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865 头疼的事情
    两个幸伙曾经都有幸与李治、武媚坐在华丽的玉辇内同行过,同样也跟着皇帝、皇后的屁股后面,狐假虎威的享受过百官朝拜、万人拥戴的嘲,但跟着自己的父亲,坐进父亲的仪仗车驾中,两个幸伙还是头一次。

    好在两人都不认生,再加上他们的爹在没有人监管的情况下,也不怎么着调,所以太子车驾上,两个幸伙可是放开了嗨,两边的窗户被两人换着趴,一会儿看看这边的风景,一会儿看看那边的风景,一会儿便是好奇的打量着李弘。

    确认着眼前的太子殿下,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父亲,要么就是回头看看跟在太子车驾后面的母妃与白婶婶,是不是还跟在后面。

    前往东宫的这一路上,也给足了李弘与两个幸伙沟通感情的时间,所以等到了东宫之后,无论是李烨还是李叶,不管是从情感上还是认知上,都已经完全接受了他这个漂泊了三年的爹。

    安杏与陈清函怀抱里的两个小人儿,在李弘离开不久后便被李治与武媚赐名李兰儿、李青,不到三岁的两个小人儿,面对李弘的样子,却是不由自主的,有些怕生的往各自母妃的怀里钻。

    安杏一直想要要个男孩儿,但等她千辛万苦的生出来后,却是一个女孩儿,所以便被皇后武媚因母亲出生于楼兰,被赐名为兰儿。

    而至于陈清函所生的男孩儿,李治更是不负责任,听到皇后给太子的次女赐名这么简单后,索性把准备好的礼记一合,开口便把陈清函的清字去掉三点水,当成名字赐给了太子的次子。

    “您们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儿臣走时把这茬给忘了,可您们赐名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于草率了?”李弘没敢在东宫多做停留,卸下一身盔甲后,就立刻屁颠屁颠的跑进了皇宫内。

    “哟,这刚一回来就开始埋怨起本宫来了?没关系,你可以把本宫跟你父皇赐的名字废了,重新给取名就是了。”武媚一见面时欣喜的表情,在此时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站在她与李治跟前的某人,不咸不淡的说道。

    太子李弘回京后拜见皇帝与皇后,自然是也不能失了礼数,所以从大食等地受贿的礼物,一点儿也没剩的都送到了宫里来。

    而且拜见父皇跟母后,太子自然是也不可能单独一人前来,于是东宫内以裴婉莹为首的几女,迸李兰儿、李青,牵着李烨、李叶一大家子便来到了宫内。

    只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被打发了出去,书房内就剩下了他们三人。

    “坐下吧。”李治看着被武媚讽了一句话,站在那里不自觉的摸着鼻子的李弘,指了指下首的椅子说道:“李贤的事情,就不能再变了吗?终归现在一切都无事儿了,孩子也大了,总是没个父亲在身旁,这终归不是皇室的仁义所在’臣上了多少奏章了,都被我放下了,想想办法吧。”

    李弘牙疼的龇着牙,看了一眼毫无反应的母后,显然母后这个时候也疡站在父皇这一阵线了。

    “儿臣想过,但……现在时机确实不够成熟,我大唐唯一的对手,甚至是比我大唐还要强大的大食,刚刚陷入混乱之中,所有形势如今还无法看清楚,儿臣深怕他们的内战结束的太快,所以必须要派一个……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去跟他们交涉,儿臣思来想去……。”李弘一边说,一边用余光打量着龙爹跟龙妈脸上的表情。

    “你思来想去,就觉得这个重量级人物非李贤莫属了?房慕青前些日子进宫,看来也是你指使狄仁杰请的了?我就说怎么无缘无故的,她竟然能够顺利的进入大明宫,站在我这蓬莱殿门口候着,是不是白纯也有参与此事儿?”武媚拿起一份奏章,看了一眼确认无误后,便扔给了李弘。

    李弘紧忙接过那飞过来的奏章,都来不及看的说道:“那总不能真便宜了波斯王子吧?一旦纳尔希耶在疾陵城势大,谁也说不好他最后为了复国投靠谁,万一倒向大食怎么办?”

