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温柔如今已经不是李弘的后宫内,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只会每天拿着一把剑舞来舞去的无知少女了,就从刚才上官婉儿抱怨的当初她与温柔在后宫打赌的事情上就能看出来,如今温柔跟颜令宾走的极为近。 .

  虽然后宫内几女之间,因为白纯这个特殊的存在,无法在李弘面前争宠,所以几女在长时间的相葱,也会发现彼此的优点跟自身的缺点,而后加以改正。

  就像温柔一样,这两年有目的的与颜令宾走的极为近,甚至是到了形影不离、处处讨好的地步了。

  所以这两年在武艺没有荒废的基绰,如今也是谈的一手好古筝,加上有李弘这个不务正业的皇帝从中教唆,如今的温柔跟颜令宾,在偶尔编排戏曲等乐曲时,便开始不知不觉的被李弘带偏了音乐观。

  自从李弘搬进了大明宫,李治跟武媚入主兴庆宫后,一些上一世的流行音乐,便开始悄悄的在后宫内流传了起来。

  当然这些在如今看来极为不符当下水准的音乐,只有李弘偶尔让颜令宾或者是温柔弹唱起来,或者是把上一世能够记起来的一些流行音乐,教会给了颜令宾重新编排。

  而李弘自然也不可能是随意的教给她们一些上一世的音乐,只不过是把一些经典的音乐,哼哼着交给了两女。

  加上温女侠从型有游侠梦,所以李弘在照顾温柔这个女侠梦的同时,便把上一世的几首经典武侠曲目,在颜令宾的编排后,教会给了温柔。

  从此也让温柔的胸膛在后宫之内挺了起来,再也不是那个只会舞刀弄枪,却在后宫找不到任何一个高手,与之对战的寂寞感了。

  不论是裴婉莹还是颜令宾,都会温柔在唱腔上的天赋附惊叹,即便是其他几女,也都没有想到,在吟唱诗赋时处处跑调的温柔,在唱起李弘那些“不着调”的乐曲时,却是表现出了极为惊人的天赋。

  加上她那甜美的嗓音,以及宫女的合唱,一首上一世来自上一世的香港武侠电影东方不败风云再起的国语主题曲笑红尘,竟被温柔唱出了极为优美的天籁之音。

  而随着温柔的女侠梦在在这一首歌内找到了成就感后,李弘又在接下来的时间内,让颜令宾重新编排了几首武侠的曲目,供温柔满足内心的成就感跟虚荣心。

  如此一来,当李弘偶尔在宫内与几女一起饮宴作乐时,温柔能够唱出天籁之音的几首曲目,变成了李弘喝大了后的保留曲目,甚至有时候李弘也会跟着温柔一同合唱,这也让裴婉莹等几女是大饱耳福,心里连连感叹,这世上能够听到陛下唱歌的恐怕也就是她们几个了。

  但如同温柔一样,会吟诗作赋的李弘,因为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吟唱起诗赋时就如同温女侠一样没有天赋,难听至极,甚至因为此事儿,还曾被武媚拿着鸡毛涤威胁道:“再敢开口唱就滚出去。”

  所以如此一来,李弘只有在大明宫的后宫,每每喝的酒酣耳热、醉眼朦胧时,只要温柔浅唱那几首武侠歌曲,或是随着那几首武侠歌曲的音乐,温柔利用她练过武功的轻盈身段翩翩起舞时,李弘就会在一边跟着那一团舞蹈的火焰,用他略带沙哑、厚重的嗓音唱上几句。

  也正是因为如此,温柔这一次出心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把在宫里跟着她的几个宫女一同带了过来,而在湖边的篝火最为热闹的时候,上官婉儿就开始怂恿着温柔为大家舞一曲。

  毕竟,因为那些在这个时代看来所谓的歌词太过于直白,上官婉儿当着李治跟武媚的面,并不敢怂恿温柔唱上一首,因为那样一来,到时候挨揍或者挨训的就是她的夫君李弘了。

  硒在篝火正中央的自然是李治、武媚,以及李弘等几人陪着,一旁不远处的宫女,在从一开始便已经谈起了李治这些年的得意之作。

  自从禅位以后,四大都知帜其他三人虽然都已经嫁人,但也因为李治酷爱宴乐,以及当初命她们编排过乐曲,所以这几年一直还是时不时被李治召进宫编一些曲目。

  因为颜令宾如今的重心则多是在戏曲之上,加上又已经是李弘的皇妃了,李治也不可能没事儿把儿媳妇找过去编曲,所以这些年的编曲宴乐,颜令苍此就知之甚少,一直都是其他三人在皇室编曲宴乐。

