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儒武争锋 > 正文
  秦枫通过虚空神戒,传送回燕军营内时,天帝极书霎时飞出,稳稳落在他的面前,刚而立。

  书页无风而动,“唰唰唰”地一直翻到了第三十一页,水墨纸张上,一张方桌,蒲团环绕,天圆地方的稷下学宫之内。

  秦枫与一名颧骨高耸,麻衣布鞋的男子站立论辩。

  在两人的身后,万书凌空,朝拜文曲,气象壮观无比。

  下缀一行兄,这样写道:“武历一零一七年,五月十日,秦枫再入诸圣殿堂,以知天命而用之胜荀况,成天赐状元,得文曲星光耀体,出‘万书拜文曲’异象,圣道泽被天下儒生。”

  未及,书页再翻,第三十二页上,秦枫脚踏虚空,处在九九雷劫的云层之中,左手六道灭魂刀,右手阙武邪剑,横击四面八方而来的各路同级真武至尊。

  沸血染长空,让人仅仅看上一眼,都感觉热血澎湃。

  下行书法也换成了更加狂放的草书:武历一零一七年,五月十日,秦枫历九九至尊雷劫,成就武圣,圣武境一重,十条本命腾蛟。真武圣脉演化五阶——天道至尊,从此啸傲中土,谁与争锋!

  看到天帝极书给的“谁与争锋”的评价,秦枫也是心绪一动,但欣喜却是一晃而过。

  “碾压同级,应不是难事了”

  “但对上武神和真武至尊,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距离镇魔渊的封印崩溃,只有最后六个月了”

  他的眼神蓦地坚定起来:“一定要力挽狂澜,整合人族实力,就从今天的渑池大会最终战开始吧!”

  却说这渑池最终战的前一晚,先是万书拜文曲异象,让七国儒生欣喜若狂,又是九九雷劫,震惊圣裁武院一众真武至尊。

  生生把一个平凡的夜晚,变得漫长无比。

  而夜色未净,朝阳未升,整个渑池的七国营地,已是如潜伏在黑暗中的巨兽,死死地盯着自己已经盯住的猎物!

  当黎明升起的霎那,就是渑池最终战的开始。

  黎明前一刻钟。

  几乎是同一时间,原本安静得好像没有住人的燕军营地,瞬间响起了整齐的穿戴铠甲,整理衣物,抓取武器的声音。

  最多二十息时间,整个燕军营地就如同一头觉醒的巨兽,五千白衣银甲的燕军,整整齐齐地列在了校钞上。

  这样的纪律与兵力集结的速度,即便是七**事素质第一的秦军,都难望项背。

  在五千军前,火把影下,虚无一,秦岚,徐猛,杨洋,赵日天,谭鹏六名武者在左,冷云飞、张泽沐、躲、百里清风四名儒者在右。

  夜风里,铠甲铮铮,军旗猎猎。

  只听得“哗”地一声,帅帐门帘扫起,一名身穿银色龙鳞甲的少年将军,手按一柄漆黑带鞘长剑,龙行虎步,穿帐而出。

  看到秦枫走出帅帐,虚无一和秦岚陡然目光之中露出了惊喜之色。

  “好可怕的武力波动”

  “哥哥他”

  “太尉大人终于到武圣境了吗?”

  随即徐猛等人也察觉到了秦枫的可怕气息,不禁开口道。

  “太尉大人,您您这是”

  秦枫也不否认,也不张扬地点了点头:“没错,我已突破圣武境!”

  “今日起,我燕国,由本圣来守护了!”

  霎那之间,整整五千燕军都激动了起来。

  秦太尉和秦圣,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却代表着名正与言顺

  虽然秦枫从成为大将军,驰援易水关起,就已经实际守护了整个燕国,但有没有镇国武圣的名分,却是有天壤之别!

  太尉说到底不过是一国之臣,武圣却已是与国主真正平起平坐的武家诸侯了!

  这一刻,作为秦家军的五千燕军将士,已等待得太久太久了!

  但却没有人肆意喧哗,所有的燕国将士,都紧紧握自己手中的武器,抿紧颤抖的嘴唇,抵冲着心底的激动。

  “铮!”

  秦枫手中长剑霍然出鞘在手。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秦枫声如洪钟,已是传遍四野。

  “今日最终一战,我燕国要独战除了韩国以外的五国,燕军将士,你们敢是不敢?”

  话音落下,五千燕军已是同时咆哮起来。

  “愿为大燕死战!”

  山呼海赢中,传遍整个渑池营地。

  听到这呼喊,在将竟色之中的齐国武圣姜还珠,赵国武圣赵括,秦国武圣嬴政,楚国武圣项羽生,魏国武圣西门吹雪都是一齐动容。

  但神态却是各不相同。

  姜还珠面有狠戾之色,“五千燕军想独占五国,痴人说梦!”

