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唐谋天下 > 正文
  裴婉莹跟房慕青,以及花孟、惊蛰,包括沛王府其他下人,默默的注视着原本愤怒的李贤渐渐平息下来,盯着太子李弘看了半天,突然间开口说道:“好,我相信你!跟我来!”

  两人缓缓走出正厅,并没有带任何人跟随,单独两个人走过曲折的廊亭,蜿蜒到当初李贤与房先忠议事的房间门口,门被李贤亲自打开,待李弘施施然的走进去,李贤随即也跟着走了进去。

  房门关上的霎那间,门口便涌来了不少沛王府手持横刀、弓弩、马槊的家臣,把这一栋独立的宫殿包围了起来。

  房间内,李弘悠然的转了一圈,啧啧称叹,这样的房间,恐怕也就是父皇、母后的寝殿,以及的寝殿可以比拟了,哪怕是洛阳宫里的豪奢,跟这里比起来,都是要差上不少。

  “房先忠真舍得给你花钱啊。”李弘边曳边在位子上坐下来。

  李贤默然不语,一反超,竟然主动的给李弘斟茶倒水,而后在李弘旁边坐下,冷冷说道:“你刚才那番威胁我,到底是想说什么?现在没有人,你可以说了。”

  “骆宾王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李弘淡淡的看着李贤问道。

  “知道,在扬州。”李贤皱眉,不知道老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既然你知道骆宾王已经身在扬州,那么你就说说你跟中书市书令裴炎之间的事情吧,我很想知道,你俩现在到什么程度了?”李弘自信而轻松,嘴角还挂着一抹笑意,但这两句话,却是让李贤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内心更是震惊到无以复加。

  李贤右眼帘不由自主的跳动着,闪烁着矛盾纠结的光芒,自己与裴炎之间确实有合作的迹象,不过也才刚刚开始,老五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不能说。”李贤矛盾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疡了拒绝。

  “不能说?”李弘真想再给他一巴掌,这个白痴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仅凭他的力量跟智商,是完全斗不过老奸巨猾的中书省的中书令裴炎吗?

  “是,不能说。”李贤决定死扛到底,裴炎确实找过他,希望自己加上五姓七望的势力,能够助他取得尚书室仆射的位置,而不是呼声最高的房先忠。

  同时,为了打动自己支持他,甚至许诺,在他上任尚书室仆射之后,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支持他扳倒李弘,倡议立他为太子。

  所以此刻面对李弘,这些话他是无法说出口的,他不知道自己说出口的话,以老五的性格,会不会直接就把自己连同裴炎一起杀了!

  “最近从扬州传来一句歌谣,你可听说过?”李弘不再紧逼李贤,淡淡的问道。

  “扬州传来的歌谣?呵,江南的歌谣多了,总不能我要天天收集这些吧?”李贤嗤之以鼻的说道。

  李弘不以为意,笑着点头念道:“一片火,两片火,绯衣轩当殿坐。知道什么意思吗?”

  “一片火,两片火,绯衣轩当殿座?”李贤拧眉喃喃念道,一时间猜不透到底是什么用意。

  “两片火念‘炎’,‘绯衣’是个‘裴’字,‘轩’是个‘子’字,‘当殿坐’表示昌隆,是个‘隆’字。裴炎字子隆,可对?”李弘笑着继续问道。

  “当殿座?岂不是说他裴炎可以当皇帝了?”李贤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皇帝二字说了出来。

  “不错,确实是这个意思,如此一来,你还觉得他会支持你吗?还会觉得右仆射是他想要的位置吗?”

  “但仅凭他一个人想要造反我大唐,你觉得可能吗?”李贤冷笑了一下,不觉得这样的歌谣能代表裴炎想要造反。

  “仅凭他一个人自然是不可能造反,但这首歌谣却出自扬州,扬州谁是刺史?曹王叔一直看不起谁?如果裴炎联合他呢?而你夹杂在里面,你不觉得很可疑吗?”

  “我不懂,你最好说清楚点儿。”李贤很烦李弘仗着他手里的资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要是自己手里有那样的资源,自然也能猜透裴炎的真正目的,就不会现在犹豫着该支持房先忠还是裴炎了。

  而之所以自己火烧吴王府,确实是有支持裴炎多一些的想法儿,毕竟,按照他与房先忠的计划,现在最重要的是按兵不动,先成家立业,而后在伺机而动,对李弘发起刁难。

  所以他私自决定火烧吴王府,被房先忠知晓后,在自己被老五押送回府里后,房慕青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把一封房先忠的信交给了他,表示愿意放弃争纫仆射的位置,但条件是希望他不要与裴炎勾结。

  信中同时也像李弘今日所说这般,裴炎在中书市书令一职上多年,已经积攒了足够多的人脉,完全不是表面那么简单积弱,如果与他相交,到最后怕是吃亏的是他李贤。

  而现在,李弘也来警告自己,难道李弘不晓得,自己才是他最大的敌人吗?才是他最大的威胁吗?

