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儒武争锋 > 正文
  虽然赵国凭借着杨素在圣裁武院的地位,总算薄了一丝颜面

  但书山学海垫底,赵国儒生连进入第二阶段文比和战诗对决的资格都没有了。

  也就是说,现在赵括完全不用考虑儒道的问题了,考虑了也是白考虑。

  他已经可以提前去准备明天的军力比拼了。

  当然了,儒道比拼,赵国只得了可怜巴巴的一分,也就是说如果明天的军力比拼,赵括麾下的赵军再阴沟里翻船,没有发挥正常,很有可能赵国这次会成为渑池大会的垫底!

  不仅曾经的强赵变成“弱赵”,成为三院七国的笑柄,赵括也会被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不能翻身了。

  毕竟史官不是不长眼睛,赵国由盛转衰,侵略燕国的易水关大战就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赵括根本逃不脱干系的!

  不过让赵括略微感到一点点心理平衡的就是——燕国在书山幻界的损失也很惨!

  冷云飞和张泽沐基本上丧失了继续作战的能力,就靠燕国剩下的大猫小猫两三只,即便第二轮不像第一轮会直接淘汰掉最后一名,燕国的名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至少燕国这次儒道比拼不会再给齐国找麻烦了!”

  赵括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说道:“齐国与赵国是,齐国成为渑池盟主之日,就是我们赵齐两国宰割瓜分燕国之时!”

  却说韩国儒生磨叽了半天,才用诗文打动了两艘文舟中较慢的那一艘,慢慢悠悠地渡过学海,到了第二道试炼的地点——儒道殿堂。

  此时,其他五国都已经到了。

  整个儒道殿堂,最中央有一座可以联通书山幻界内外的阵台,阵台周围是一片开阔的广场。

  广钞上,层层叠叠都是由书籍垒成的环形看台,越向外越搞,最高处,比起易水关的城墙还要高

  书墙之上,不时有几道峨冠博带,衣袂飘飘的人影立于其上,似真似幻,不知是千年前儒者留下的身影,还是其他什么

  看到燕国的儒生好不容易来了,最先到达的稷下学宫众儒生皆是嘲笑着说道。

  “你们若再不来,我们怕是一觉都睡完了!”

  “下届渑池大会,用设立一个过关时间的,超过时间直接塞资格”

  “就是啊,五国儒生等你们一国,这架子真是大得吓人了!”

  虽然没有可以大量恢复念力的文宝,但先到的儒生,可以先行休息,稍微恢复一些念力和体力,这就是书山学海试炼领先的诸侯儒者可以享受的耕了。

  也就是说,最后一名达的时间越晚,可以容许他们休息的时间就越长。

  整个儒道殿堂可以说是韩国儒生皆是面红耳赤,羞愧难当,待到他们在广场上自己一国的区域站定,只见儒道殿堂最中央阵台上,一团浩然紫气升腾起来,缓缓凝成一道人形。

  那人一身白色儒服如雪,戴一副白绢面具,手握一卷不知名经书,徐徐从阵台中央走了下来。

  虽然不知此人究竟是何人,但仅仅这一举手一投足,就有一股浩然正气,沛然而出,令人心生敬畏。

  那白衣人看向众人,用如同吟诵古文的语调说道:“各位儒生,某乃儒道殿堂文使,主持此次文会!”

  众儒听得这话,便知此人用是书山之中的浩然正气诞生的书灵,哪里还敢有半点的不敬,纷纷作揖还礼道:“夫子请受弟子一拜!”

  白衣人环顾全车道:“文会开始之前,汝等可自行疡,是由吾为汝等恢复念力,还是为汝等接引一位同伴入此地相助?”

  “二者不可得兼,只可唁一,由书山学海魁首开始,依次速速疡!”

  听得白衣人说,可以为他们恢复念力,百里清风当即就激动地抢问道:“我矢这样的情况,也可以恢复念力吗?”

  白衣人面具下的眼神闪过一丝愠色,似是反感百里清风这无礼的行为,他看了一眼被百里清风扶住,面色惨白,几乎昏厥的张泽沐后说道:“只能恢复念力,不能修复识海损伤”

  不能修复识海损伤?

  听得这个判断,燕国众儒不禁愕然道:“难道张夫子恢复不到以前了吗?连书山之灵,都说没有办法恢复他的念力了吗?”

  白衣人没有再接燕国众人的话,转而对稷下学宫众人问道:“齐国儒生请速做抉择!”

  皇甫奇拱手笑道:“无须考虑,请为我等恢复念力!”

