胁,一个不想面对的猜疑。

    但眼下来看,如果如‘精卫’所说,无论是长安城,还是李忠,都变得很平静的话,这是不是说明,有心人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还是说,因为母后接管太乙城,让有心人不敢再蠢蠢欲动了?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