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717 与房慕青解惑
    走到蓬莱殿门口的李弘,与正准备进入蓬莱殿的房慕青走了个照面,两人站在寒风凛冽的宫殿门口,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沉默了许久后,房慕青像是猛然醒悟般,才躬身向李弘行礼。

    “要下雪了。”李弘伸出温暖的手掌,感受着寒风说道。

    “是。”房慕青淡淡的说道,大家闺秀的风范犹存,只是,身上又多了一些成熟的稳重与深深的哀伤般。

    “你想让他回来?”

    “是。”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房慕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有些事可以永远后悔,因为有人永远给你机会让你改正,有些事做过了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结果有时候能够承担得起,有时候,就需要用一辈子来承担,有时候就得用命来承担,最终他疡了后者,对吧。”

    “他变了。”房慕青说了三个字后,又开始沉默了。

    她发现自己一路上想好的说辞,在面对李弘时,在面对夫君给李弘带来的创伤时,面对李弘的位置互换后的质问时,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我也变了,bet体育在线投注都变了。”

    “最后一次机会吧,您以前原谅了他很多次。”

    “原谅太多了,机会也给的太多了,本来都挺好的。”

    “他真的变了,他不再贪婪了,他心里没有猛虎了,他只想过一辈子平凡人的生活,而不是放逐到异国他乡,任由他自生自灭,这……太残酷了,不公平。”

    “这世间有公平吗?”李弘冻的通红的手此刻才缓缓收回,零散的雪挥住了一个,但很快就在掌心融化了:“机会是公平的,我给他了,想回来也是公平的,也给他了,抓?会就好。”

    “他没有办法的,放逐到异国他乡,与那些野蛮人去争权夺利,他没办法赢得,他会……会死的,看在李光顺跟李光仁还小的份上,让他回长安幽禁我们夫妻。”房慕青眼中闪烁着泪花,加重语气说道:“哪怕一辈子都行。”

    李光顺与李光仁在两个宫女带领下,站在蓬莱殿门口不远处的大树旁边,眼神中带着一些敬畏跟害怕,兄紧紧的着宫女的衣襟,却是不敢过来向站在皇奶奶门口的太子殿下跟母妃行礼打招呼。

    “你知道这棵树吗?”李弘看着地上枯黄的落叶,被寒风吹向四面八方,淡淡的问道。

    “好几年了,我还没有嫁给李贤时,母后就不再允许任何人清扫这棵树掉下来的落叶了,哪怕是刮落到了这里,也不准任何人清扫,就那么任由落叶铺洒在地面上。”房慕青抬头看了一眼李弘,而后冲着树下的李光顺跟李光仁,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我保证他们两人会得到与其他皇室郡王一样,茁壮成长的,不会有人欺负他们。”

    “这棵树跟您有关系?”房慕青反问道。

    看着李弘向两名宫女示意后,那两个宫女才敢带着李光顺跟李光仁,匆匆走到李弘跟前行礼,而后才走进了蓬莱殿内。

    房慕青的手显得比白纯她们的手粗糙多了,显然是宫女太监过少,有些事情需要亲磷为,所以才使得原本白皙的双手,开始生出茧子了吧。

    房慕青在李光顺跟李光仁的头上抚摸时,李弘一直注视着那一双手,心里不由得有些惋惜。

    “嗯,有关系。”

    “……。”

    “当年……大概我两三岁的时候吧,找到了一棵树苗,便跑到朝堂上,着正在上朝的父皇的手,而后在太极宫母后的宫殿门口,种下了这棵树。”

    “后来移栽到了这里,依然是在保护下茁壮成长。”

    “旁边李贤曾经栽种过一棵,可惜没半年就死了,知道怎么死的吗?”

    “不知道。”

    “他每天都要浇水,每天都要施肥,他很想他那棵树在最快的时间超过我的那棵树,所以死了,这怪不得别人,对不对?”

    “对。”房慕青明白那棵树是怎么死的。

    “他却说是因为我的树,每天晚上都会偷走他浇的水,抢走他施的肥,所以才导致他的树没水喝,然后渴死了。”

    “是他自作自受。”房慕青的目光变得越来越黯然。

    “从那以后,母后便不再让人清扫这棵树掉下的叶子,每年都如此,每年这里的树叶都会洒落厚厚一层,李令月曾经在洒落的树叶上面跟李旦打滚儿,但李旦被母后揍了,李令月却逍遥法外了。”

    “母后心疼那些树叶吧。”房慕青能够想象的出,李令月一定会指着李旦告状道:“是他把我推到在树叶儿上面打滚的。”

    “母后安慰李贤说:‘说不准有一天这些叶子落下来后,会变成肥料然后救活那颗被浇水浇死的树’,但他不信。”李弘叹口气,高高的树枝上,有着几个鸟窝,母后也不让人动,这棵树,如今在蓬莱殿外,比任何东西都被母后看重。

    “李叶的名字由来便是如此么?”房慕青依然低着头,脚下的一片树叶,挂在她的裙摆上,踩碎它容易,但是……有多人敢踩碎蓬莱殿门口这棵树掉落下来的叶子?

