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行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李令月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穿着公主特有的服饰,整个人显得典雅大方,加上这篇短文被她娓娓道来,倒是有股书香门第、大家闺秀的风范,与平时逗李烨、李叶时的样子完全不同。

  “陋室铭?这几日天天待在东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上朝就是在东宫,然后他就給朕憋出这么一篇短文来?人家长安士子,借着上元节,哪一个不是夸耀我大唐花团锦簇、国泰民安,到他这里就給朕来……。”李治放下毛笔,来不及细细体会,便凭对李弘的第一感觉,开始怪罪起来。

  武媚拉着李令月的兄起身,看着李治苍劲有力的字迹,细细看了一遍后,笑着道:“殿下还未明白吗?这是开始学会了以文字来谏议您,停建与民同耕的行宫了。”

  李治扭过头,脸黑的毫无表情,背着手踱着步子:“裱起来吧,朕要建行宫,他跟你玩境界,你跟他讲境界,他跟你讲道理,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拼实力!为什么现在他李弘做什么都可以,我建一座行宫就不行?”

  武媚细细品味着那篇短文,看似很短的文章,却把一个人在高尚的品格,追求的洒脱境界,完美的呈现了出来,字里行间的高山仰止、自信与傲然跃然纸上。

  并以此来告诉他父皇,海外祥瑞的施予天下的祥瑞,惠民利国才是真功绩,建造行宫显皇权功绩,显然是比起这篇陋室铭的高风亮节、洒脱写意的真性情,则是落了下乘啊。

  “你说什么?还给了上官仪一篇?这是你偷偷背诵的?还千叮咛万嘱咐切莫告诉我跟你母后?”李治瞪着眼睛,微微低头,看着个子已经快到他肩头的李令月,惊讶的问道。

  “嗯,只要是給上官仪的,说让上官仪品评一番他最近的心得,还有就是,如果觉得好呢,就在朝堂上还给他再。”李令月点头说道。

  “这哪是让上官仪品评啊,这是要借众臣子对这篇文章的口碑,来向他老子我施压啊!”李治咬牙切齿,忻崽子现在不跟我正面抗衡了,改玩儿迂回战术了。

  武媚却是奇怪的看着一脸真诚的李令月,这芯头片子从型聪明伶俐,跟她皇兄斗智斗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能不明白李弘对她的叮嘱?

  她难道看不出来,李弘对她的千叮咛万嘱咐,就是为了以她之口,把这篇短文,告诉陛下跟自己?

  “母后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儿吗?还是说儿臣现在又变得漂亮了?”李令月看着武媚那仿佛能够看透她心底深处的眼神,急忙打断武媚的思绪问道。

  “没羞没臊,这世间哪有自己夸自己漂亮的?”武媚白了自我感觉良好的李令月一眼说道。而后果断放弃了提醒李治,本来她就不赞成陛下建与民同耕的行宫,如今有了这篇极为上乘的文章,又有了朝臣的压力,想必陛下在此事儿上,自然是要再仔细斟酌一番了。

  “有啊,皇兄就天天对着镜子夸自己帅呢,哎呀,我怎么这么帅呢,我怎么越来越帅了呢,我怎么一天比一天帅呢?要不然就是迸李叶,你怎么这么漂亮呢,你怎么越来越漂亮了呢,你怎么一天比一天漂亮呢。”李令月耸耸肩膀,表情则是显得很镐,显然自己刚才的话语,比起皇兄来,那可是差之千里。

  “你跟着他就不能学些好么?怎么他那些劣迹你一碰就会,这做文章你怎么不学学?这陋室铭显然你皇兄也是用了极大的心思的,要不然,怎么可能作出这么上乘的文章来,以后啊,多学学你皇兄身上的学问才是正经。”武媚看着十四岁的李令月,心里有些发愁,这孩子能不能嫁的出去啊。

  无论是李治还是城阳,都有意把李令月许配给城阳公主的儿子薛绍,但……现在的李令月好像压根儿就没有这个想法儿。

  顺着李治跟城阳的意思,让薛绍跟李令月两个人打欣处,但斜候每次两人在一起玩耍,总是薛绍哭着回去了,那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而李令月每次则都是兴高采烈的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宫里。

  或许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那就不如等长大一些看看,就连李弘都认为,李令月要是能与薛绍成亲,也不失为皇家的一件大喜事儿。

