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裴婉莹默默的点点头,心情一下子变得患得患失了起来,十四岁的李晔,一旦被陛下正式立为太子,大唐的储君,那么接下来的日子,自然是不可能就在东宫里待着度过了。

  显然,成为太子容易,但想要成为大唐的储君,外出历练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很可能这一去就不知道是几年了。

  “怎么?舍不得了?”白纯看着脸上的神情,安然的有些低落的裴婉莹问道。

  “舍不得又能怎么样,如果陛下真立他为太子,这也是他该承担的。只是……只是一说起这些来,就觉得好像身上少了一块肉似的,好像被别人挖走了一般,看不见碰不到,也不知道他行不行……不说这个了,烦心。”裴婉莹烦躁的甩着头,朴素大方的一支金步摇,在发髻上乱晃。

  “是啊,当年陛下就是十四岁出征安西,一走就是四年多近五年,回来的时候,被母后那一顿揍,我感觉母后揍他,是因为他没心没肺,四五年来一次长安没有回来过,书信都很少。连父皇当年连下十二还是十三道圣旨,都没有把他召回来,最后人家一溜烟儿,跑到土蕃去了。”白纯同样无奈的曳,女人家的心事儿,除了夫君便是自己的孩子这块心头肉了,其他的,对于她们来说,便是别无所求了。

  “当年真是难为母后了,长子就这么在外面野了四五年,回来挨揍也是活该,要是李晔敢四五年不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裴婉莹咬牙切齿,但想到一旦四五年没见,心里有不由得涌起了舍不得的心疼,等自己再次见到李晔,能下得了手揍李晔吗。

  “母后不是我们能够比及的,估计晔儿也就顶多三年吧,再长的话,应该不可能,如今大唐并无大战事,但开阔眼界显然是必须的。”白纯双眼放空,盯着那如青烟般的热气,下意识的说道。

  而对面母仪天下的皇后,已经陷入到了自己假想的母子分离的情境中,难以自拔,一双眼睛都不由自主的有些通红了。

  另外一边的偏殿里面,李弘坐在椅背上,满面笑容的看着跟在太监身后走进来的大津皇子,相比于前几年,大津皇子虽然个子没长,但多少显得比以前壮实、成熟了不少,多了一丝稳重的气质。

  “几年不见,如今你这气质可是天翻地覆的改变啊。”李弘打量着向自己行礼的大津皇子,却不知道,大来皇女已经溜进了他的御书房内,此刻正与白纯、裴婉莹在嬉笑打闹,说着刚才碰见蓄眉,跟她的虎妞,各自头顶插着一朵温室房里摘下来的牡丹花儿,正在皇宫里一人一虎在晃荡呢。

  行完礼后的大津皇子,脸上并没有和颜悦色,或者是温和如春风的笑容,一脸老大不乐意的在李弘旁边坐下,而后把奏章往跟前一推说道:“东海王一事儿,我倭国反对。”

  “你们倭国反对?我大唐的国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倭国来反对了?还真是湘了啊。”李弘从椅背上直起身子,拿过大津皇子推过来的奏章,随意的扫了一眼后,便看着他那倭国大舅子说道。

  “你还是仔细看看吧,我倭国能够进贡的东西,也就这些了,再想要其他的,怕就得把倭国的土地挖地三尺了。”奏章乃是一份礼单,而且还是大津皇子的父皇亲自拟定的,上面琳琅满目的列满了,他们倭国旧能最好的珠宝金银等奇珍异宝。

  “看也没有用,你们倭国能有什么奇珍异宝?这份礼单我收下了,但……东海王一事儿不可更改,我大唐的国事,一旦确定,自然是断无更改的可能。”李弘理所当然的收下礼单,后面的话,把大津皇子气的差点儿吐出血来。

  自己这份礼单,就是为了希望他收回成命,如今礼单收了,但却不改成命,那自己辛辛苦苦从倭国拉过来的奇珍异宝,不就都打水漂了?

  “你真要冒着鱼死网破的风险,立李男为东海王吗?你别忘了,他从猩是在倭国长大的,你就不怕他有一天,为了倭国的利益,而造你们大唐的反?”大津皇子拍着桌子站起了身,看着李弘质问道。

  身后的太监就像是幽灵一样,在大津皇子刚刚站起来的瞬间,就已经飘到了李弘的身前。

  李弘挥手示意他退下,而后才慢慢悠悠的说道:“怕还是不怕,说不好,不过我相信,李男最终还是会站在他爹这一边,而不是你这个舅舅那一边。你皇姐是不是又给你说什么了?”

