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儒武争锋 > 正文
  只有秦枫自己知道,大道浩然笔和兰亭禁这两件自己前世的遗物,都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和作用。

  他的目的当然不是逼方运跟自己动手,而且以秦枫对方运的了解

  虽然方运借助稷下学宫的至圣文宝,也许可以跟拥有宇级武技的秦枫平分秋色,甚至略高出不能公然使用神文和战诗的秦枫一筹。

  但诸圣殿堂惨败的阴影还在,在那么大的优势下,尚且被秦枫击溃

  所以方运短时间内,绝无胆量再与秦枫决一死战。

  秦枫的醉翁之意不在方运的性命,而在自己的两件遗物上。

  就在双方对峙之时,立在秦枫的姜雨柔身前的白衣人猛地一抬手,手中血烟长矛竟化为四条血烟凝成的蟠龙,在渑池上方逡巡游弋,监察四方。

  “若在秦枫与方运决斗之时,有任何人动手阻挠”

  “刀剑无眼,生死不论!”

  听得白衣人的话,冉闵也是冷笑一声,收起双刃锋矛,冷冷说道:“老子懒得管这两人的死活”

  “倒是你这厮究竟是什么来头,这样护着秦枫?你是乐毅那老鬼?”

  白衣人冷笑出声反呛道:“我又不是你祖宗,你管我是谁?”

  冉闵堂堂执法堂的堂主,圣裁武院长老级别的强者,被这白衣人一句话竟是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冉闵自觉丢了面子,但想到那白衣人神秘莫测的出手,一招就挡下了自己的双刃锋矛,跟他动手,自己有多少胜算也不清楚,他只得压下了心中的忿忿,静静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就在冉闵忍下一口恶气时,方运终于认怂了。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道:“行,秦枫,算你厉害!”

  “本圣今日失算了,但这两件东西,皆是稷下学宫的至宝,邹圣之师,先代儒君,只留下三件遗物——大道浩然笔,兰亭禁和经纶书,此皆是儒门至宝。”

  “若是全部给了你一个武家人,成何体统?”

  秦枫自己清楚得很,前世所做的经纶书,其实质内涵也是经纶时务,经世致用,仅仅是他晚期悟道,所思尚浅,甚至还不如他今世所做的经世集,只不过徒然寄托了他前世的两颗上品文心罢了。

  大道浩然笔和兰亭禁,他却是无论如何要讨回来的!

  面对方运这个儒君遗物,不可轻予的托辞,真是呵呵。

  方运都把邹圣软禁在监星台,强夺了春秋笔和戒子尺,还会顾忌儒君秦晓枫的遗物?

  骗鬼吧!

  秦枫旋即冷笑道:“大道浩然笔和兰亭禁非是给我,乃是给燕国的国子监保存供奉”

  “儒家向来团结,天下儒道一家,大道浩然笔和兰亭禁,存在于稷下学宫,还是大燕国子监,不过是左手换到右手而已,难道不可以吗?”

  秦枫又补充道:“你可是诬陷燕国勾结鬼道在先,怂恿执法堂杀我在后,任何拿出来一条,身为燕国太尉,今日我都有理由跟你下生死决斗!”

  “要么交出两件儒君遗物,要么决一死战,休要拖泥带水,速速决定!”

  方运听得秦枫的话,再看冉闵和太子都是一副作壁上观,甚至乐见其成的模样,姜还珠、赵括两国武圣也害怕惹来一身骚

  毕竟秦枫现在领导的燕国,就是一头狂狮,给他正当的理由,他谁不敢打?

  方运想到这里,只得捏着鼻子说道:“只能给你们大道浩然笔,兰亭禁乃是儒门剑修至宝,其中蕴儒君大人,儒剑合一的奥义,不可轻予”

  哪知秦枫冷笑道:“说两件儒君遗物就是两件”

  秦枫板着脸的模样,差点把旁边的旁边的姜雨柔给逗笑了。

  “这等大是大非的问题,休要讨价还价,若不想给,那就打一趁了!”

  秦枫话音落下,姜雨柔再也忍不住,“噗哧”一声掩口笑了起来,众目睽睽之下,拉了拉秦枫的衣袖低声笑道:“有你这样的吗?不给就打,你打劫啊?”

  秦枫却是依旧冷着脸笑道:“儒家也说,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难道只准儒家人蛮不讲理,不许我们武家人蛮不讲理吗?”

  说完,他看了看方运已经黑到底的脸色,纵声大笑:“没错,我们武家人就是一群‘能动手,不吵吵’的粗人,不是你们这些动口不动手的君子,你若不交出两件儒君遗物,那就动手吧!”

  “我不过是个通道理的粗野武夫,也不想跟你再废话了!”