  但可能是薛绍斜候跟李令月玩耍,被戏弄的留下了心理阴影,每次见到李令月时,薛绍就像是见了李治一样,甚至比见了李治还要紧张,脸上通红,举止唯唯诺诺,根本就不像是个男子汉。

  不过好在,年长之后,李弘不在长安时,李令月有什么事儿找薛绍帮忙,薛绍都会痛痛快快的答应,每次办好了,不求李令月能够表扬他一番,只要不说不责他不及皇兄的一半就行。

  武媚无语的看着父女俩人说话,心里再次无奈的叹口气,李令月心高气傲,如今找驸马的标准,一直都是以李弘为示范,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可天底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太子,就只有这么一个不尊皇家礼范的东西。

  这上哪儿給你找第二个去?倒是有第二个,就是她李令月,这么两人已经让武媚跟李治操碎了心,再多这么一个驸马,皇室得乱成什么样儿了得?

  “行啊,那你告诉他,显庆年时因他而改动的新礼,大部分内容都因为他被立为太子后,而未曾遵循古礼,我现在看着不满意了,我打算下旨,以后五礼:吉、凶、军、宾、嘉(婚),都按照周礼来施行。”李治挑着二郎腿,悠悠哉哉的对李令月说道。

  “父皇,能不能不让儿臣去,您派花吉去好不好?”李令月小脸儿快要皱成一团了,央求的爷着李治的胳膊说道。

  “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儿有求于他?不然的话,这种事情,你都是自告奋勇的要去的啊?他经常卖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这次你却帮着他呢?”李治很好奇,芯头平时恨不得李弘一天被自己跟皇后训斥八遍,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开始躲避起李弘来了?

  “哪有,儿臣只是觉得这是您跟皇兄的事情,儿臣不方便参与,何况这是朝堂政事,儿臣只是公主,如果被皇兄治以扰乱朝政的罪名,儿臣太平公主的贤名可就毁于一旦了。”李令月急忙矢口否认,辩解的说道。

  “你肯定有事儿求他,说说,父皇也能帮你不是?这天下还是父皇的,那皇位他现在每次朝会不也还是不敢坐?把你的难处说出来,父皇为你做主。”李治拍着胸脯向李令月自信的打包票。

  “我真没事儿找他。”李令月嘟着徐否认道。

  如今在她心里,谁不知道大唐的江山、大明宫的朝堂,是太子殿下李弘说了算。

  至于父皇,呵呵,现在不过就是个名义上的皇帝罢了,要不然建个与民同耕的行宫,会这么费劲?还要以周礼要挟人家答应他。

  呵呵,我李令月才不会上当呢。

  “可是关于那薛绍的?”武媚从旁听出了端倪,看着李令月的俏脸上,渐渐爬上了一抹红晕,看来十四岁的丫头,开始渐渐动情了。

  “薛绍?关他什么事儿?儿臣没事儿求助皇兄的,只是觉得……陋室铭说的对。”李令月打算一扛到底,这一次坚定的站在了她皇兄一边。

  李治看着大义凛然的李令月,心里不免哀叹起来,哪一个父亲不希望做自己女儿的保护神?哪一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亲闺女,把自己当成无所不能的神一样看待?

  但李令月现在不这么看了,她开始用自己的眼光跟思想,开始判断一件事情,在大唐找谁有用,找谁没用了。

  很明显的,现在自己这个皇帝,还不如东宫那个太子在人李令月心中有分量啊。

  “唉……。”李治曳叹息道:“朕老了,不中用了,太子与朕对着干也就罢了,如今就连朕最为疼惜的公主,都觉得朕无用了,不如她皇兄了,唉……可悲、可叹……。”

  “行了,收起您那唉声叹气的样子来,李令月都跑了,您这是做给妾身看的吗?”武媚看着在李令月,在李治发出第一声叹气时,便偷偷跑出去的身影,没好气的提醒着旁边的孤寡老人道。

  “啊?跑了,死丫头片子跑这么快?一点儿也不心疼她父皇!”李治脸上的愁眉苦脸消失殆尽,而后看着武媚八卦的问道:“城阳最近那里有什么消息吗?这两娃儿,现在真的走的很近吗?”

  武媚也叹口气,双眼放空说道:“前两日城阳进宫,跟我说起薛绍想要从军一事儿,还在感叹,向来不喜军伍的薛绍,为何一下子变了性子了,现在看来啊,很有可能是李令月在背后怂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