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17  册封大典
    李弘望着一头雾水,不知自己为何发笑的李义府,点点头从他的影子里走出来,望着他说道:“你是不是打算弄些这孔雀石在长安、洛阳等地出售?”

    李义府含蓄的笑了,他确实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讨好眼前的代王。自从与代王相识以来,他就感觉金钱对代王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因此他才有此想法来讨好李弘。

    现在朝堂上的大部分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位年仅三岁多的代王潜力无限,自己的母后已经被陛下册立为大唐的皇后。而他身为陛下与皇后的长子,加上从小就聪颖过人,惹人怜爱,深得陛下与皇后欢心,恐怕早晚会被立为太子,这让在朝堂上以触觉敏锐著称的李义府,在心里已经有了详尽的打算。

    那就是多多亲近代王,让自己成为代王的依靠,如此一来,对自己日后的政途可是好处多多。

    李义府连连点头说道:“代王聪颖,臣确实有此想法儿,如果弄些孔雀石过来在长安、洛阳出售,想必定然能够带来庞大的利润。”

    李义府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李弘也同样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两人不阴不阳的相视一笑。 

    李弘对李义府的前途,也有了一个初步的决定跟规划,于是说道:“此物虽金贵,但不知道是否能够迎合长安、洛阳等地富商的青睐,此物在南方也并不是多产之物,而且从南方运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倒是可以试试,只是得找些信得过人。”

    “那是那是,这您就放心,臣保证做到万无一失,保证您的钱财不会受到任何的损失。”

    “我倒不是担心钱财的事儿,而是觉得你想的有些简单。”李弘卖了个关子说道。

    “代王何意?还请代王……。”

    “产此物的地方应该多是在众山深处,而我大唐立国以来,无论是铜还是铁,更别提金银了,都是稀缺之物,这铜钱更是如此吧,一贯钱足量足数的似乎不多吧?常言道:‘毒蛇出没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想来这矿石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如果能找到孔雀石是好,找不到孔雀石,能够找到其他矿石不也是一件有利于我大唐之事?”李弘侃侃而谈道。

    “臣佩服,代王英明。”李义府这次是真心实意的对李弘行了个大礼,原本刚才生出的三分轻视,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客气了,没事儿多看看书,你也会知晓这些的。俗话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就是这个理儿。”李弘老学究般摇头晃脑,李义府跟在身后寸步不离。

    “啊?代王真乃文曲星是也,竟……竟能够出口成章!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由黄金屋……。”李义府喃喃的回念道。

    听到李义府的话语后李弘一惊,得瑟过头了,书中自有颜如玉这话此时还不是俗话说的好呢。而是几百年后宋皇弟赵恒所说,自己得瑟大了。

    这李义府的笑里藏刀功夫还真是炉火纯青啊,不知不觉的就让自己内心起了飘飘然的感觉,不自觉的就吐露出了心声,放松了警惕。

    看着李义府离去的背影,李弘也想明白了如何安置李义府了,那就是让他变成一个十足的商人,让他以后把重心从朝堂上妖言惑众其他人,放到为自己经营理财上,如此一来,就不相信他还能够跟母后走的很近,天天煽阴风点鬼火。

    时间对李弘来说完全足够,无论是李义府还是许敬宗,虽然说现在已经在讨好母后,大有成为母后左膀右臂之势,但也得几年以后他们才发挥出了他们绰号的最大影响力。

    现在,李弘有的是时间把他俩弄到自己身边,如此就可以把以后朝堂上的动荡,以及历史上帝后争锋的历史事件扼杀在摇篮里。

    他还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拉拢李义府跟许敬宗,毕竟自己无名无份。何况,现在还需要依靠两人,在父皇跟母后面前为自己馋言,让父皇跟母后立自己为太子。

    只有自己当了太子,那时候他才能真正的名正言顺的拉拢两人到他身边,让他们远离朝堂,还朝堂上一片晴朗的天空。

    看着整个皇宫都在为母后册封皇后的仪式匆忙奔走,只有自己一个人整天在皇宫内如孤魂野鬼,天天带着宫女太监无所事事,招猫逗狗,只是现在后面多了一个跟屁虫——李贤。

    深宫处他不敢在明目张胆的去了,但他知道,自己每一次去,母后一定都知道,只是看在自己并无过分举动的份上,没有追究自己罢了。

    李义府那个大嘴巴在朝堂上把他那天念的“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当着众臣的面念了出来,看似无心之举,只是为了夸赞代王的聪明过人。

    但众多人包括李弘都知道,这是李义府在为自己当太子造势呢,主要是为了向朝堂上的传递一个信息,代王李弘身为陛下与皇后的长子,理应被立为太子,而不是现在的庶出李忠为太子。