  白衣人点了点头,手中无名竹简“咔”地一声轻响,霍然展开,顿时浩然紫气溢散而出,瞬间包裹纂国众人。

  原本因为通关书山学海而略显疲惫的众多稷下学宫儒生,顿时精神振奋,一个个都容光焕发起来。

  白衣人替稷下学宫众人恢复完念力,便侧过身来,看向张泽沐等人,冷冷开口道:“书山学海榜眼请速下决定”

  张泽沐、冷云飞、躲和百里清风皆是踌躇了起来。

  很明显,冷云飞和张泽沐两人都是识海损伤,而不是念力消耗

  也就是说,就算疡恢复念力,这两人的战力也得不到恢复。

  可是接引一个伙伴进来秦家军这次本来就是冲着儒道比拼魁首来的

  除了姜雨柔因为身份原因不宜参加以外,进士文位以上,全体出动都在这书山幻界里了。

  接引一个同伴进来,能接引谁呢?

  就在这时,书山之灵忽地开口说道:“燕国儒生,有一人在书山外,要求入内,要不要接引他入内,请速做决断吧!”

  “有人要入内?”

  听得这话,张泽沐和冷云飞皆是一惊,彼此对看一眼:“难道是姜公主要进来了?”

  百里清风听说姜雨柔要进来,脸上一下子就有神了:“太好了,如果姜公主进来,那这一惩真有的打了!”

  “矢,我们不要恢复念力了,让姜公主进来吧!”

  听得这话,这边齐国稷下学宫的众儒皆是愕然。

  姜雨柔是谁?

  邹春秋最欣赏的小弟子,也是皇甫奇的笑妹,虽然皇甫奇比姜雨柔早入门,但儒道造诣还真的没有多少把握压下她

  否则他也不会对自己这个笑妹如此忌惮了。

  “矢,姜雨柔会为了燕国跟齐国闹翻,到书山来跟我们对决吗?”

  立在皇甫奇身后,一名颧骨高起,面容清瘦的青年儒者低声询问道。

  皇甫奇看了看燕国众儒,低声开口道:“她不敢的毕竟她的母妃还在齐国,母妃的家族也在齐国”

  “齐王用现在是觉得对一个女孩子家,不好做得太绝清妃的家族,也还有利用价值”

  “但她如果为了燕国,坏了齐王渑池的大事,她的母妃,必是要遭殃的”

  听得这话,荀文彧不禁困惑道:“既然不是姜雨柔,那燕国还有什么人?还有何人能与我们记稷下学宫抗衡?”

  跟在荀文彧身后的一名素衣儒生却是小声嘀咕道:“该不会是那个怪物吧?”

  “怪物?”

  皇甫奇正觉得奇怪,只听得那素衣儒生说道:“我曾经听去燕国游历的诗狂洛子商说过,燕军凯旋那晚的文会上,曾有一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先骂碎了赵国儒生赵子航的镇国诗,又写了一首镇国词,夺得魁首”

  “当场跟他文斗的五人,除了洛子商以外,四人的识海都碎了y以洛子商回来之后,都说此人是碎海怪物”

  “原本他恃才傲物,谁都不放在眼里,经此一事,性格大变,再不敢与人比诗了!”

  听得这话,皇甫奇眉头不禁拧了起来:“如果燕国真有这样的儒道强者,不可能这般籍籍无名才是你也说了,当日那人戴了面具,会不会是秦枫在装神弄鬼?”

  荀文彧听得这话,也是点头说道:“秦枫确实有些诗才,若解释为是他在装神弄鬼,倒可以解释得通了”

  “行啊,若是秦枫身为一个武家人,敢下场跟我们比诗,我就好好地让他开开眼。叫他看看跟我们稷下学宫真正儒家人的差距”

  “若那人不是秦枫,那无所谓,此人必不是我们的稷下学宫的对手”

  荀文彧从袖里取出一把水墨折扇,好整以暇地扇着,言语充满不屑:“区区一个洛子商,‘诗狂’的称号也不过是别人恭维他的而已,岂能代表我们稷下学宫的实力?”

  荀文彧说完,稷下学宫众人皆是纵声大笑。

  “不愧是儒君之后的儒门第一剑修,文彧当真有儒君当年的风采!”

  “就是,我等稷下学宫乃是儒道正统,穷乡僻壤的北国蛮子,哪里能了解?”

  这边燕国众儒听到稷下学宫指桑骂槐,暗笑燕国儒生是“北国蛮子”,个个皆须发九,义愤填膺

  若不是这些秦家军儒士令行禁止,纪律森严,恐怕都直接用战诗跟这些齐国儒生下生死状了!

  张泽沐与冷云飞对看一眼,一齐开口说道:“我等放弃念力恢复机会,请为我等接引一位同伴入书山幻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