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唐谋天下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698 盛会
    喧嚣热闹、和谐美满的元日,向来是唐人最为喜欢的节日,无论是皇帝还是朝臣,或者是豪门商贾,亦或是黎民百姓,在元日的几天时间里,每个人都像是刻意的维持着喜气洋洋的氛围,或者是真正的流露出内心的喜悦。

    总之,行走在繁华的长安城内,能够看到的便是满眼的喜气洋洋的节日氛围,随着长安城的扩大,无论是唐人还是外邦人,对于突然间变大的长安城,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每每节日里的一些让百姓流连忘返的景点,自然还是如从前那般游人如织,热闹非凡。

    但一些只有在元日里,这个特定的节日里,才会出现的一些娱乐性质的活动,则因为长安城的变大,而变得比往年更多了一些,这让原本不想错过每一个活动的百姓,不得不因为自己的“贪婪”,开始幸福的抱怨着,长安城太大了,大到确定去看东市的活动后,必定要错过西市的活动。

    确定前往外城相聚的人士,必然是要错过内城的娱乐项目,或者是一些官方的仪式。

    人们贪婪的不想错过长安城内,每一处精彩纷呈的活动,但因为越来越多的密集多动,让他们不得不开始犯难,纠结、矛盾的疡着,更加多姿多彩的节日活动。

    但对于孝儿来说,节日里可以不必理会娱乐活动的质量好坏,只要能够在节日里,得到大人们对自己放肆行为上的宽容,能够一年一度的、独立自主的花一些压岁钱,才是他们心中最为期盼的事情。

    新衣裳可以让一个孝子兴奋一夜,但当第二天在浑然忘我的玩耍中,一身新衣裳则早就失去了,对孩童们行为的控制,不到一天的光景,自然是会变得脏兮兮的跑回来。

    但相对来讲,女孩子在这方面就要理性很多了,无论是在元日里的自由的钱财挥霍上,还是对自己一身新衣裳的顾及中,都要比男孩子要理性的多,也要感性的多。

    李令月早早就派自己的贴身太监冯少年,拿着自己的名刺,前往中书市书令的府邸,去邀请她的好友上官婉儿来宫里玩耍。

    整个皇宫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其热闹的氛围,以及豪奢的布置,相比于往年则是花费了更多的银子。

    即便是如此,大唐依然还有雄厚的资金,用灿烂的灯火装点着整个长安城的各个景点,无论是寺庙、道观还是外邦人居住的市政坊、大雁塔等等,都被明亮的灯火以及喜庆的物事装点一新。

    整个长安城,在元日的晚上就像是一座不夜城,宵禁早就提前两天被塞,人流如织的长安城,仿佛进入到了不知疲惫的十二个时辰的连轴转中,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街头巷尾、城坊之间,从来不缺人们游走其中。

    而让整个长安城的人们颇感到意外的是,朝廷竟然一直持续的給朝臣放假,直到上元节,也就是元宵节的这一天,竟然还从来没有要求过甚至是提及过上朝一事儿。

    仪凤三年上元节的黄昏,正是一年以来,最为仑、喧嚣、热闹的最佳时期,暮鼓声从钟楼内缓缓的响起,其声音仿佛都带着节日的喜悦,向长安这个不夜城的四面八方传去。

    整个皇城内,灯火通明如同白昼,甚至是角角落落都洋溢着一派祥和喜庆的氛围。

    暮鼓晨钟敲响了最后一次,一支顶盔贯甲的军队,忽然间从城门口处踩着整齐的步伐,押送着好几辆保护的极为森严的马车,在明亮的刀枪剑戟的护送下,缓缓进入了皇城。

    而后只见这些兵士随着一道道命令,有序的开始从马车上卸载一箱箱的东西,每一个人的动作都是极其心谨慎,每一个人的脸色既有紧张与凝重,也同时透露着一丝丝的兴奋不已。

    没有人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长安百姓因为提前得到了朝廷的通知,所以当城武卫骑着身披红绸的喜庆战马,开始净街皇城外四周的前两条街道时,人们自然而然的配合着城武卫往外面退去。

    “怎么回事儿?今天到底有什么惊喜?”被净街后的两条街道外面,其他的街道上,挤满了乌压压的人群,一个个翘首以待,不知道朝廷今日要做什么,竟然如此神秘,又是多日不曾出现的城武卫,又是顶盔贯甲的森严兵士进入皇城,这让人们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抬到了最高处。

    人群里窃窃私语的百姓,没有一个人怀疑皇宫是不是发生了政变,或者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因为在之前,人们已经接到了讯息,上元节这一日,整个皇城以及四周的两条街道,都会被朝廷戒严,但到时候你们会看到平生未见的景象。

