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节儿,乃是吐蕃统治其他小国时,设置的官名。猎文网

  虽然名义上,附属吐蕃的各小国都保持着独立的性质,但却被吐蕃设置节儿这一官职来监其国政。

  就如大唐要册命他们的赞普一样,吐蕃也同样会对附属其的小国册命封王,授之小国国王的告身任命状)为金色,被称为金告身。

  而被吐蕃任命的节儿,唐人大都称之为节度使,则是被封以银告身。

  虽然吐蕃节度使的告身,比其他小国国王的金告身地位低,但这些国王,都必须禀其指麾。

  而这也是吐蕃为何能够在其周边,包括他们境内的部落当中,使自己的政权形成有效控制力的原因。

  其制度与大唐相比,少了儒家思想的仁治,但多了一丝蛮夷的霸道,但却使得吐蕃的政权形成更大的影响,稳固的控制着周边小国。

  并不会像大唐在辽东、云中、安西等地一般,时不时就闹出人家造反的乱子来。

  而这点儿,文成公主心里比谁都清楚节儿意味着什么。

  如今被李弘提出,文成公主想不怕都难,如果承认了李弘节儿的身份,并接受受其监管。

  吐蕃就将真正的失去自由度,就会像被吐蕃控制的小国一样,永世不得再独立,而且很可能会慢慢的被吞噬。

  但看李弘的意思,分明就是你都封了裴行俭等人了,我这个大唐自封的节儿,也用监管你们的国政了吧,就跟你们监管人家国政一样。

  文成公主不说话的只是曳,但此事儿因为吐蕃开了头,李弘如此要求,也不是很过分。

  但事关重大,别说是她,就是加上芒松芒赞、嘎尔赞卓等人在座,恐怕也没有谁敢应李弘这个要求。

  看着李弘那似笑非笑的德行,文成公主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但此刻被人拿住了话把儿,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想了想,只好拖延道:“节儿一事儿事关重大,不单我们需要商议,就是你李弘,恐怕也得有了大唐的告身之后,在可以把此事拿到吐蕃朝堂议论吧?”

  “还用议论?难道我这个节儿能不能监其国政,还需要你们的同意?如果是那么麻烦,干脆我废了芒松芒赞,我自己来坐这赞普的位置好了。我在吐蕃耗个三五年的,我就不信我摆不平这些七七八八的吵闹部落!”李弘一脸惊讶的看着文成公主,想拖延时间直说就是了,还你们议论!

  用你们议论、商议然后再同意的话,那我这个节儿是不是当的也太软弱无能了。

  “你当赞普?你先问问老身同意不同意弘,不要以为你现在陈兵圣城,你就可以在吐蕃无法无天,如果你把老身逼急了,老身不在乎跟你来个鱼死网破!大不了就是再多死一些吐蕃百姓,但你李弘,你认为你能安全无恙的离开吐蕃?!”文成公主急了。

  废赞普,这个效王竟然真敢想,但又不是不可能,以他那从型雷厉风行的手段,惹急了说不准真的就能够把芒松芒赞给废了,然后立自己为赞普。

  “此事需请赞普、大相、副相等人共同商议,才能定夺。但前提是,需要你拿出大唐的告身来。”文成看着吊儿郎当,没有个正形的李弘。

  但那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射出的寒光却让人心底寒,让人不得不把他说的话重新审视一番。

  “行,没问题,走吧,我跟你们一块儿过去商议去。算了,不用了,反正你们的大臣都在这里,阿史奴,你去喊他们过来,就说我姑姑找他们有要事相商。”某人真把自己不当外人,理所当然的说道。

  人家要商议关于他节儿监国一事儿,他还跟着去,那你让人家怎么商量?

  文成公主自然是不会同意他的提议,看也没有看他一眼,起身就向门口走去,走到一半时才现,自己来这里的初衷,不是让他腾出这宫殿吗?怎么到后来变成了跟他谈条件了!

