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956 奴制
    武媚并没颖即同意李弘的改制,但也没有反对李弘的改制,对于武媚来说,当了近十年皇帝的李弘,到了现在才提出来,为白纯的意味显然不是主要的。

    而且很有可能,正如李弘所言,跟白纯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儿的关系。

    红袖添香?武媚喃喃念着这两个名字,瞎子也都看得出来,这两女的身份显然不是私奴那么简单,而且很有可能,跟官家或者是李弘要好的臣子有关。

    至于这两女为何能够入李弘的法眼,甚至把她们送给了李晔,显然是要把这两女,当成他改制奴籍的导  火 索。

    裴庆显然就是最倒霉的了,期望了这么多年李晔被立为太子,而后他好飞黄腾达、入撰宫。却不想,在李弘已经有意立李晔为太子时,率先做出的,便是替李晔清楚身边的皇亲臣子。

    武媚还有一层忧虑便是,这一次改制奴籍的影响太大了,整个天下人都被他囊括了进去,虽然他疡的时机还不错,是在五姓七望为首的勋贵豪门被彻底瓦解后。

    但天下又不是除了五姓七望之外,就没有其他豪门贵族了,只是说,这五姓七望的影响力,在大唐是尤为引人注目罢了。

    不过武媚也清楚,如今不管是私奴还是官奴,存在的意义与前朝,甚至更早的晋等朝比起来,却是入李弘所言,他们的价值已经不存在了,已经不再是什么生产力的一种。

    随着田地的改革,以及税赋的改革与完善,无论是百姓还是贵族,在对奴的厮役上,已经没有那么迫悄需要,如今更多的是作为一种身份的象征,以及一种资产的存在。

    但武媚并不理解,什么叫奴的存在便是社稷与历史的退步,是大唐繁荣、文明的一块儿污点,必须去除,才能让人生而平等。

    “陛下今夜还回紫宸殿吗?”两人从蓬莱殿内出来,散步在还稍微有些凉意的昏黄石板路上。

    身后跟着花孟与芒种,以及陈清菡的两个宫女。

    “你说呢?”李弘笑了笑,看着刚说完后,就缩着脖子吐出香舍,一脸难为情的陈清菡问道。

    “妾身妾身就是随便问问。”陈清菡脸微微有些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夜凉如水的缘故,还是期待着春色撩人的那一刻。

    “去你的宫殿吧,正好有事儿跟你说。”李弘一手揽过陈清菡纤细的腰肢,抚摸着那衣服里面,光滑如缎面般的剪说道。

    “嗯。”陈清菡没有挣脱,而是任由某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腰肢上抚摸。

    这还是陈清菡第一次主动询问起李弘,所以进入她的宫殿后,陈清菡则是事必躬亲,甚至连平日里最为讨她喜欢的两个宫女,都不得不站在旁边,看着陈清菡亲自忙东忙西的。

    而李弘除了在书房里看了会奏章,便是由陈清菡亲自为其沐浴,小脸儿红扑扑的陈清菡,虽说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亲自给李弘沐浴了,但每次看着李弘身上那些伤疤,仍旧是抑制宗心里的悸动跟心颤,仿佛她轻轻用指尖抚摸,都会感受到彻骨的疼痛一般。

    “也就你,对我身上的这些疤痕如此感兴趣,你不觉得害怕吗?”李弘拍了拍身后陈清菡的胯,而后顺势把娇小玲珑的陈清菡带进了自己的怀里,看着那张红扑扑的脸颊,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眸子,在长长的睫毛映衬下,显得更加的水灵跟乖巧。

    “不害怕,但是妾身每次摸着这些疤痕,心都会很疼,哪怕是轻轻的触碰,都会从心底升起一股说不清楚的痛心感觉。”陈清菡千娇百媚的模样,任由李弘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而后顺着修长雪白的脖颈,缓缓往下游走。

    随着李弘的双手在她的身上肆意游走,原本陈清菡修长的脖子,便开始随着雪白的脖颈上升起的红晕,开始极力的往后仰,喉咙之间也开始发出淡淡的呻吟声,像是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一般。

    有如出水芙蓉般温婉婀娜的陈清菡,让自己傲人的躯体,**裸的承受着来自李弘指尖,带给她的充实与**,一双修长的**紧紧夹在一起,喉咙处发出了仿佛更为痛苦的呻吟。

    省略号感叹词加形容词一并而过,然后诸位自己想去吧。

    上朝的时间在李弘登基没多久后,便被李弘改的面目全非,完全脱离了当初的传统,不过这一项对朝会时间的改制,倒是没有像预料那般受到众臣们的反对,相反是,却受到了大臣们的热烈欢迎。

    把朝会的时间延后,按照李弘的话来说,最起码少了管这些大臣们一顿早饭,给皇宫里事了一笔银子,而朝会在中午结束,也能事一笔午餐的银子。

    朝会的时间延后,过程简化缩短,两项立竿见影的效果,让武媚无语,但朝臣们显然并没有受此影响,毕竟身为有资格上朝的臣子,谁家也不在乎皇家这一顿早饭跟中饭不是?