  秦枫这话虽然说的粗鄙,但在场的除了稷下学宫,全部都是武家人,反倒引起了各人的共鸣,除了与秦枫有宿怨的赵括和姜还珠,皆是放声大笑了起来。

  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说的就是方运,何况他还没有道理在他这边。

  又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说的就是秦枫,何况秦枫还不是一般的有文化,转世儒圣,满腹经纶的流氓,就问你们这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儒家伪君子怕不怕?

  方运听得秦枫的话,开口说道:“好,本圣答应你,渑池大会结束后,让人送到燕国的国子监!”

  秦枫却冷笑道:“众人皆知你这次为了显摆,稷下学宫珍品皆随身携带,难道单独没带儒君的两件珍宝吗?”

  “现在就拿出来吧,否则,就不要怪我这个粗人动粗了!”

  秦枫说这话的时候,哪里还有半点儒雅的燕国太尉模样,说他是一个拦路抢劫的强盗都不为过。

  可方运又能怎么样呢?

  不给,跟秦枫打一架?他有多少胜算,他也不知道

  反正在诸圣殿堂里,在拥有十本至圣典籍的基础上,他都已经被秦枫完败过一次,靠得黑火才逃得性命

  如今秦枫夺来了十本至圣典籍,本身又进位儒道半圣,他哪里还有什么胜算?

  如果还有其他人愿意跟他同仇敌忾,方运还可以拉来一起对付秦枫,可奈何没有啊!

  秦枫抓捉运的这次失算,已经彻底把他给孤立了。

  “秦枫,你这般要挟我们儒家,不怕遭报吗?”

  方运终于忍不卒骂道。

  秦枫冷笑:“交出来吧,我不怕!”

  天道好轮回,要报应也是报应方运这样的人才是!

  “这句话我也送给你,你这般陷害燕国与我,你都不怕遭报,我怕什么?”

  方运终是被秦枫驳得哑口无言,抬起手来,念力包裹住两件东西,隔空推给了秦枫。

  秦枫伸手接住,触手只看了一眼,就从念力波动上认出了自己前世的两件心爱之物。

  大道浩然笔和兰亭禁,错不了,也假不了!

  秦枫顺手将这两件东西,交给身边的姜雨柔说道:“姜夫子如今是大燕的国子监祭酒,这两件儒君遗物,就交由她来保管吧”

  “秦枫替燕国儒生,谢谢方圣赠予的至圣文宝!”

  看到秦枫这不怀好意的笑容,方运气得肺都要炸了,牙齿咬紧,用气得发抖的声音说道:“秦枫,今日之辱,本圣日后必要你万倍奉还!”

  “呵呵呵”

  秦枫仰天而笑,旋即目光看定方运,冷冷说道:“方圣这话,本太尉已听过不止一次了,无妨,我等着你!”

  方运听得秦枫的话,立刻意识到秦枫上一次听到这话,是在诸圣殿堂里

  一想到自己当时不仅丢了十本至圣典籍给秦枫,还损失了不少黑火逃命,方运只觉得气急攻心,喉咙发甜,一口鲜血正要从胸里涌上来,硬是被他拼命咽了下去。

  旁边随侍的儒生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惊得变了脸色,纷纷上前扶捉运,出言讨好劝慰。

  “方圣息怒!”

  “方圣,圣体要紧啊!”

  “何必与这等武夫一般计较”

  “方圣,您被这样的人气吐血了,不值得啊!”

  方运原本还压下一口鲜血,听了这最后一句话,一下子没忍住,在七国诸侯面前,“噗”地一大口鲜血喷在空行楼船的甲板之上。

  本来还没有发现,这一下,七国诸侯都知道了。

  继来渑池时,方运的赴渑池舟中作被秦枫的洛城赞压下一头之后,又输一仗,直接被秦枫刺激得口吐鲜血,可谓是一败涂地!

  “这稷下学宫的儒圣,心胸不宽啊”

  “连一个秦枫都可以把他给气成这样”

  “秦枫在武家新秀里,还算好说话了,遇到桀骜不驯的太子,估计得把他活活气死!”

  听得这些细如蚊吟的议论,方运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把推开身边闻自己的众多儒者,气鼓鼓地拂袖进楼船的内舱去了。

  就在这时,书山幻界之内传来书山之灵,清朗的声音,传遍整个渑池。

  七国诸侯,七国大军,乃至不远处的洛城数十万百姓都听得一清二楚。

  “本届渑池大会,书山学海魁首为齐国、儒道殿堂魁首为燕国,战诗对决魁首为燕国”

  “恭贺燕国成为七国儒道实廉最终赢下了渑池大会有史以来,第一尺国儒道战力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