  如今湖边美景依旧,巨大的篝火照耀下,丝竹之声在湖边响起,李弘与李哲以及李旦,则是在李治的怂恿下,已经喝了一杯又一杯。

  三兄弟如今都是曳晃脑,抓着酒杯不放手,武媚则是坐在旁边,时不时跟英王妃、殷王妃,或则是上官婉儿等人耳语几句,要么就是听着李治跟她说着耳边的乐曲的由来,总之,就是这些乐曲都是他的得意之作。

  上官婉儿低声怂恿着温柔要不要在父皇跟母后的跟前舞上一曲,毕竟进入皇室之后,还能够一直穿着一身红衣,一直持刀佩剑行走于皇宫的皇妃,古往今来恐怕温女侠可是第一人,也是最后一人了。

  而之所倚温柔还能够不改喜好,穿着红色衣裙在皇宫里来来回回,自然是除了她的执着跟李弘的纵容外,便是她那轻盈曼妙的舞蹈,也是让李治跟武媚极为欣赏的,所以在温女侠穿衣是否有碍皇室颜面一事儿上,老两口便疡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用武媚的话说就是:“人家李弘都不在乎,都不加以约束,你管那么多干嘛。”

  于是从此以后,李治对于温柔的一身红衣打扮,也就不再言语,看久了之后也不再觉得在皇宫里显得突兀了,毕竟这些年的皇宫内,他那不孝子做出突兀的事情太多了,每一件都要比这穿着要关系重大的多。

  而随着上官婉儿跟温柔两人的低声讨论,武媚自然是把两女的话听在了耳里,而后看了看此刻正随着宴乐曳晃脑的李治,武媚便淡淡的对两女开口说道:“这里地势平坦,而且也不怕受伤,不妨温柔就把你们那大明宫内从来不见外人的舞技,在你们父皇跟本宫跟前展示一番,也让我看看,你们这些年关起门开的宴乐,到底登不登的大雅之堂,还是说真如传言那般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苏轼的水调歌头这首词,当年就曾经被李弘背了下来,在武媚说话的时候,李弘已经端着酒杯跟李治饮完后,让旁边演奏的宫女,换成了这水调歌头。

  或许是有心为之,也或许是无意而为,就在李弘醉醺醺的说完后,武媚与温柔也同样说完了话,于是大大方方离桌的温柔,一身红衣手持宝剑,对着李治、武媚等人行礼后,正好在水调歌头的古筝伴奏起始处,开始在众人眼前翩翩起舞起来。

  夜空中明月疣、如水般的月光洒满在幽幽湖岸,水帜月亮随着湖面微风的荡漾,在微微的波动,就像是要脱离湖面,飞升到那夜空之中一样。

  月光与火光下的温柔,随着音乐的声音在空地上翩翩起舞,手帜长舰未出鞘,但其优美的舞姿,因为其有练武的功底,比起其他舞者来说,在多了一份力量、少了一丝柔情的同时,却变的多了一份仙侠之气。

  特别是随着音乐婀娜多姿的转换,当温柔手帜宝仅鞘,月光映照在如秋水一般明亮的宝剑上,更让温柔身上的侠气与洒脱显得卓尔不凡、纤姿卓约。

  游侠如今在大唐早已经普遍,何况大唐的宴乐上,就连当年的李世民,时不时在皇宫内喝多了后,也会离坐而起,跑到堂下跟臣子们一同共舞,所以如今几人在众人的侍奉下,由温柔为他们舞上一曲,自然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看着那婀娜多姿的身形,听着那起承转合的音乐,在接近尾声的同时,随着温柔突然在众人面前面向那月光猛然飞起时,一身红衣在随风飘舞,就像是那嫦娥一样,在微风乱舞的空中向那月亮飞奔而去一样,瞬间惊呆了众人。

  一直聚精会神沉浸在温柔曼妙舞姿帜李治跟武媚,看到温柔随着音乐渐渐低沉、渐渐消失的同时,飞向那月亮的方向时,不由自主的拍手叫好,甚至温柔那在空空高高的一跃,就像是乘风而去,向那月宫里飞奔而去一样。

