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10  李治的决定
    心理战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早有运用,只不过是心理战这个名词并没有同时出现,也同时并没有被人们规范化,被人们所认同为一种学科。

    但相对来讲,中国战场上运用心理战的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此的境界,也被规划为了谋略一策中,随着谋略的发展,心理学便在发展中成了一门包含在内的小学科。

    “炸营”在中国,无论是古代还是近代,都是让带兵的将领们最害怕的一件事情,军营乃肃杀之地、生死边缘。随着人们的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的紧绷状态,如果深夜有哪个兵士情绪或者心理不稳定,就很容易出现幻觉,会认为敌军来袭而自己率先穿衣,然后惊动其他人,容易造成兵士自相残杀,军营混乱。这个时候就算是最高将领在此,也往往是很难控制住局面的。

    李弘把与李义府的第一次交锋归为了心理战,原本平常的一次相遇被李弘归为心理战,是因为当时两人所处的环境,以及李弘内心对李义府的警惕。加上李义府当时被长孙无忌打压流放,心理同样处于紧绷状态,因此造就两人第一次见面,就产生了不受两人控制的无形暗流。

    李弘站在甘露殿门口望着李义府的背影消失在拐角,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这家伙太厉害了,笑里藏刀都是如此让人难以招架。如果是那个千古阴人许敬宗,李弘不敢想象以自己现在的境界,是不是能够招架的住而不落下风。

    毕竟,李义府在后期执掌中书省时就出现了飘飘然、得意忘形的姿态。由于他出身卑贱,为了让自己能够真正的挤进上层勋贵的圈子,便游说他人修改《氏族志》,其野心可见在当初已经是毕露无遗,最后也是因为他的野心而被下狱至死。

    至于许敬宗,城府比李义府更深,更难以让人琢磨,也更懂得隐藏与更懂得如何利用他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于是,许敬宗比李义府可是多活了十几年。

    李治看着怔怔出神的李弘,悄无声息的走到身后,见他还没有反应,轻轻的在头上拍了下道:“想什么呢?父皇都走到跟前了还未发觉。”

    “呃,儿臣见过父皇。”李弘惊醒过来急忙行礼。

    李治笑着围着李弘转着圈,突然说道:“你母妃还有王皇后、萧淑妃等人那里你都会送去你制得冰棍儿,为何不见你给你皇兄李忠送去?”

    “啊?儿臣……儿臣不知道自己可以去东宫啊?所以就……。”

    “朕的太极殿跟甘露殿你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为何会害怕去东宫?你小小年纪难道跟太子有什么间隙?”李治似笑非笑的问道。

    李弘小脑袋瓜一震,这事儿自己明显给算漏了。本来他想的是:按照史书记载,李忠不久就会被废,自己呢,最好是不要跟他过多交往,免得到时候被人在身后指责是非。

    现在被李治如此一问,李弘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了,现在自己的行为,反而会更加让人怀疑自己的态度。

    于是李弘小脑袋瓜子一低,低声说道:“儿臣怕去了之后,义阳她们会认为我拍太子马屁。”

    李弘反应极快的把这事儿归结到了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上。这样的借口对他这个年龄来讲,用起来会显得再合适不过。毕竟,小孩子们在一起,谁跟谁好,谁不跟谁好,都是不过夜的事情,第二天见了面还是该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但同样,也因为小孩子都是童言无忌,李弘为了能够跟义阳等人玩耍,所以就有理由不去拍太子马屁,免得在皇宫被义阳孤立。

    果不其然,李治很满意李弘的诚实。轻轻的笑了几声,说道:“走吧,带上你的冰棍陪父皇去看看你皇兄去。再这样下去就太失礼数了,朕原本以为上官仪能把三纲五常的五常都教会你们了,却不想,到现在你还没有学会。”

    “仁义礼智信,父皇,儿臣懂得五常,只是……只是……都愿义阳跟高安,哼,再也不给她们吃免费的冰棍了。”李弘跺着小脚,嘴上抱怨着义阳跟高安,要不是她们,自己也不会被父皇责备了。

    扬武已经拿过来一篮子冰棍挎在胳膊上,准备前往东宫了。李弘无奈,只好让惊蛰跟猎豹先回去,自己跟着父皇去往东宫。

    皇帝出行的仪仗自然是小不了,就算是去往东宫如此近的距离,也是颇为繁琐。等到真正出行的时候,李治跟李弘两人前前后后,已经排满了好几十人。

    穿过嘉德门、崇教门,李治携着李弘到达崇教殿门口时,李忠已经率领太子六傅等人,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李治随意的挥挥手,先是与太子的六个老师打过招呼,然后才轮到太子给他行礼,礼仪完毕后,李治拍了拍李弘的小脑袋瓜子,一把把他推到李忠跟前。

