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824 土蕃四天王
    儒家也不能说就是一无是处,最起码在君臣之道、皇权为天的时代,臣子就很难在与君王之间,发展成真正的互相敌对的仇家关系。

    虽然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程朱理学更加荼毒人心的:“上下之分,尊卑之义,理之当也,礼之本也”。

    “君臣父子,天下之定理,无所逃乎天地之间”。等等这样的更加具体的概念。

    但一个臣子面对君王时,也只能是除了遵从便是遵从,君臣之道的压制,让他们在面对天子之时,往往可以把所有的一切恩恩怨怨都抛诸脑后不顾。

    所以杨思俭如今在痛失爱女之后,能够在仕途之上再一次得到太子的重用,对于他来说,就相当于是太子李弘给了他第二生命,这让他内心深处除了感恩戴德之外,便别无其他。

    林士翎变得给人一种越来越阴森森的感觉,不过好在面对李弘时,脸上的笑容或者是眼睛里的笑意,多少还带着一些阳光的味道。

    但只要是一转身面对他人时,那眼皮子里面,谁也不知道他藏着什么阴谋诡计跟居心叵测的阴狠、冷酷。

    权毅与敬辉则是深受此人眼神荼毒最多之人,不过如今三人俱是在土蕃这一个锅里搅马勺,早就对身后的阴风阵阵习以为常。

    何况林士翎面对同僚,倒是多少还有一些肝胆相照、坦诚相待的行径,这让权毅与敬辉对此倒是大加赞赏,在土蕃一旦遇到“钉子户”般难缠的事宜,则都是会提着酒壶上家邀请林士翎“出山”帮助整治。

    敬辉以仁善、稳重称道,权毅同样是在率兵作战之上以沉稳、老练闻名,两人俱不像他们的前任裴行俭、马载那般拥有独断专行、足智多谋的魄力,所以在治理土蕃一事儿上,有时候则是容易被自己的性格掣肘,无法最大限度的发挥出都护府的威严。

    而此时跟他们二人搭班的林士翎,则就显得很重要跟特别了,在对待土蕃的一些“疑难杂症”上,向来是能够做到毫不拖泥带水的“药到病除”,而且每次还都能让权毅与敬辉二人,由衷的、发自肺腑的、并心悦诚服的为林士翎竖起大拇指。

    于是乎,久而久之,土蕃官场、贵族、豪门一道上,被敬辉、权毅奉承为药郎中的林士翎,便有了一个可以让土蕃百姓止哭孩童的绰号:药阎王。

    但并非所有人都能够看惯林士翎的行事作风,在土蕃比他们三人时间都长,已经把土蕃当成了“第二故乡”,甚至准备死后都要葬在其地的戴至德,就是怎么看也看不惯林士翎的一些作为。

    但戴至德碍于自己如今只是土蕃的一个二品大学士的身份上,并不能参与到土蕃真正的吏治工作中,所以每次家里大摆宴席喝酒时,老古董从来不叫林士翎过来。

    而林士翎每次知道自己被老古董不心漏掉时,也不生气,依然是笑呵呵的我行我素,对于戴至德的无理之举毫不放在心上。

    每次的宴席之上,戴至德都会耳提面命的以老古董的普通身份,向权毅跟敬辉唠叨几句:不该忘了殿下对你们的期望,更不用任由那药阎王胡作非为,毁了殿下辛苦打下来的土蕃江山。

    每次权毅与敬辉也都会认认真真的听,唯命是从的应是,但一到回去之后,还会一字一句的告诉林士翎,老古董又怎么骂你了等等。

    每每这个时候,当林士翎知道戴至德对他的不顺眼又加深了几分时,总是会傲然的透过窗户,面对远处被皑皑白雪覆盖的青山,深沉的说道:我这是在替殿下积累百年基业呢,就跟他老古董如今散播的大唐皇权思想是一样,都是为了我大唐着想,不过是方式方法不同罢了。

    林士翎面对窗户看向皑皑白雪覆盖的青山时,也是其无声的送客之举动,所以每次当两人看到林士翎,拿着他那一双“阴风阵阵”的双眼望向远处时,两人便会识趣的走到林士翎跟前,一个拍左肩膀,一个拍右肩膀以示安慰。

    然后两人便会不约而同的转身,把放在桌上还原封不动,上次请林士翎出山帮忙的酒,再顺手拿回去,留着下次请药阎王用。

    林士翎不喝酒这在土蕃不算是秘密,而且是自当年被太子殿下从长安街上捡回来后,这家伙就无声无息的把酒给戒了。

    权毅与敬辉,甚至是戴至德都曾经问过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怎么能不喝酒呢?这大冷天呢,撒泡尿都得带着棍子敲的地方,不喝酒你不冷吗?不用靠酒暖和暖和身子吗?