  “曹王叔最最看不起的,想来便是当初被高祖赐姓的李勣了吧?李勣之子李震早死,所以李敬业便直接继承了他祖父李勣的英国公的爵位,李敬业任过柳州长吏、眉州刺史,如今再任扬州刺史,如果他与裴炎联手,坑你跟曹王叔就跟欺负傻子一样,你信吗?”李弘懒懒的说道。

  自己把骆宾王放到扬州,就是想看看,李敬业是不是还会如历史上那般招揽骆宾王,会不会让骆宾王为他写童谣传给裴炎。

  裴炎中书令原本早该任仆射之职,但不巧却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成了尚书令,因此阻绝了他任仆射之职的路,而这自然是让原本就一直野心勃勃的裴炎,开始利用李贤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我李贤就那么好坑?哼,我要是不想答应的事情,他求我也没有用。”

  “但他许给了你你想要的不是吗?”李弘快速接话道。

  李贤沉默,他不知道李弘到底想干什么了Q道他真的是为了救自己?

  “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裴炎想要以什么事情加黑我,你用高兴才对。“李贤想了半天才说道。

  “我不想让你被朝堂之臣坑死,那样的话,就太给皇室丢人了你。给你看看这个。”李弘递了一张纸条给李贤。

  “青鵝?这是何意?”李贤纳闷道。

  “所以我才会问你,你跟裴炎合作到什么程度了?”李弘叹了口气问道。

  历史上很多人说李贤的死是因为与武媚争权夺利才导致的,实则在此过程中,有一大部分原因便是李贤上了裴炎的当,被裴炎加以利用而致的结果。

  虽然整个历史事件笼统的指出了李贤因被污蔑谋反而死,但其中的细节,却从来没有任何记载,而身在历史滚滚车轮中的李弘,在经历这一切的时候,李弘才会发现,这中间的细节有多么的错综复杂。

  李敬业的一首童谣,让裴炎动了能够当皇帝的心思,而因为此事儿,裴炎自然也要拉上皇室有野心之人,如此才好高举清君侧之义旗,斗倒如今在朝堂有影响力的两个人,那就是武媚与李弘。

  武媚与裴炎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和还是不和,身为大唐帝国的高层,在政 治 斗 争中,永远不会把这些体现于表面上。

  但两人之间,绝对不是表象上那般融洽,要不然就不会在李弘跟李治在辽东时,在柳京城被围困时,在李贤被武媚放回自己的王府后,裴炎一直都疡了龟缩不出,任由武媚调动李弘留下的一千咐营进宫。

  裴炎一边疡了龟缩,一边同时也对李贤进行了轻微的接触,他想要的,便是摸清楚李贤到底有多大的野心,是不是足够让自己觉得自己的支持是值得的。

  武媚处政可以给裴炎一个很好的借口来举清君侧的义旗,但李弘乃是大唐太子,想要再举清君侧之旗帜,那么就必须让李弘跟李贤两人之间有冲突,显而易见的是,李贤正好符合裴炎的标准,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裴炎拉拢的对象,成了裴炎手里的一把尖刀。

  “你先告诉我青鵝是什么意思?”李贤不答反问道。

  “青字可拆分为十二月,鵝字拆为我自与,裴炎是在表示,要在十二月于城中为内应,难道你不知道?”李弘很诧异的问道。

  “我不知道,他没有说。”李贤肿胀的脸颊此刻变得很红,如果李弘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自己就真的是成为了裴炎利用的对象,而不是人家真有打算立自己为太子了。

  “这张字条你收好吧,想来你府里用有裴炎的亲笔字迹,你可以对比一下,当然,那歌谣的事情你可以问一问,到底是不是我杜撰的,还是真有其事。”李弘起身,缓缓走到门口,而后又停下来回过头,看着还坐在原地的李贤,想了下说道:“吴王府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掉,你不必担心。裴炎的事情你自己处理,我能够帮你的已经帮你了。还有,不管你李贤信不信,我做这些,只是出于一个原因,你从小便聪颖好学,也深得父皇喜爱,如果因为此事儿被他人利用,只会让皇家跟父皇蒙羞,自个儿三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