    李治与武媚被李弘与裴婉莹等人,邀请到了大明宫内的空中花园内,站在温暖如春的楼阁中,望着脚下长安城内的各个景点,原本日夜通明的景点,在今日却是一个也没有被灯火点亮。

    而包括整个皇室宗亲在内宗亲,此时也已经缓缓步上楼梯,在李治与武媚、太子妃与白纯、李令月跟上官婉儿的身后站定,一个个神色喜庆好奇,不知道李弘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而在大明宫的空中楼阁下方,原本同样是用于集会、朝贺的宫殿门口,则是站着大唐在长安的所有官员,一个个穿着喜庆的便服,同样在窃窃私语着,猜测着太子殿下今日主导这一切,到底是想干什么。

    无论是空中楼阁内的皇室宗亲,还是下方大殿前的朝臣,随着礼官在冗长的祭天告表完毕后,这才缓缓的坐在早就为他们备好的椅子上。

    李治怀里迸李叶,武媚怀里迸李烨,两个幸伙今日也是特别的乖巧,被皇祖父与皇奶奶抱在怀里不哭不闹,显得很安静。

    “这李弘人呢?”武媚皱了皱眉头,侧身看了看裴婉莹跟白纯,现在在她眼里,东宫像是有两个女主人一般,有时候白纯不知道的事情,裴婉莹知道,有时候则是相反。

    甚至有时候东宫内,需要太子妃拿主意的事情,白纯都能做主,而濮王府需要白纯定决的事情,裴婉莹都能够理所当然的给出决断。

    这让武媚不得不有些佩服李弘调理后宫的手段,看白纯跟裴婉莹的相处,让她心中在探究时,问号则是越来越多。

    “母后,殿下此时应该在皇城忙着呢,估计很快便会上来吧。”裴婉莹乖巧的起身,微笑着看着武媚轻声答道。

    “搞什么嘛,金吾卫被调动了,中央军被调动,城武卫被调动了,神机营也被他调动了,要不是早有跟我说,我还以为他李弘要造反呢。”李治大大咧咧的说道。

    过完元日,李治正好满五十岁,所以如今说起话来,越加的口无遮拦,丝毫不在意自己身旁脸色有点儿抽抽的纪王李慎跟其他几个王爷,也不理会那兰陵、新城、城阳向他翻白眼,依然是毫不顾忌的说道。

    裴婉莹听着李治大上元节的,嘴里冒出的话语,吓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要不是旁边的白纯,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恐怕多半就要在整个皇室面前出丑了。

    “公主殿下,吉时已到。”李令月的贴身太监冯少年,悄无声息的走到正在跟上官婉儿叽叽喳喳的李令月跟前,小声的说道。

    “啊?这么快?准备传下去吧。”李令月扭头愣了下后说道。

    冯少年躬身应了一声,而后躬身后退,随即心中默默的有节奏的数着数字,而后站在了空中花园的大殿门口。

    李令月看了一眼上官婉儿,而后长得越来越“祸国殃民”的她,俏生生的走到李治跟前行礼,声如黄莺般的说道:“儿臣李令月梗父皇得海外祥瑞,步知命之年,祝您龙体安康、大唐万年。”

    而后李令月也不等神情错愕的李治跟武媚反应,径直扭身在一名太监打开玻璃窗后,冲着外面清脆的喊道:“吉时已到。”

    “吉时已到……。”随着冯少年在大殿门口听到李令月清脆的声音后,而后便开始朗声向夜空喊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便是此起彼伏的吉时已到的声音,从空中楼阁往前方的皇城飞快的传去。

    李治与武媚面面相觑,甚至就连裴婉莹、白纯、兰陵以及纪王等人,都不知道李令月这是在搞什么鬼。

    但就在最后一声破了嗓子的吉时已到喊出来时,武媚跟李治两个人鼻子差点儿气歪了,整个空中楼阁的其他人,也是神情一片惊诧。

    因为听那破了声的嘶喊声,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李旦发出来的,像是狼嚎,更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发出了一声惨叫声。

    但就在众人错愕,百官惊愕时,一声利箭声突然间在皇城高空处响起,但不同于在夜色中,只能听见声音,看不见其形普通利箭。

    这一道利箭声,竟然带着一丝灿烂的花火冲天而起,像是那流星一般直冲夜空而去。

    “这是什么!”武媚与李治同时站了起来,有些不可置信的从空中楼阁的玻璃窗前,打量着脚下的长安城。

    原本整个长安城内,一片黑漆漆的景点,在利箭拖着灿烂的花火,消失在夜空后,瞬间被明亮的灯火,从东往西,一个紧挨一个的被点燃。

    随着每一个景点的被点燃,站在空中楼阁内的所有人,包括前方大殿门口处的百官,自然是把这神奇的一幕菊眼底。

    整个长安城,瞬间又变成了一个更加灯火辉煌的不夜城。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