  大津皇子听到李弘如是说,无语的曳,自己的儿子当然向着自己了,现在就连皇姐大来皇女,都开始胳膊肘往外拐的向着大唐了,不再是当初没有被大唐水师接回去前那般,任何事情都以倭国的利益为重了。

  “倭国很小,而且也很贫瘠,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四面环海,你为什么非要盯着我倭国的疆土?高句丽、新罗、百济你却当亲儿子似的,舍不得打骂,但为何对我倭国却是如此狠的下心来?我们一旦承认李男皇室的地位,那么接下来,我这个做舅舅的倭国皇子,怕是不会有一天能够成为倭国的天皇了吧?”大津皇子很愤怒,大唐疆土广袤,四周有的是他看不顺眼的异域番邦,但他为什么就非要跟倭国过意不去,死磕到底。

  “啊?我就是闲的没事儿干了,就是看你倭国不顺眼啊。”李弘抬起头,笑容满满的说道。

  “你……倭国的银矿、港口等等都被你大唐把持了,就连渔民出憾鱼,都要收然定的保护费,你还嫌倭国的百姓日子过的不够苦吗?”都快要把脸贴在李弘面前的大津皇子,怒不可遏但却又是无能为力。

  “正因为你们倭国百姓的日子过的辛苦,所以我大唐更有义务帮助你们不是?倭国的文化来自我大唐,甚至在我大汉朝开始,便窃取、学习我们的文化,所以为什么就不能一同走向富裕呢?你看看我大唐的百姓,富裕安康……。”

  “那也只是一小部分,其他地方依然是贫穷的很,大唐疆土如此之大,你认为都能像长安、洛阳等等有数的几道一样富裕安康吗?呵,你这个皇帝如果真的自大,有一天你会被现在的繁荣冲昏了头,对大唐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大津皇子豁出去了,大逆不道的话他也不怕说出来了。

  毕竟,昨天见自己的皇姐时,皇姐虽然没有同意帮自己说服李弘,但答应了自己,今日自己进宫后,如果李弘那土匪突然向自己发难时,那么皇姐便会跑出来为他开脱,最起码不能让自己再在长安挨那土匪一次揍才行。

  “你杏现在厉害了啊,敢跟我吹胡子瞪眼了啊。”李弘的拳头攥的关节噼叭响。

  于是刚刚过完嘴瘾的大津皇子,立刻像是见鬼似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看着依然端坐在椅子上的李弘没有动弹,这才收着步。

  剩余的事情,自然是有礼部来做,如今九寺五监但凡有些职能与尚书省的六部重合的,都被李弘一并归到了各部掌管,而九寺五监除了大理寺外,基本上完全是为皇室与宗亲服务了。

  在明了的各自的职能后,随着大唐在进入高速的发展过程中,带来的一些政务上的阻挠与困顿,也便迎刃而解。

  六部之外,门下、中书更像是两个中央的文书与监管机构,再加上御史台的存在,朝堂的衙署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动。

  而尚书授经过细致的改革后,已经形成统领六部甚至是七部、九部的规模,其雏形也已经开始,越来越像后世的国务院般的职能部门。

  留下大津皇子一起用膳,但大津皇子显然不想在皇宫里用膳,顶着随时有可能被自己外甥萨代之的危险,他现如今要做的便是,在与大唐礼部,在关于大唐立东海王一事儿后,倭国的职责划分跟义务所在,争融这个过程中,能够得到最大的利益。

  从而为他回到倭国后,能够清晰明了的展开一系列的准备与计划,寄望在李男真正的成为东海王之前,能够把倭国一盘散沙的混乱局面整合起来,而后试图抗衡大唐的野蛮文化入侵。

  让大津皇子感到讽刺的是,野蛮与文化两者的并存,却是极为可笑的发生了在大唐对倭国的身上,文明的野蛮,还是野蛮的文化,大津皇子在走出皇宫后的刹那间,突然间觉得,大唐好像比想象中的要可爱一些。

  但让他心甘情愿、心悦诚服的把倭国的权利,白白拱手相让给他人,显然他是做不到的。

  他心里有着他的野心,有着在他继位倭国的皇位之后,早已经在脑猴反复多次的不世作为,在短期内把倭国变成一个虽说不能媲美大唐,但面对外来入侵者,能够有抵抗的国家,甚至在坐稳了皇位之后,觊觎一下百济、新罗的土地,让他们在夹缝中求存,让他们在大唐不屑看得上眼的情况下,能够据为己有,成为倭国在海外的一片疆土。

  他知道这些很难实现,但在大唐还没有真正摊牌之前,在他还没有登上皇位之前,一切都还是不可预知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