    林士翎每次都会是正色的看着三个好奇心奇重的人,没有丝毫的不耐烦的端起劣质茶水,缓缓的开口解释着:太子殿下因信任我林士翎,所以才让我林士翎来此为大唐积累功业,也是给了我林士翎实现自己最初抱负的一个机会,不论是基于殿下的信任,还是我鄙人的抱负,都不用因喝酒耽误了殿下的大事儿。

    说完后还会不屑的看着三人,而后高傲的说出楚辞渔父里的那句名言: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一杯清茗赴天山,了却君王天下事。

    “你这这后面两句不是楚辞里的吧?最后一句好像是殿下当年做过的词吧?”戴至德听着不怎么样的诗赋,每次都要点出来。

    林士翎挠挠头,也不尴尬,理直气壮的回道:“我知道,一杯清茗赴天山是我想的,前两句就是楚辞,最后一句是殿下自己的。但殿下说了,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了,不是,殿下都没有说什么,你个老古董管我这么多作甚?吟诗作赋这你也看不惯?”

    “我是替楚辞跟殿下感到冤得慌,好好的诗赋被你破坏了意境,降低了格调,失去了品味,就像就像土蕃人拿马粪靠肉串,看着就恶心。”戴至德举起杯子喝一口,毫不退让的回道。

    “喝你的酒吧。”

    “喝你的茶吧。”

    一老一少大眼瞪雄互不相让时,最终的和事佬永远都是敬辉跟权毅,但每次两人劝解老少二人时,最终都会落个面色尴尬的处境来。

    “你们两个叛徒,是不是又把昨日里在我家的宴席上,把我骂他药阎王的话,一字不落的告诉他了?”戴至德放下杯子看着从旁劝解的权毅跟敬辉,一点儿好脸色也不给,一点儿也不因年纪大而知自重,吹胡子瞪眼睛的质问着无辜的两人。

    “你们两个叛徒,我帮你们解决问题,你们还去告诉老古董?你们告诉老古董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他骂我的话重复一遍告诉我?是想说这也是你们的心声吗?你们就不能憋着不说?你们就不能不听老古董说?就不能让他憋着b样说不准那天就能把他憋死呢,下次别告诉我了!”林士翎这时候同样也会向两个劝解之人抱怨。

    一老一少配合默契,唯独留下权毅跟敬辉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但两人也不长记性,或者就是成心的,每次还都要在一老一少之间当传声筒,然后再被一老一少两人骂。

    土蕃的日子绝对不是人过的日子,更何况是他们四个肩负重担的大唐臣子,即便是戴至德如今已经把家眷都接到了土蕃,但如今年纪不饶人,就算是已经习惯了缺氧的生活方式,此时也只能是老老实实待在土蕃,跟敬辉两人一同掌控土蕃,而不给他人有可趁之机。

    所以四人之间的这种看似不和谐的一幕,却成了他们四人在土蕃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互相打趣、挖苦彼此,已经是他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有些时候让着他一些,当年就是我,在朝堂之上跟他争辩时,心里多少也有些害怕的。毕竟是一代大儒,博览群书、学富五车,又岂是我一个半吊子能够辩的过的。现在就给敬辉去信,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自今日起,戴至德每日饮酒不得超过二两是不是少了点儿?”李弘看着权毅跟林士翎问道。

    林士翎与权毅急忙点头,这个时候能够给老古董多争然些就争然些吧,别等回到土蕃后,自己再被没酒可喝的老古董烦死。

    “那就三两吧,至于酒嘛权毅,以后酒就由你出了,不对,以后戴至德的日常生活所有用度都由你出了,包括林士翎、敬辉的。”李弘丝毫不理会脸上表情开始抽抽的权毅,四十五度仰天沉思着说道:“就以过冬补助的名义吧,每年只要他们三人感到冷了,你们家商队就得免费给他们送去煤炭、衣物、饮食等方方面面,不得收钱,这个你可以告诉你老婆义阳,就说是我说的。”

    权毅有些为难的看着李弘,在林士翎快要憋不住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意时,才吞吞吐吐、扭扭捏捏的说道:“殿下,末将说句大不敬的话您可别生气啊,末将这皇家驸马可没有您想的那么好当,这这财政大权一直都是公主殿下说了算,末将给她去信怕是怕是没有那个说服力啊,恐怕还得麻烦您亲自给她去信。”

    “她现在都一大富婆了,长安城还有比她有钱的人吗?怎么还把钱看的那么重?她财迷褒!”李弘眼珠子一瞪,像是要吃人似的看着权毅。

    被李弘吓了一跳的权毅,吞了口唾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旁边的林士翎替他解释道:“殿下,您是有所不知,其实义阳公主殿下管他的钱财,是怕他在土蕃找几个小的,您看这一表人才、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土蕃的大姑娘斜妇,每天都有不少冲他抛媚眼、卖风情呢,巴不得把全军骗到自己的床上呢。”

    本章完)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