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裴行俭临行前,李弘把他跟黑齿常之还有薛仁贵,再次叫到了自己在龟兹的一个别致的院落里。 网

  把一包包东西给了三人一人一包,然后笑着说道:“军中不得饮酒,这是铁律,但如果你们拿下了疏勒城,我倒是可以允许你们喝一次酒。这里呢,就是那猪蹄子跟猪耳朵,都弄好了,这可是最好的下酒菜。”

  三人此时对李弘的话语已经是深信不疑,第一天李弘到来后,摆了他们一道,第二日薛仁贵一大早上,就逮来了一只活得大野猪。

  弄的那野猪惨叫声直冲云霄,恐怕整个龟兹城的所有人都没有睡好。

  李弘更是闷闷不乐、黑着一张脸把薛大将军给训斥了一番,不过墨迹到中午后,还是把那只野猪给炖了。

  于是这才没几天的功夫,兵营里的各个角落,时不时就能听见野猪惨叫的“怒骂”声,而且随着杀野猪在军中的盛行,杀猪菜这个名字就这么被他们叫了起来。

  附近的野猪仿佛也知道了最近这帮人,喜欢上了自己这身肉,于是也开始了昼伏夜出,但即便是这样,依然是有不少野猪难逃厄运。

  裴行俭拿着李弘递给他的猪头肉等凉菜,连同薛仁贵跟黑齿常之,深深的对李弘鞠躬行礼,率先说道:“臣裴行俭多谢殿下为全军将士做的杀猪菜,有了此道简单易做的饭食,不但将士们能在冰天雪地吃上一顿饱饭,更是能吃上一顿热乎的,臣等多谢殿下爱兵如子,仁义慈爱。”

  “说这些没用,你们还是想想,如何在最短的时间收回疏勒吧,元日前收不回疏勒,你们三个就滚蛋回长安吧,然后就由我李弘为你们收拾残局。”李弘率先在光秃秃的楔园坐下,然后示意三人也同时坐下。

  “末将等人定不辱命,元日之前一定会收复疏勒,如果收复不了,末将愿听凭大都护任意疵。”裴行俭立下军令状后才在李弘对面坐下。

  薛仁贵的七万人马如今依然还在疏勒城外韦扎着,龟兹现在只有裴行俭跟黑齿常之的部队。

  李弘并没有让他们留下一兵一卒,而是强硬的让他们带走了所有的部队,整个龟兹,自然是就只剩下了李弘这次前来时,率领的两万一千人。

  裴行俭很担忧这点兵六本无法抵抗住,来无影去无踪的阿史那都支的骑兵,更别提是不是能够在元日前守住龟兹。

  但是不管三人如何说,李弘都是曳不同意三人留下一部分兵力,来帮助他镇守龟兹。

  看着三人疑惑的眼神,李弘看着黑齿常之说道:“黑齿,还记得你我第一次见面时,我给你见识过的弓弩吗?”

  “末将自然记得。”黑齿常之起身回道。

  “那就是了,有他在,龟兹就不会丢,而且我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看着裴行俭要说话,李弘制止?,继续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绝不会贪图战功,率领部队出龟兹主动攻击他们,我的任务,就是在你们元日回来之前,替你们守好龟兹不被夺走。”

  看着裴行俭依然还是面有难色,李弘叹口气,继续说道:“去吧,裴将军放心,龟兹与我李弘同在,人在城在。”

  看着李弘那突然变得坚毅的眼神,裴行俭与薛仁贵还有黑齿常之对望了一眼,无声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何,看着李弘那坚定的神色,他们是打心底相信,这个在长安一向不按稠出牌的太子殿下,是真的能够凭借两万人,守住被阿史那都支虎视眈眈下的龟兹。

  第二日裴行俭便率领着薛仁贵跟黑齿常之,开始往疏勒进,而李弘除了在城外给他们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出征仪式后,就匆匆的回到了龟兹。

  如今正是寒冬,云中因为天灾,今年所有的食物都很匮乏,但好在大唐如今富裕,大批的粮食被从南方运到了洛阳,再次转运到了云中等其他地方。

  因此云中的东 突厥百姓,在吃饱喝足后,身处寒冷的草原上,就剩下了一项伟大的事情,躲在帐篷里造孝儿。

  而阿史那都支同样是受那次天灾与狼群的影响,因为粮食运送的路线太长,还没有等到粮食第一时间给送到,他们就双手一举,于是造反了。

  所以裴行俭也不得在当时放下疏勒,连夜跑到龟兹镇守。

  如今裴行俭出走龟兹,又让在一旁窥伺的阿史那都支感到了有机可趁,如果能够趁机拿下龟兹,不单可以给阿史那都支一个据点。

  同时还可以继续动摇大唐在西域的影响力,也能够让大唐在他们阿史那都支跟南边吐蕃的夹缝中,变得自顾不暇、举步维艰。

  “明崇俨跟杜元纪到了吗?”回到他的都护府后,李弘第一时间问今早赶过来的方战与恒乔。

  “半个月前已经赶到了门源镇。”方战恭敬的回道。

  “结果如何?”