    何况,最为重要的是,他们再也不用像陛下嘴里说的那般:你们这些臣子跟朕一样啊,都是苦命的人儿啊,每天都是起的比鸡早,睡的比鸡晚。

    “大臣们一开始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呢。”李弘站在陈清菡的面前,看着她帮自己打理着朝服,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说道。

    经过了一夜的春风**的滋润,陈清菡的样子显得更加的水灵跟风情,一边笑着与两个宫女未李弘整理着朝服,一边聊天一样的轻松问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妾身也不明白。”

    “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生活,所以才不明白。但也不过几息的时间,就有朝臣明白过来了,然后就有人说我不该如此比喻,唉这朝堂之上,不管什么时候,总是有爱跟皇帝较真儿的臣子。”李弘坐在桌前,看着丰盛的早膳,示意陈清菡坐下一同用膳。

    陈清菡自然而然的挨着李弘一侧坐下,亲自给李弘盛了一碗粥,但陛下说的起的比鸡早,睡的比鸡晚,她还是没有明白过来。

    “鸡、妓,谐音不是?起的比鸡早,睡的比鸡晚,懂了吧。”李弘笑了笑,开始吃起了早餐。

    旁边愣了一下的陈清菡,愕然之际,瞬间明白了李弘的意思,于是不由得抿嘴一笑:“您一个皇帝,怎么还有空琢磨这些歪理邪说,难怪臣子们反对如此比喻,您可是九五至尊。”

    “身份跟地位不影响琢磨一些民间的东西不是,这叫接地气,如果一直高高在上,这皇帝做的就没有意思了。”李弘吃完后,拿起陈清菡的锦帕,随意的擦了擦嘴。

    “这可是温柔亲自绣的,您怎么能拿来擦嘴。”陈清菡抢不过,只能眼睁睁看着某人拿锦帕擦完嘴,而后便往外走去。

    “我说怎么绣的这么难看,说起刺绣,她们几个怕是没有一个能够比的上你吧。”李弘扭头笑了笑,而后继续说道:“对了,今日你招你父亲进宫一趟吧,而后让他来找我一趟。”

    “是,陛下。”陈清菡这才从桌前起身,而后笑说道:“令宾现在刺绣的手艺,比起我来,就不差的,哪天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最近没看见她的人影儿,母后不是说不让我打搅她吗,说是又鼓捣什么呢,再说吧。”李弘挥挥手,而后便往前面的紫宸殿走去。

    外面的太阳已经升起了很高,随着他快要进入紫宸殿时,那朝会时,太监尖亮的嗓音也同时在紫宸殿外响起,朝臣们开始鱼贯而入进入紫宸殿。

    已经说了八百遍了,没必要在殿外面候着,来了就在大殿等候就是了,冬天、夏天一旦刮风下雨、下雪的,站在外面都要冻成冰棍了。

    但不论李弘说了多少遍,朝臣们依然坚持着这一礼仪传统,朝堂之上的礼制不可乱,朝会时间更改,缩短,众臣们已经觉得是瞒浩荡了,绝不敢再奢求其他。

    李弘尚书省尚书令一职依然挂着,而这也是他如今,除了皇帝这个职位外,挂的另外一个职位,左右仆射又恢复到了原来的老样子,每人各掌管三部。

    而其他对于李弘来说,在这个时期,无论是哪一种建制,已经是符合当下时代的要求跟发展了,过多的更改,或者是拔苗助长,对于朝堂社稷的安稳,并没有什么好处,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才行。

    能够参加小朝会的人本就不多,比起每个月在前面的宣政殿,所举心朝会,这紫宸殿的朝会,更像是每七天的一次君臣碰头会,倒是没有太多的政事需要立刻解决。

    刑部尚书王孝杰、户部尚书恒彦范在小朝会后被留了下来,其他人则下朝后,赶紧回自己的衙署吃饭吧,如今皇帝陛下的膳食,对于大臣们来讲,想要与陛下一同用膳,已经是越来越难了。

    而如此一来,也使得与陛下能够共进膳食,成了一个臣子的荣耀,虽然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实际利益,但这个时代,人们对于看不见摸不到的荣誉,则是看的更为重一些。

    便殿里面,装饰的并不算是豪奢,甚至当年先帝在位时,这间便殿是什么样子,如今依然还是什么样子,保留了太多先帝在世时的一切,这也让有幸在这间便殿,与李弘议事的官员,从心底里佩服李弘的自律。

    并没有出现在先帝去世以后,便开始大肆挥霍、兴建修缮宫廷等等奢靡之事儿。

    ps:今天回来晚了,第二章晚一点儿,我去,我就不该昨天求月票,差点儿就打脸啊,哭会儿先。)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