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正文
  他出生于金陵,当时叫做应天,也就是后来的南京。

  他出生时朱元璋还在为了天下而四处攻伐,陈友谅依旧强大。

  于是乎在他出生时,朱元璋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急匆匆地出发去和陈友谅开战。

  他一直都没有名字,朱元璋这个父亲忙碌的没时间考虑这个问题。

  等他七岁时,朱元璋要准备称帝了,这才发现自己的儿子们都没个正式的名字,于是就煎熬了几宿,给这些儿子们取了名字。

  “我是朱棣。”

  稚嫩的年轻人看着那些农户在地里艰难的收获着,他的眼中有些迷惑。

  “为何这般辛苦?”

  “你去试试。”

  “好!”

  于是年轻人就下到地里,在那些农户的惶恐中开始收割。

  弯腰,左手抓住上方,右手挥刀。

  当他满头大汗的直起腰,回头看着自己的成果,不禁微笑着。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年轻人的眼中多了感悟,然后他招呼着那些兄弟们下来。

  “来啊4试试!”

  这里是凤阳,他父皇的老家。

  这里是他的祖父母的安息之地,而他和那些兄弟被赶到了这里,只是他们的父皇想让他们体验一番百姓的艰难。

  于是他走遍了凤阳,四处去体验百姓生活,渐渐的,那双眼拘多了沉重。

  “本王是朱棣!”

  马背上的年轻人全身披挂,他的目光锐利,鹰隼般的盯着前方正在逃窜的蒙元人。

  “殿下,该追击了!”

  一位老将用钦佩的眼神看着他。

  是的,作为藩王,他值得钦佩。他和将士们同吃住,一起趟过能把人的骨髓冻住的河流,如今敌军就在眼前。

  年轻人拔出刀,回首喊道:“诸将士,随本王破敌!”

  年轻人一马当先冲杀出去,身后无尽的草原上,无数将士挥舞着长刀,山呼海啸般的紧紧跟随着。

  “我是朱棣!”

  人近中年,朱棣越发的威严了。

  “殿下,金陵逼迫甚急,再不动手死无葬身之地”

  一个和尚焦急的在堂下说道。

  “殿下,动手吧!”

  看着堂下跪着的人,朱棣痛苦的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双眸子里冰冷无波。

  “朕是朱棣!”

  皇宫中,高居其上的朱棣负手而立,殿内群臣纷纷俯首。

  “北方有大敌,居于金陵只是苟且偷生,一旦北方有变,措手不及,迁都!”

  血光遮蔽了天空,人头奠定了新都城。

  “阿鲁台跳梁,朕当亲征!”

  咆哮声在宫中回荡着,大军一眼看不到痉,向着北方进发。

  “杀敌!杀敌!”

  冷酷的帝王伴随着欢呼声第一个冲进了敌骑之中。

  碧波荡漾中,一艘艘船在运河中行驶着,两岸渐渐多了人烟。

  朱棣策马看着这一幕,点头道:“有水就有民,有水就是路!”

  “郑和出海了吗?”

  “是的陛下。”

  浩瀚的大海上,船队的风帆遮蔽了天空。

  一群土人骇然看着海上的艨艟,不由自主的跪下。

  “这是神灵的战船!”

  我朝国势之尊,超迈前古,其驭北虏西番南岛西洋诸夷,无汉之和亲,无唐之结盟,无宋之纳岁薄币,亦无兄弟敌国之礼。

  “谁能令朕俯首?”

  看着战战兢兢的群臣,朱棣咆哮道:“哈烈,朕一直记着当年的哈烈老王,可他死在了半途{让朕失望了!哈烈让朕失望了!”

  “出兵!北征!”

  “你要争气生看着,雅。”

  朱棣看着英姿勃发的孙儿,抚须说道:“文武不可偏废,不可奢华,不可软了骨头,要捅了腰!”

  朱瞻基躬身受教。

  “皇爷爷,您多久回来?”

  朱棣看着眼前的孙女,恍惚间想起了她斜候的事,不禁微笑道:“朕击败了哈烈就回来,会给你带些蝎西,小马可好?”

  “皇爷爷,母亲不许婉婉学骑马,说不淑女呢!”

  “哦G吗?哈哈哈哈!”

  这是大战国之战!

  朱棣曳,把这些温馨的记忆驱散,然后看着前方硝烟弥漫处,缓缓拔出长刀。

  身后是蓄势待发的重骑,无数双狂热的眼睛正在看着他们的帝王。

  “朕是朱棣无帝王能与朕比肩!”

  朱棣举刀,白须在风中飘拂着。

  金陵,凤阳,北平,塞外

  “诸将士,随朕破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