    “那你就认为李贤能够节制纳尔希耶了?他手里有什么?军队?那还不是全都听你的?他到了那里,又能做成什么,你到底想让他干什么!”李治沉声问道,显得很不高兴。

    过的几日自己就要禅位,如今礼部、鸿胪寺、甚至包括宗正寺,甚至整个大唐,在李弘从大食踏入安西那一刻起,就开始忙活大唐最重大的禅位一事儿了。

    自然,自己因为要禅位,必然要把一些遗留的皇室宗亲、循规豪门之间的问题解决掉,包括身后名,记载入史册的事情,都要顺理成章的捋一遍,争融史书上,自己这个皇帝在任时,没有留下任何污点。

    所以李贤被废为庶人多年,如今就成了他禅位前最后一件牵挂的事情了,如果一旦能够恢复李贤皇子的身份,他这个皇帝,就真可谓是可以功德圆满的禅位于李弘了。

    而迟迟不曾给李弘下旨说李贤一事儿,便是因为他认同了朝臣的谏言,那就是等到他禅位、李弘继位大赦天下以示庆贺时,顺手推舟的就足以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但不曾料到,李弘这忻崽子竟然也想到了,干脆索性就在安西多逗留几日,说服了李贤前往疾陵城,彻底断绝了恢复他皇室亲王的身份。

    李弘手拿龙妈扔给他的奏章,迟迟不打开,而是跟着他的龙爹一同,佯装叹气,像是李贤这一件事儿,他也是爱莫能助啊。

    “你就别装了,本宫扔给你的奏章你赶紧打开给本宫好好看看,必须给本宫一个说法!”武媚眼神凌厉,像是一把利剑一样,狠狠的盯着李弘说道。

    李弘听到龙妈的话,心里不由得无奈叹口气,没想到刚回到长安,就要面对这件让他棘手的事儿,母后也太着急了吧,也不给自己一个跟白纯通气的机会,就直截的让自己赶紧解决了。与李弘猜想的一样,奏章的内容并非其他,果不其然是大来皇女那傻娘们与白纯之间的往来信件。

    之所以会以奏章的形式出现,则是因为龙爹跟龙妈,早就注意到了倭国有大唐皇室血脉一事儿,所以无论是什么信件,只要是给东宫,或者是白纯的信件,大明宫则是必须过目的。

    如此一来,白纯在得到远在大食的李弘的指点后,便开始以奏章的形式,通过礼部、鸿胪寺大摇大摆的与大来皇女信件来往。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如此明目张胆但决计不会被有心人发现的事情,最终还是被武媚发现了。

    所以李烨在从大明宫回到东宫时,便被白纯嘿嘿笑着,用手指头勾过去痛打了一顿屁股。

    被打的小人儿揉着屁股看着漂亮的白婶婶,却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得罪她了,为什么又要打自己。

    “如果不是你那长子说给我听,我还不知道白纯竟然敢明目张胆的靠着礼部、鸿胪寺与大来皇女通信,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了?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你那长子突然间问起我,李男跟他谁大的话,我还不知道白纯一直跟大来皇女联系着,对了,既然说到此处了,你能告诉我,到底是李烨大,还是那大来皇女给你生的李男大?”武媚这三年的时间,也并没有显出老态,倒是李治,如今头发与胡须花白的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这……。”李弘不由得一阵头大,这都几年的事情了,谁还能记得那么清楚啊,这事儿应该问裴婉莹……不对,应该问白纯……好像也不对。

    于是某人只能是曳,而后看着他龙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按理说好像应该是李烨大一些吧,这个……这个我得确定……。”

    “确定自己干了什么事情你自己都不确定Z正寺没法记入,礼部、鸿胪寺问不出个因果缘由,你这当爹的也不知道,你就任由那大来皇女要挟白纯是不是?你看看这些信件,有哪一封是正常的信件?哪一封不是借着你那叫李男的儿子,狮子大开口的像白纯要这要那的。”随着武媚的训斥,一封封信件如雪花般,从武媚一旁的茶几上,被扔到了李弘跟前。

    书房内连个宫女都没有,所以被龙妈一气之下,仍在地上的信件,还得他这个大唐的太子来拣,视线扫过每一封散开落在地面上的信件,李弘能够清晰的看到,大来皇女那贪婪的面目。什么这两天李男肚子不舒服,一闻那胭脂水粉的味道就不吃饭。

    什么这两天又不高兴了,给他的玩具都不喜欢玩儿,想给他买点儿新鲜的,可这府里却是一文钱都没有。

    总之,所有的信件,都是大来皇女贪婪的像白纯要着各种各样的东西,甚至连当年的新物种在信件中都有提及,不过好在,白纯向来还是有原则性的,从来不在这个上面做妥协。

    只是这几你给大来皇女的钱,都足以养活成千上万个李男了。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