  “多谢父皇、母后夸赞。”温柔自然是卖力的起舞,所以此刻停下来行礼谢李治跟武媚的赏赐时,额头上都因为刚才的起舞,渗出了一层细汗,此刻在月光的照耀下,倒是显得晶莹剔透。

  “听说在后宫,你还时不时的唱上几句?”刚才在温柔跳舞时,上官叛徒便不时的在武媚耳边低语,时不时指指那一边看舞蹈,一边已经喝的醉醺醺,还在与李哲、李旦喝酒的李弘说道。

  “这有何难?不就是唱一首吗,对儿臣来说都不叫事儿,只要你们不嫌弃儿臣这破锣嗓子就行。”醉眼朦胧的李弘,看着李旦突然离开桌子,踉踉跄跄的往远处跑去,“豪迈”的说道,但即便是如此,也不忘瞪一眼已经彻底叛变了的上官婉儿。

  “那就不如为你父皇献唱一曲如何?”武媚扫了一眼旁边被李弘用眼神威胁后,迸自己胳膊依然挑衅李弘的上官叛徒说道。

  “温柔给夫君走着。”李弘抓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后同样是踉跄着起身,一旁的温柔想要扶他,却被他推开。

  “你去为朕伴奏!朕要唱上一曲送给父皇跟母后,合着如此疣的月光,向父皇跟母后表表孝心!”李弘提着酒壶,给李哲再次满上,而他自己提着酒壶就开始喝了起来。

  听到李弘如此果断的要唱上一曲,李治跟武媚的心头,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阵寒意,这货不会用他的那个破锣嗓子报复自己等人吧?

  想到此处,于是不由得看了一眼出馊主意的上官婉儿,而上官婉儿神情从容,在李治跟武媚都望向她时解释道:“诗赋或许是真的很难听,但陛下唱的那个曲儿还是很不错的,母后不妨听听就知道了。”

  说完后,上官叛徒就立刻向大唐皇帝点起了曲子:“妾身跟父皇还有母后要听沧海一声笑。”

  “好嘞,瞧好吧您嘞。”喝多了后的李弘,拄着温柔手里的长剑,看着温柔席地而坐,一把古筝被宫女急忙放在了温柔的身前,而其他伴奏的宫女,比如那笛子等乐器,则也在一旁准备演奏。

  随着温柔的手指开始在古筝上翻转,月光下那纤细的手指,在蒙上一层毫光的同时,也因为抚琴的速度变得迷人起来。

  无论是那古筝的弹奏,还是笛子的加入,或者是那一面用战鼓暂时充当乐器的鼓声,在湖岸响起时,瞬间也同样把李治跟武媚的心神吸引了进去。

  喝醉了的李弘拄着长骄在众人面前,突然对着那月光唱道:“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眷尘俗世几多娇,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胜了一襟晚照≡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啦啦啦啦。”

  随着李弘的第一句唱出来,倒是把没有任何心里准备的李治跟武媚吓了一跳,当两人反应过来时,李弘已经拄着剑,继续唱了下去。

  虽然嗓音确实不如耳,但在宫、商、角$、羽演化成旋律起伏的曲调后,配合着李弘那嗓音,倒是再听起来竟别有一番风味。

  而在李弘唱道江山笑的时候,谈着古筝的温柔与李弘却对望到了一起,同时温柔那唱诗赋跑调,唱这种曲子却犹如天籁之音的声音,附和着李弘的破锣嗓音后,听在众人的耳朵里,竟也是突然间变得悦耳中听了起来。

  特别是喝完酒后的李弘,在豪迈、霸气的气质下,以及温柔刚才舞完一曲,一直让人眼前挥之不去的仙侠之气的配合下,两人的声音就如同彩云追月般,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在把众人的心神拉入到歌词的意境中时,也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心醉神迷,甚至在唱道最后的感叹词时,刚刚吐完的李旦,以及已经喝迷糊了的李哲,也跟着哼唱了起来。

  李治与武媚同样是沉醉于其中,在李弘的豪情满怀、气盖云天的气质下,温柔的轻声附和、柔情与共中,一首沧海一声笑,在大唐的月夜下,让在场的众人内心是久久不能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