    怕是还没有人吧,除了叶子的父母外。

    “母后希望这棵树掉落的树叶能够救活那棵树,所以那棵树依然不死,但咎由自取的结果就是,或许换一个地方扎根,他便能活得很好。正好,也算是开枝散叶的一种,不一定非要在皇家,也不一定非要在长安,甚至不一定要在大唐才能顺利的活下来。”

    “会飞的蒲公英,花开后随风飘落的其他地方,孕育着新的生命,绽放着离花族的美、传播着一种新的声明方式。”房慕青显然对蒲公英很清楚,甚至连习性都知晓一二。

    “蒲公英没有野心,只是为了活着。这是李哲送给我的信,一直带在身上,没机会给你。所以,进去之后,不必再向父皇跟母后求情了。”李弘手冻的通红,一直在寒风夹裹着的空中,抓啄怕一个能够稍作停留的雪花,却一直没有成功。

    看着李弘冻的通红的手,递过来一封奏章形式的书信,房慕青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郑重的双手接了过来。

    “手冻的通红,心里也疼,但有时候就是没办法,不冻还不行,也是为了活着,对吧?”

    “多谢殿下替……慕青解惑,慕青以后绝不会再提及。”房慕青盈盈一拜,泪水也随着夺眶而出。

    太子殿下用树形容着他与李贤之间的竞争关系,同样伸出手在寒风中等待着温暖,却是连一片雪花也接不住,兄弟如手足,但弟却不知道,只给了兄更多的寒冷。

    望着那高大的背影离去,房慕青也知道,自己未曾开口说出的,留下李光顺跟李光仁,自己去安西陪李贤的要求,显然太子殿下是不会答应的。

    夜月坐在温暖如春的东宫丽正殿内,奇怪的看着宫女有些古怪的神色,正纳闷的要问她怎么了时,突然间觉得后脖颈处像是被人塞进了一块冰一样,冰的她直接从绵软的沙发上窜了起来,尖叫声随之而来的从嘴里发了出来。

    “讨厌幼稚不幼稚!不行,我也要冰你一下才能扯平!”夜月拉扯着李弘的衣服,不顾自己整个玲珑的身躯都已经黏在了李弘的身上。

    虽然说如今是冬季,每个人身上的衣服不如夏天那般薄,但在温暖如春的丽正殿内,没有人会把自己包裹的像粽子一般,因为那样的话,待不过一刻钟,人就会热的冒汗。

    感受着怀里温暖柔软细腻的躯体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李弘腾出一只手按坠月的两只手:“你是不是傻啊,你手那么热,放进去我也不冷啊。”

    “那我不管,冰死我了你刚才。”

    “你刚才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不会是想你王兄要你嫁给的那个人吧?”

    “胡说八道,我才不会想呢。你想出办法没有?王兄又来信催促了。”夜月放弃了报复李弘,因为她感觉到某人的一只手放的不是地方,所以她一口在某人的手臂上咬了下去。

    “你们都属狗的啊,怎么都喜欢咬人。”李弘嘴里吸着凉气,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但却被夜月死死的摇了,钻心的疼,跟大来皇女咬到胸肌的疼真是相差无几。

    “说,还有谁咬过你?婉鱼姐、白姐姐从不咬人,安杏是不是?陈清菡?她那么温柔贤淑,怎么会咬你?你是不是欺负她了?”夜月松开嘴,拉着李弘的手臂,看着手臂上清晰的牙印,很满意自己的得意之作。

    “管那么多干什么?”李弘抽回自己的手臂,宫女刚想递来锦帕让李弘擦掉手臂上的口水,却被夜月蛮横的阻挡,不让擦拭。

    无语的李弘只好随意在夜月的胸口蹭了蹭手臂上的口水,在夜月发现这个色狼又占自己便宜,想要再次报复时,却见人家拿起了案几上的奏章,正在聚精会神的看。

    “完了,你那王兄真是不长记性,还想过来让我揍他,怎么办?揍还是不揍?”

    “揍他,竟然敢逼迫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某人夫唱妇随的说道。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