    三天后,太极宫内册封皇后大典,随着礼官嘹亮的嗓门,大唐开启了武媚为后的时代,至于能不能再次上演以后的帝后争锋,是不是还能够出现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女皇帝,现在没有人能够知晓,就是连九转十世的李弘,也不知道大唐以后的道路到底是谁做主。

    冗长的祭天告表,让李治与武媚身后的某个皇子昏昏欲睡,其他人则是打起十足的精气神,专心致志的听着那“催眠曲”。

    封后的诏书昨日已经写好,今日在早朝上宣读,朝臣们穿着隆重的礼服手拿勿板,一个个站在那里凝神静听,时不时的跟着礼官嘹亮的嗓音,摇头晃脑,作身临其境、怡然享受状。

    李弘跟其他皇子与公主跪在李忠的身后,打量着朝堂上的众生相,长孙无忌面无表情,现在朝堂上的一切,是以他为首的关陇集团,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李治立后一事,不再考虑他们一帮老臣的意见,也向他们传达了李治想要独揽大权,不想再以他们的意志为治国理念,而是有了自己的理念。

    诏书宣读完毕后,礼官把凤印从玉盘中拿出,然后缓缓走到跪在朝堂上的武媚跟前,恭恭敬敬、庄严肃穆的交给了武媚。

    武媚一身隆重的凤衣霞冠,五彩光芒,高贵典雅,柔美不失庄重。明亮的眸子望着礼官手里的凤印,缓缓接过,然后放入身后宫女早已经准备多时的木盒里。

    李治喜笑颜开,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精神,目光火热的注视着武媚的一举一动,心里早已经盼望这一时刻多时了。

    朝臣与嫔妃朝贺、跪拜,各国使臣、王子跪拜祝贺。礼官记载入宗庙,改玉蝶内诏书武媚为皇后。

    接下来便是所有人前往临湖殿设宴饮酒,自然也少不了歌舞,以及各国使臣来展示给大唐皇后带来的礼物。

    临湖殿相当于是大明宫的一部分,由于大明宫还未建设完毕,在高祖李渊去世后,太宗便下令停止修建。而现在,李治还没有精力跟时间,顾得上继续修建,只是完善了紧挨太极宫的临湖殿等几个宫殿。

    皇帝与皇后并列而坐最上首,然后接下来依次为太子跟众朝臣。西突厥的沙钵罗,派来了自己的小可汗来为大唐祝贺,同时也是请求大唐能够停止对西突厥继续用兵。

    高丽、新罗、百济等国也派来了使者,与其说是专门为了朝贺大唐立皇后,不如说是过来打官司,让大唐为他们做主,甚至是搬救兵。

    龟滋、吐火罗、石国等西域小国也派来了特使来拜贺。

    其中阵容最为庞大的就要数倭国了,毕竟,他们可是派来了数量众多的遣唐使在大唐学习。因此,这次大唐的册封皇后大典,他们也是带来了极为珍贵的礼物。

    李弘等皇子,在如此重大的朝贺中,自然是就是打酱油的,只能是跟其他各国的王子,或者小可汗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雅乐如细雨润万物般在临湖殿缓缓响起,声音似棉非软,柔顺的传入众人耳中。饮宴也在李治说了一番场面话后便正式开始。

    李弘在李治说话已经开始对案几上的食物开始动起手来,引得不远处的西突厥小可汗阿史奴一阵鄙夷。

    鄙视完李弘后,阿史奴便被李弘旁边义阳的美貌所吸引,今日义阳还特意梳了一个双平发髻,脑袋顶上一边各一个发髻,插着两个明亮的金簪。

    义阳看着李弘大快朵颐,懊恼的小声说道:“喂,你能不能稍微等会儿,简直是太丢皇家的颜面了。”

    “我饿了,今日一早母后就把我的宫女都调走了,没人给我送吃食,现在不吃还等什么啊。”李弘咽下一块儿肉说道。

    “吃的太难看了你。”义阳一边说,一边注意到有人看她,见是不认识的人正盯着自己看,于是恐吓的瞪了一眼。

    不想,阿史奴非但没有收敛自己的目光,反而是冲她一笑,更加肆无忌惮的看着她。

    义阳揪了揪李弘的衣袖,小声说道:“那人是谁?比你还没有礼貌,一直盯着我看,警告他他还看。”

    “谁让你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都快要把母后的风头抢过来了。”李弘不理会,看着众人都已经开始饮宴,声音也变的大了起来。

    “喂,帮帮我,那家伙还在看我。”义阳被阿史奴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抢下李弘手里的肉说道。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