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151 对峙
    李治看着武媚紧紧盯着他问话的眼神,于是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雅李弘的样子,一个眉毛高一个眉毛低,两眼尽量的往斗鸡眼的方向挤,然后干干的从喉咙处出“嗯”声。网

    武媚看着李治的德行,只能是无奈的翻白眼,这是大唐皇帝陛下,快近四十岁的人了,自己总不能像对待李弘那样对待他,只好是无奈的翻翻白眼,然后在李治旁边缓缓坐下。

    “私铸新钱是何罪过您心里比我清楚,现在被李弘查出来了,您觉得会有好结果?那忻崽子当初找您要这铸新钱时,就已经严厉的说过了,太乙城那么大的产业,也没敢私自兑换,都是通过皇家钱庄来兑换,其他商户您也不是不知道,都是通过各地钱庄兑换,您这一私铸,这不是没事儿踩忻崽子的尾巴?他不急才怪了。”武媚语重心长的叹气道。

    “话虽如此,但身为皇亲国戚,总不能因为这点儿新儿,让李弘在长安城真把那两人怎么样吧?要是再闹的满城风雨的,这皇家的颜面往哪放?就这样吧,明日随朕回长安吧。”

    李治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搓着大腿,想了下继续说道:“一个是魏国夫人,一个是周国公,就算是要论罪,按大唐律法,这是必须经过门下、中书批复后才可以定罪,以李弘向来的行事作风来看,咱们赶回去后,差不多可以把折子留在门下中书,不能再耽搁了,都是皇室宗亲,闹的太大会让人看皇家笑话的。”

    “韩国夫人跟母亲荣国夫人在濮王府可好?”武媚表情平淡,看了一眼纠结的李治问道。

    “用是不会乱来的,这忻崽子盯着长乐坊这一片地不是一天半天了,这次就随了他的意思,但前提是,这私铸新钱一事儿不能再追究了,就算是不考虑朕,也该为你考虑考虑,这样吧,今日你我先各自下旨,让他等我们回来在查办此案。”李治看着武媚平静的脸,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妾身恐怕无法儿给他下旨啊。”武媚脸色平静,不等李治问话,武媚自己便自顾自淡淡说道:“如今已有传言,我武媚对待自己的儿子还不如对待那外甥跟外甥女亲,如果此时立刻下旨,恐怕不单会引起弘儿心里不满,贤儿他们心里恐怕也不是滋味儿。更让那些流言蜚语充斥朝堂之间,这样岂不是会让弘儿更加难堪?”

    李治愣了下,完全没有料到武媚会不同意,嘴里有些结巴道:“这为何会有如此传言?那总不能就任由李弘胡乱来,到时候岂不是还有人传言皇家不顾念亲情?既然如此,下旨就算了,明日随朕回长安吧。”

    “太平最近身子不好,旦儿也是身体不太好,妾身也来那个了,恐怕明日无法随陛下您回长安了。陛下不妨明日自己先回长安城,妾身等身子好些了,再带太平跟旦儿回去,还望陛下恩准。”武媚温柔的看着李治,脸上挤出一丝笑意,说道。

    李治心急如焚,虽然他此时坐在这里,但心思早已经飞到了长安城大理寺,贺兰敏月向来性子急,进了大理寺要是还由着性子,怕是要吃亏的。

    至于贺兰敏之,也就那样了,已经被李弘种下心理阴影了,这次即便是不死,恐怕也已经是废人了。

    不过稍微让他感到安心的是,韩国夫人无恙,只是被与荣国夫人被软禁,想来不会有大问题的。

    李治看看武媚坚定的表情,明天是无法启程了,一下子也没了主意,太平跟李旦也没在跟前,寒暄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合壁宫,自己回到自己的寝殿想折去了。

    望着李治的身型消失,武媚朦胧美丽的眸子里闪烁着冰冷,站在门口望着早已经消失了李治背影的通道,过了好久之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淡淡的对旁边的连铁说道:“鸠杀韩国夫人。”

    说完后就头也不回的往合壁宫深处走去,在武媚想来,贺兰敏月跟贺兰敏之是无法活下来了。

    如果单单留下韩国夫人武顺,说不准更会让向来心软的陛下起恻隐之心,会更加的记挂在心上,万一真的再给封到后宫,自己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正所谓斩草除根,既然已经动了贺兰敏月,那么武顺独自活着,只会是祸害,不除之心里难安肮是。