  想到这里的文成公主,站在门口望了一眼天空的太阳一眼,眼前一黑差点儿晕倒在地。

  长安城一早的朝堂上,众朝臣因为是否封李弘为吐蕃节儿一事,已经进行了不下八百遍的议论了。

  但到了现在为止,还是没有能够达成共识。

  而在群臣当中,就要数中书省的官员此刻最为难熬了,如今他们感觉就像是胡饼一样,被人放在锅上,翻过来覆过去的拍打、烧烤着,好不难受。

  群臣有的以大唐立国以来,从未有此先例为由,建议不应封太子殿下为吐蕃节儿。

  而有的人则以,如今太子殿下身兼户部尚书、京兆府府尹、安西都护府大都护等职为由,认为不用再为太子殿下封其余官职。

  太子殿下作为大唐的储君,不用常年驻守边疆,而是用立刻召回,在朝堂之上学习治国安邦之术。

  当然,其中也有人举双手赞同封太子殿下李弘为节儿,因为节儿的权利可以让大唐安西都护府,最大程度上蹿平和时期。

  李治黑着脸看着朝堂上的众说纷纭,久久不出声。

  节儿等于节度使?李治在脑猴思索着这个词儿,他有些想不通,节度使难道能够制衡吐蕃不成?

  唐代节度使源于魏晋以来的持节都督,意为节制调度。

  而此时的持节都督还并没有演化、展到权利的巅峰时期,如今不过是一个都督视察的持节名称,并不是一个常任的官职。

  所以就是李治,也是心里纳闷,一个小的,从未被纳入正式官职体系的节度使,能够给吐蕃形成多大的约束力。

  但看着李弘的折子,信誓旦旦的样子,好像只要这个节儿一加身,就能够对吐蕃形成有效的控制。

  看着众臣子依旧吵闹不休,李治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待群臣安静下来后,才缓缓说道:“太子如今身在吐蕃王城逻些,自然是比朕还有你们要清楚此职位对吐蕃的约束力,朕认为,中书噬拟旨任命太子为吐蕃节儿,连同裴行俭、戴至徳等人官职一并拟旨下。”

  “陛下,臣等认为,此事万万不可,如果开此先河,那云中等都护府的大都护,要是都上奏请求任命节儿一职,又该如何是好?”

  “只此一例,下不为例。”李治看了一眼反对的李义琰,刚刚恢复他吏部尚书的官职,现在又开始折腾了。

  李义琰看了看其他几人,特别是中书省的裴炎、门下的岑长倩等人都不在言语,最后无奈的叹口气,把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散朝后的李治在御花园里来回溜达,手里拿着一封文成公主的信件,里面自然是请求他不要任命李弘一事儿。

  来回溜达的李治,不由得想起,前几年李弘在长安时,自己与皇后出行后,命他监国的那两三次。

  好像在他监国期间,朝堂上的政务,都被他处理的很顺畅,无论是大事虚,都能够让他轻而易举的化解。

  想到这里,李治又是不由自主的仰天叹气,随着身子骨一年不如一年,那力不从心的感觉是越来越明显。

  有时候真希望自己能够禅位给李弘,自己做个悠哉的太上皇算了。

  就在李治独自在花园里,郁郁不得志,心情沉闷的无处泄的时候,某人却在布达拉宫开始了他的**生涯。

  大唐的告身还没有到达吐蕃,如今不光李弘没有大明宫的旨意,文成公主也一样没有等到李治给她的回复,两人现在就是较着劲,就看李治会支持他俩谁了。

  李弘自然是满怀信心,对于父皇怎么看待自己的请求折子,充满了信心,他相信,不出意外,再有半个月的时间,自己吐蕃节儿的官职告身,就会到达吐蕃。

  文成公主却是忧心忡忡,她自己也知道,身为皇家宗室的她,如果是跟其他人在李治面前争斗,或许还有点儿胜算,但若是跟这个效王争斗,胜算恐怕都不到一成了。

  毕竟,从这个效王出生到现在,所做的任何事情,背后都是有着他父皇跟母后,暗自支持的影子。

  文成刚刚走到殿门口,就听见那个讨厌的声音在训斥芒松芒赞跟嘎尔赞卓。

  嘎尔赞卓跟其他吐蕃官员,被李弘囚禁于布达拉宫已有四个多月,不管这些官员如何请求,李弘就是不让他们出去。

  “以你赞普的名义,加上我这个吐蕃节儿的名义,给他们的领下令,在一年之内,任何部落最后的落脚点,就将是他们永久的牧场,以后无论何时都不能再更改。如果两个部落处在相同的一块草场,那么就合并为一个牧场。”李弘依然坐在象征着吐蕃赞普的那把椅子上,而芒松芒赞跟嘎尔赞卓,则是分左右而坐。

  在文成公主进来时,两人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弘在那里替他们,理所当然的处理政务。

  “那如果部落占领的草场,来年水草不丰又该如何?岂不是还要争夺?”芒松芒赞耐人寻味的眼神乱转一圈,与嘎尔赞卓互望了一眼,缓缓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