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李哲看着李弘,也跟着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些年老五想要治国安邦,开疆扩土,还得照顾他与李旦两人对于国子监,或者说是对那恪物的热衷,最重要的是,还得给天下人做一个孝子的表率,所以这些年也是挺不容易的。 .

  不过好在,老五的后宫因为白纯的存在,倒是比其他皇帝的后宫要和谐的太多了,这倒是唯一一点能够不让李弘操心的地方。

  但想到此处,李哲又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那温女侠,这位温皇妃可不是一个释的灯啊,没少让老五前往京兆府接她倒是。

  “那你刚才说的时间太短是什么意思?”李哲回想着刚才与李弘的谈话,突然间想起李弘说的“时间太短了就是”,于是回过头再次问道。

  李弘听着李哲的问话,而后咬了异唇,视线再次移到李治身上,微微的仰首指了指李治,而后说道:“我估计老头儿身子骨不行了,那天跟母后在花园里也提起来了,时间太短,我怕他撑不到老六安定疾陵城后回来的时间,再者就是怕他时间不多了总之,现在陷入到两难了。”

  “提前让李贤回来,那么不论是父皇还是母后,肯定是不会让他再回疾陵城了,甚至还会逼着你恢复李贤的身份,而且。”李哲盯着望着身后李治跟武媚方向的李弘,停顿了下说道:“如果父皇大限已至,那么李贤就更不可能再回安西了,那时候即便是母后不说话,你也不能如此做了。”

  “说的就是啊,那样一来,君无戏言这句话到了我这里就是放屁了,而且满朝文武怎么说?这个时候满朝文武又没有父皇跟母后人,到时候一面倒的让李贤再回安西,我这个皇帝可就要受夹板气了。”李弘苦笑了一声说道。

  但就在这个时候,火车则是越来越慢,随着李弘跟李哲的身型微微的在车厢里晃悠了几下,马拉火车竟然不知道为何停了下来。

  但还不等李弘开口问询,就听到李治在上官婉儿跟武媚的陪同下,兴高采烈的说道:“好,既然那湖水看起来还不错,今日咱们就不赶路了,就在此安营扎寨,与地问天一番。”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李弘嘟囔了一句,而后拍了下同样愣在原地的李哲,两人便往车厢内走去。

  龙爹不再着急前往洛阳了,而是要在马拉火车刚刚路过的一片湖泊前扎营露宿,打算明日再出发。

  李治的心情明显很不兴奋,走下马车后便开始举目望向四周,一同下来的其他人,连同护卫等等,便开始在他的指点下,寻找着最佳的宿营地点。

  正午的阳光照在洒满湖面,如同镜面一样在波光粼粼中,带着一份光芒万丈的刺眼,湖边杂草丛生,连一条稍微像样的一点儿的残径都没有,此时正被中央军卖力的割去一大片。

  不远处的树丛下,躲着阳光的李治跟武媚,时不时指指远答陵上方,而后也不知道在一起嘀咕了一些什么,便在李哲跟李旦以及其他人的陪同下,开始往那丘陵方向走去。

  前方花孟、汪楼等人,包括中央军以及李弘的护卫,在前方为太上皇、皇太后等人开路,明晃晃的刀光桨在树林中偶尔发射处刺眼的光芒。

  人迹罕至的地方,也因为他们这近一千人的到来,突然间变得热闹了起来,密密麻麻的树林内随着开路的动静加大,栖息在枝桠上的飞禽在头顶上空响起振翅声,不一会儿的功夫,一片片飞禽便远离了被人类占领的地域,在较远的地方落脚,继续警惕的望着这一片方向。

  湖边闹哄哄的人群在准备着宿营的一切物品,皇家的仪仗在很短的时间也被飞快的树立了起来,负责警戒的金吾卫也开始了对这一片地域的侦查与熟悉,马蹄声在四周滚滚响起。

  示意尉屠耆负责所有后勤后,李弘便在惊蛰与芒种的陪同下,拿着一把躺椅在不远处的树荫下坐了下来,一盆盆驱蚊的艾草也被放在四周。

  因为需要开路的缘故,李弘身后一帮人并没有走出去很远,时不时还能听见李治豪迈的笑声,以及李哲等其他人说话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你跟父皇说什么了?”李弘附眼前一黑,一股幽香便传入到了鼻中,不用猜走知道是上官婉儿在自己的身后。

  除了温柔与她身上的香水味儿不一样外,便是温女侠对于探险的兴趣,或者是爬山的兴趣比起上官婉儿要大多了,所以此时此刻能够靠近自己的,并把手蒙在自己眼前的,除了上官婉儿外,也便没有其他人了。