    一只白鸽匆匆的从合壁宫往长安的方向飞去,不久之后,又是一只白鸽,从乾元殿也向着长安的方向飞去。

    大理寺牢内,这一次贺兰敏之的样子要比在太乙城时好多了,除了神色有些憔悴外,并没有受到什么拷问。

    李弘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狄仁杰拿着已经问出的口供详细看了一番,递给了李弘,说道:“殿下,口供与查办私铸新钱一案并无二致,完全可以确认私铸新钱乃是贺兰敏之为主谋。”

    李弘接过口供看了看,这上面现在还差刑部、御史台的签字画押,无论是贺兰敏月还是贺兰敏之,都是大唐勋贵,按大唐律法,则是需有三部同时签押,然后才可以呈给中书竖示,门下授下,这时才能够砍了贺兰敏之跟贺兰敏月。

    李弘皱皱眉头,看着被松绑,准备关入监牢的贺兰敏之,淡淡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不出所料,这会是你这辈子跟我的最后一次碰面。”

    贺兰敏之两眼无神,闻听李弘的话后,浑身一个激灵,两只眼睛也变得有了些光芒,缓缓的扭过身子看着李弘,嘴唇蠕动了几下,然后干巴巴说道:“李弘,我知道我活不成了,你一向对我成见颇深,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别告诉我,就是因为翠微宫一事儿?”

    李弘看着贺兰敏之决绝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死意,显然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次不会再给他活命的机会了。

    “翠微宫一事儿还不够吗?杀你十次都不冤枉。”

    “那你为什么当初不杀了我?只是疯狂的折磨我?你知不知道,因为翠微宫一事儿,我从太乙城出来后,连着做了半年的噩梦*不是荣国夫人每晚上都陪我入睡,在我惊醒后屡我,我都不知道那半年我能不能挺过来G,我恨她^她无耻^她从型把我引诱到了她的裙下,但荣国夫人给了我谁也不能够给我优越感!”

    望着浑身颤抖,站在那里像是回忆一生的贺兰敏之,李弘挥挥手,让狄仁杰等都走出了牢房,此时,整个牢房就剩下了李弘跟贺兰敏之,就是守卫也是全部都被狄仁杰招走了。

    “既然你知道,那你就不该问如此蠢的问题,不错,确实是看在荣国夫人的份上,我当年才没有杀了你。如果你回到长安后,老老实实做人,或许我也就不再追究你了,但私铸新钱。”

    “你胡说b不是你不杀我的理由,绝对不是=铸新钱不过是一个借口,就算我不私铸新钱,你一样会再找机会杀我!”

    贺兰敏之椅晃走到李弘跟前,双眼充满了血丝,看着李弘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贺兰敏之虽然放浪形骸,但我不是笨蛋!荣国夫人?哼,她还不配让你因顾忌而不杀我!让我死个明白,你当年为何要放过我?我知道你想杀我,但是后来你改变主意了,为什么?”

    李弘依旧淡然的坐着,仰头看着贺兰敏之有肖曲的渴面孔,好整以暇说道:“因为韩国夫人还有魏国夫人,想来荣国夫人用多次跟你提及过吧,如果你母亲跟你姐姐进了宫,那么你就比现在还要变本加厉吧?当年你随你母亲姐姐来到长安,我父皇许你母亲自由出入皇宫,你姐姐介入也就罢了,哪个皇帝不风流?那个时候你在皇宫,都快跟螃蟹一样了,除了见了我,你见了李贤他们等人,在哪个人面前你不是横着走?”

    “那又如何?你可别忘了,你母后能够当上皇后,荣国夫人可是居沽伟!我跟荣国夫人苟且,你母后一直反对,但又无可奈何。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只要我母亲韩国夫人进了宫,我也能当皇子,我也能与你们平起平坐,而且还能摆脱荣国夫人的控制,所以我还怕什么,有何不敢在皇宫里横着走!”

    “那你说你是不是该死?你不死,我们皇室岂不是都要任由你欺负?你去翠微宫作威作福,把皇家脸面踩在地上,不该死?你母亲与你姐姐相逼我父皇封她们于后宫,玷污皇家宗室,你不该死?为何当年不杀了你,那是因为,我没有揣摩到我母后当年的处境,如果当年及时揣摩到你们的目的,是分化我母后在后宫的权利,当年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李弘缓缓起身,丝毫不让的对视着贺兰敏之充满血丝的双眼。

    “这么说,是武媚的主意了?是她想我们死了,而你李弘不过是被人唆使,其实你没有胆量杀我,你在害怕你母后,对吗?”贺兰敏之脸上突然钢出狡猾的笑意。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