  赵括面色阴沉,只是与身边的杨素对看了一眼。

  嬴政双手抱肩,闭着眼睛,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项羽生看向燕国营地,握紧了双拳。

  西门吹雪却是擦拭匣中长剑,轻叹一口气,似是有各为其主的无奈。

  就在这时,忽地一轮旭日跃出山巅。

  日出山巅,万里通红。

  渑池周围,一片片带甲武士,整齐的阵列之中,飞扬的旌旗,就好像遮蔽在黑幕下的雄伟机关,瞬间露出了真容!

  可就在这时,另一束被初升旭日还要刺眼的光芒,霎那之中,穿天而起,瞬间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这光芒是”

  “从燕军营地升起的,难道是”

  “武力耀眼如满月”

  “乐毅没死?关键时刻来为燕国站台了?”

  “难怪燕国人有独占五国的胆子!”

  可就在所有人看到那一道凌空而立,沐在灼目光芒下的人影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秦枫真的到了圣武境,成为了秦圣!”

  “岂止是圣武境,这武力外放如同满月”

  “秦枫达到了神武境?成了武神,怎么可能?”

  只有几个镇国武圣,一眼看出了秦枫的真实境界。

  “圣武境一重?”

  但旋即他们就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情。

  “圣武境一重,武力已是耀眼接近满月”

  “圣武境武力外放如璨星,神武境武力外放如明月,真武至尊武力外放如烈阳”

  “该死,这秦枫留不得!”

  “趁着他现在还不是镇国武圣,我们”

  就在这时,燕王的声音从渑池上方的观战天台上响起。

  “寡人乃是大燕第六十四代燕王,燕王骜,现受镇国武圣乐毅之委托,宣读遗诏!”

  乐毅遗诏?

  神武境的燕国武圣乐毅真的是死了!

  那在燕京城,全盛实力的乐毅又是怎么回事?

  乐毅早早就准备好了遗诏给燕王,只等秦枫突破武圣就公布吗?

  不愧是百战百胜的战神居然临死之前,将中土六国的所有人都给骗了吗?

  燕王的声音继续响彻渑池。

  “余姓乐名毅,字永霸,本赵国一介布衣,承蒙昭王不弃,拜为燕将,后为燕圣,至今千载,记忆犹新。”

  “长江有前浪后浪之交替,古木有旧叶新之代谢”

  “今有燕国太尉秦枫,忠国爱民,文韬武略,中土无双,燕某知时日无多,愿将燕国镇国武圣之位,传于秦枫。”

  “千秋万载,守护大燕河山!”

  燕王说完,抬起手来,武力注入,乐毅亲手的遗诏,瞬间化为一张天幕,字字如斗,清晰无比。

  乐毅手书的行楷,字字清晰,如假包换。

  做完这一切,云层之上的燕王,对着下方军营里的秦枫,遥咬手,拱手作揖道:“秦圣,今日之后,你与寡人共守大燕河山,多多指教!”

  抬手,拱手,两个动作何其简单,但却有着十分特殊的意义。

  从此时此刻起,秦枫与燕王的身份,不再是君臣,而是同僚。

  武帝以武道定鼎天下,镇国武圣甚至可以在君王无道的极端情况下,萨代之,或者是扶持其他世家的人成为诸侯。

  诸侯掌国政,武圣掌兵权。

  这也是为什么前燕国武圣剧无意,如此大胆妄为,飞扬跋扈,甚至里通妖族,燕王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都不敢跟他撕破脸的原因!

  但此时此刻的燕王与燕国武圣,却绝对不会是各自隔阂,而绝对是铁板一块!

  天幕诏书之下,秦枫武力璀璨如几如满月。

  逆天实岭大义名分兼具,秦枫以自己的方式,给自己争来了燕国镇国武圣之位!

  秦枫侧过身来,面对五千燕军将士,大声道:“今日渑池之战,请诸君将性命托付于本圣吧!”

  一语落下,五千燕军再次爆吼。

  “秦圣千岁千岁千千岁!”

  就在这时,忽地距离燕军最近的四侧营寨,营门骤然洞开。

  紫色、赤色、蓝色、青色四色军旗狂舞。

  赵军、楚军、齐军,魏军竟是同时对着还没有准备好的燕军营地狂奔而来。

  “我们的后方不用是韩国的营地吗?”

  谭鹏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什么。

  “旌旗都没有换,怎么会突然变成了楚军的营地?”

  杨洋狠狠一跺脚道:“这群该死的韩国人,昨天还说得好好的,今天就把我们给卖了!”

  四面八方,四大诸侯,四万精兵如激流乱涌而来。

  五千燕军,瞬间处在了漩涡的中央!

  秦枫脸上却是带上了一丝冷笑。

  “独战六国,又有何妨?”

  “大燕的实力,给你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