    李弘仰头看着李忠,李忠已经十三岁了,身型很高很宽,眉宇之间却透露着一股诺诺的气息,看着李弘被李治推出来,竟然差些露出慌乱的神色。

    “弘儿见过皇兄。”李弘讨好的对着李忠行礼。

    “五弟请起。”李忠急忙示意道。

    不知为何,自从第一次跟随王皇后看这个五弟时,他就有点儿发怵这个五弟,而且那个时候的五弟还是婴儿呢,但就是这样,自己只要一碰触到李弘的眼神,他就感到一阵不安,仿佛那双透彻的眼睛能够看穿他的内心一般。

    东宫素有笑朝廷之说,在整个太极宫的占地面积里,东宫也是占据了三分之一的面积,但里面的建筑相对太极宫还是少了不少。

    崇文殿、丽正殿、崇仁殿依次而立,正中的丽正殿则是太子平时处理事物的所在之地,前方正对着的则是李弘他们过来的崇教殿,崇文殿下方则是崇文馆,也是太子受学的地方。

    在丽正、崇文、崇仁三殿的后方则是一个小型的花园,假山流水,楼台亭榭等等。穿过这一区域,就是太子的住所,两边则是典膳厨、命妇院、内坊等,再往后就是各种宫殿以及真正的后花园。

    李忠小心翼翼的陪同李治走在前面,李治则手里牵着李弘,李弘几次想要挣脱开,都被李治死死的抓住不放。

    这倒不是李治想要在李忠跟前,表明自己很疼爱李弘,而是因为李治怕李弘瞎胡闹、瞎跑。万一当着太子六傅的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让自己颜面尽失,到时还得面对御史的弹劾。干脆索性就抓着小家伙,不给他惹祸的机会。

    丽正殿显然在李忠入住东宫时经过精心的修缮,整个丽正殿看起来还是高贵典雅,各处风景也不错。

    李治示意扬武把臂弯挎着的篮子,递给李忠的太监。然后对李忠说道:“这是弘儿特意给你送来的,朕今日闲着无事,正好就一起过来看看你。”

    “儿臣多谢父皇,多谢五弟。”李忠亲自伸手接过来,然后才递给了旁边的太监。

    “不客气,皇兄,是父皇心里挂念您,我都没有想到要给您送过来,这是父皇的意思。父皇说天气炎热,自从进入暑天还未曾下雨,您这里避暑的冰块恐怕也不是很多,就吩咐我带些冰棍儿过来给您解解小暑,您应该多谢父皇才是。”李弘小大人般嘚啵嘚啵的把愿意说出来。

    李忠憨憨的笑了下,再次向李治深深的鞠躬行礼谢过。

    自始自终,李忠的眼神一直像是有意在躲避李弘的目光,从来不与他对视,哪怕是偶尔的两人目光相遇,李忠都会飞快的立刻转移视线。

    李弘不知道自己第一次打量李忠,给他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原本从小就胆小怕事、性格懦弱的李忠,此时虽然身在东宫,但不代表后宫里的事情他就不知晓,何况王皇后时不时的也会召他入宫叙事。

    所以对于李弘现在在皇宫极为受宠一事儿,他自然是知晓的一清二楚,加上这段时间风言风语四处流传,父皇有意废王立武的消息传的铺天盖地、比比皆是。

    王皇后与萧淑妃跟五弟的母妃在后宫斗的天昏地暗、不亦乐乎。而这时父皇的态度却是独宠武媚一人,这也让李忠原本就不怎么稳固的太子之位,变得更加岌岌可危。

    作为王皇后与武媚相斗间手里最大的依仗,王皇后可是视他李忠为重要的砝码,因为他的存在,也让王皇后在失宠李治后,还存有底气跟武媚继续宫斗下去。

    但显然李忠不这么认为,天生的懦弱性格,加上李弘跟他母妃的异军突起,在整个皇宫占据了完全的上风下。李忠此时则是每天都过的提心吊胆,深怕哪一天自己不明不白的被人陷害致死,或者是被父皇废弃。所以也就失去了勇气在李治跟前,替王皇后美言几句,或是说几句武昭仪的不是。

    所以,在与小小的李弘交谈中,他的目光不是望着地面,就是望向窗外,从来不会让自己的眼睛与李弘对视,无论李弘作出多么人畜无害的表情,也都无济于事。

    这所有的一切自然被李治瞧在眼里,当初自己的懦弱则是因为父皇的强势,如果不是舅舅长孙无忌等人极力推荐,恐怕现在坐在皇位上的就是青雀或者青雀的儿子了。

    李治不由的在心里叹口气,他痛恨自己性格上的懦弱,就像现在他无论怎么看李忠,都觉得非太子最佳人选,跟自己太像了,甚至是比自己还懦弱,面对一个三岁小孩儿竟然都会举止慌张失措!

    心里原本还不是很浓的废王立武、废忠立弘念头,在两兄弟的交谈中,一点儿一滴的便得坚定起来。加上今日在甘露殿,李义府明里暗里的示意以及推荐,都让李治觉得,废王立武或许此时就是最恰当的时机了。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