  “这是明崇俨给您的书信,并让末将告诉您,祁连山的石材,完全适合制作水泥,甚至比中原的一些石头还要合适。”恒乔把信递给李弘,说道。

  李弘无声的点了点头,开玩笑,祁连山水泥在上一世可是出了名的,如果祁连山的矿物质不适合造水泥那就奇怪了。

  “告诉他们加紧时间,门源身瘩门关内,与被吐蕃占据的吐谷浑接壤,我已经向父皇请旨,会派重兵把守此镇,让他们大可放心赶制。”李弘放下手里的书信,淡淡说道。

  方战与恒乔躬身应是。

  李弘的想法很简单,西域这块地方,要石头有石头,现在又有了十日之内就可以送达的水泥,那么他就可以在裴行俭征战的这段时间,完善西域的防守,把安西四镇建成四个巨大的城堡^大的兵营,要像那祁连山、昆仑山一样,成为不可逾越的障碍。

  李弘想了想,继续说道:“恒乔坚守吐蕃一带,任何消息都要第一时间送到龟兹。方战你现在则需潜入阿史那都支,摸清楚他们在草原上的时秤住的据点。‘精卫’人手不够,可以直接找白纯,她会给你们支持。”

  “那斩。”方战想了想继续问道。

  “斩该做还得做,虽然这不能阻止吐蕃继续侵犯我们的计划,但可以拖延他们。杀了他们的将领张三,他们也会找出李四来率兵作战,不过只要暗杀的足够多,他们的将领也就会变得越来越笨蛋,毕竟,谁家里也不可能跟放羊似的,备着好多能征善战的出色将领不是?”李弘笑着给他们解释道。

  “是,末将明白⊥是消耗他们,从根本上让他们的作战实力削弱,只要出色的将领我们能够暗杀成功,就说明他们的实力会被我们削弱。”恒乔看着李弘,双眼放光。

  如今‘神话’与‘精卫’已经合并,暗杀的‘神话’实力,就像是一个神话,并入‘精卫’后,还一直未做过任何事情,还未展示它那恐怖的实力。

  现在太子殿下终于松口,如此也就该是他恒乔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今年冬日的好天气格外多,裴行俭等已经出三四天了,李弘在龟兹城确实无所事事,每天跟上班似的来到都护府点卯,然后便在夏至等人的陪同下,视察下龟兹城的城防。

  龟兹的百姓对于这个新来的将领充满了疑问,没有人相信他能够凭借这点儿人马就守住龟兹,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暗地里准备投靠阿史那都支了。

  龟兹城里也有不少大户人家,世居于此,虽然对于李弘的城防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如果能够帮他安定民心,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李弘拿着手里的名单,这个约莫四五万人的小城,有名望的大族或者是大户,竟然多达十几家,而且没有一家不是做生意起家的,每一家的护卫少则几十人,多则甚至达到了三五百人。

  寻思着这股不稳定的力量,是不是用给他们没收了的时候,龟兹城北门方向,一道划破天际的响箭声音,突然间在在龟兹城上空响起。

  “走,过去看看。”李弘扯过芒种手里的战马,快掉转马头,一跃而上,闪电般像北门城楼方向飞驰而去。

  身后花孟、芒种、些、夏至、半梅跟寻兰,同时也翻身上马,紧紧跟着向城楼方向跑去。

  黄土夯筑的城楼不是很高,也就是堪堪能够抵挡阿史那都支的战马跳跃进来,城外的护城河水早已经结冰,马踏上去丝毫不用担心会踩碎。

  “这么回事儿?”李弘飞身下马,看着城楼上的权毅,拿着一具望远镜,正在打量城外,高声问道。

  “大都护,您看。”权毅把望远镜递给了李弘。

  李弘并没有伸手接过,远处荒草连天的地平线处,一团仿佛夏日天空庞大的乌云一样的烟尘,在枯黄的草地上蔓延飞起。

  “阿史那都支真是会挑时候啊,真以为我这个大唐太子是泥捏的,比裴行俭好欺负?”李弘眯缝着双眼,看着滚滚黄雾遮天蔽日的向龟兹笼罩过来,眼中闪过一丝狡猾,嘿嘿说道:“布防狙击弓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