  “妾身没有跟父皇说什么啊,只是母后叫妾身过去,跟他们一同欣赏那湖泊,后来不知道为何,父皇就突然下决定偷,要在这里宿营了。”上官婉儿任由李弘拉自己的双手,整个人在李弘的身后,软绵绵的趴着,用自己的下巴盯着没戴帽子的李弘的头部说道。

  被上官婉儿的下巴压追顶的某人,无法看到佳人的面孔,双手握着上官婉儿软软的兄,感受着头顶那下巴带来的力量,直到惊蛰再拿来了一把躺椅后,上官婉儿才从他身后离开,在旁边坐下。

  这几年已经完全长成绝色佳人的上官婉儿,比起当初跟李令月一同在皇宫里奔走的时候,身上明显多了一股贵气与知性美,加上又与李令月共掌坊间天下这个刊目,从而使得上官婉儿才女的美称更加的贴切。

  美丽的双眸、长长的睫毛,白皙的脸颊以及那像是画像里才能拥幽脸盘儿,给人一种心旷神怡,不由自主便在内心生出亲近与喜欢的感觉。

  恐怕这也是当初为何那苏瑰等人的儿子,故意与她们起冲突的缘故,毕竟不论是李令月还是眼前的上官婉儿,或者是温女侠,可都是一等一的绝色美人。

  所以一旦自己没事儿无聊的跑到长安城瞎晃悠,引起他人的瞩目,或者恶意的纠缠则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看着眼前的女子的侧脸,以及那望向湖面若有所思的目光,李弘心里除了男人征服的**,跟满足、成就感外,便是心底的那份怜爱之情了。

  上官婉儿从来都懂得如何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在李弘的面前,甚至哪怕是在床上,上官婉儿也不愿意让李弘看到她难堪的一面,即便是李弘欺骗着她说这样很性感,自己很喜欢等等话语,也无法彻底的打消上官婉儿心里的羞涩跟难为情。

  特别是夫妻之事时,在上官婉儿看来,房间里绝对不能有一丝丝的亮光,或者是让李弘研究她的身体,总之,在上官婉儿的心里,夫妻同房就应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进行,即便是陛下的喘息声跟她自己下意识发出的,让她自己羞涩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很清晰,她也不愿意让李弘看见,她身体在承受李弘冲撞时的妩媚风情。

  对于上官婉儿这样的习惯,李弘在几年都没有给她改过来,不得不说,作为一个男人,在征服女人这件事儿上,他是失败的。

  与上官婉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天,而后看着湖边的杂草在很短的时间,在远处堆成了一个个如小山般的草垛,一顶顶帐篷便在湖边被立了起来,用来作为篝火的地方,也被放置了大量驱虫驱蚊的药草,这些则是皇后在李弘临走时,专门让带上的。

  显然裴婉莹这个母仪天下、贤妻良母型的皇后,在他们临出发前,把更多的细节东西都为他们准备到位了。

  “看来妾身还得学习啊,如今看来还是皇后心细,懂得如何照顾陛下。”上官婉儿侧头,看着李弘的侧脸调皮的笑着。

  “指望你有一天向皇后这么细致体贴,呵呵,我估计得下辈子了。”李弘看着傻笑的上官婉儿,带着一些玩笑的打击说道。

  “那也不一定,一会儿妾身亲自为您烧烤,让您尝尝妾身的手艺,可不比御膳房的差。”上官婉儿自信满满的挺了挺丰满的胸膛说道。

  李弘看着一脸自信的上官婉儿,毫不留情的继续打击道:“但我听说前些日子,你跟温柔比试手艺,你都败得一塌糊涂?难道你连一个只会舞刀弄枪的都比不过?虽说隔行如隔山,但你这也。”

  “哪有,上一次是她拴,何况颜令宾姐姐在背后偷偷的帮她,而妾身跟前则是公主殿下一直在干扰妾身,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谁赢谁输呢。”上官婉儿琼鼻一皱,带着一股不服气跟说不出的可爱嘴硬道。

  “好啊,那一会儿咱俩继续比试,今日就让陛下给咱们做个判决怎么样?”身后响起了温柔的声音,而后李弘跟上官婉儿刚要回头,就看见头顶响起了风声,以及一团火似的从头顶飘过。

  温柔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刚刚消失,此时人却已经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红色的衫裙随着微风舞动,高挑有致的身材显露无遗,望着回过头的上官婉儿挑衅道。

  “好,我做裁判。”李弘立刻举手,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说道,但一旁的上官皇妃,脸上却是一脸的不乐意跟心虚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