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儒武争锋 > 正文
  百度文学年终盘点开始了,每个帐号每天有免费的7票,请大家动动手指投给儒武吧,第一名的书籍,可以带一名粉丝去参加年会哦q天是腊八节,祝大家新年都能够财,过了腊八,春节还会远嘛!)

  谭鹏在想着家里的事情。网

  秦枫此时的注意力却都在这燕国王宫用来大宴军士的欣界上。

  “可惜这欣界是固定在王宫里的”

  “没办法像赵括的那件真武灵宝,可以随身携带”

  “否则就可以为在外的燕军提供粮草保障了!”

  正思量之间,只听得人群之中一阵惊叹之声,却是一位绝代佳人,徐徐穿过人群。

  珠履金钗,步摇生姿。

  代表齐国王族的金织水纹长裙,代表稷下学宫儒者的晶玉君子配饰

  身为大国王族与身俱来的贵族气息,与邹圣门徒的儒雅气质,完美融合在了同一个人的身上。

  仿若天地气运所钟的骄女!

  即便是从三万将士当中经过,也有一种凛然的气质,让这些武夫也都不敢冲突她。

  姜雨柔缓缓走到白玉宫殿之上,向着燕王微微行礼道。

  “燕王陛下,雨柔之前参加国子监的庆祝活动,姗姗来迟,还请孙”

  燕王自是笑道:“姜公主在国子监延共庆燕国大捷,以示齐燕两国是兄弟之国,一荣俱荣,有何不好?”

  “快请落座吧!”

  姜雨柔拱手谢恩,直接了当地就在秦枫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殿内的众人皆是大笑,几位家主都拿秦枫和姜雨柔开起玩笑来了!

  盖聂世家的家主,盖藏锋更是举起酒杯,趁着酒劲笑着说道:“来来来,让我们一同举杯”

  “预祝秦元帅和姜公主的师徒恋圆满成功”

  说着,乐毅世家的家主,乐师晏也笑着起哄道:“秦元帅,在下有一事不解啊!”

  乐师晏端着酒杯,凑到两人面前,与秦枫碰了一杯,有些无赖地说道。

  “秦元帅你喊姜公主老师,那以后要是你们有娃了”

  “他该喊姜公主是妈呢,还是喊师公呢?”

  话音落下,宴饮宾客皆是大笑,只有端坐在燕王身侧的赢后眉头微蹙,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顷,女乐盛装而上!

  丝竹声中,整个白玉宫殿上,皆是环肥燕瘦,香风盈盈,扑面而来!

  令人闻之欲醉!

  就在这时,忽听得一连串的剧烈炸响!

  白玉殿外,只见无数枚光点飞上天穹,骤然炸裂开来!

  虽然这一声炸响,整个燕京城似乎都在微微晃动着,却没有一人惊恐,满城百姓皆是欢声酗,指着天空看去。

  无数光点炸开,夜空之中绚烂无比,处处火树银花,处处不夜长空,恍如流星普降,又如谪仙入凡,美不胜收!

  “想不到燕国之地,竟也有这般华丽璀璨的烟花”

  秦枫知她是想到了故乡齐国,轻笑着说道:“燕国积弱,百姓却是自强”

  “从国君到百姓,皆崇尚节俭,不喜奢华”

  “并非买不起烟花这等新奇赏玩之物”

  “而是除非重大庆典,燕人更愿意把财力花在培养士兵,饲养战马,打造兵器上来”

  听得秦枫的话,姜雨柔轻垂娥,淡淡说道:“齐国地处海滨,可以与海外番岛贸易,海水还可以晒盐”

  “比起燕国来,确实钱来得更容易”

  “可齐国也并没有因此称霸中土”

  秦枫说道:“华服美食,并不用完全禁止但如齐国这般举国上下爱好奢靡之物,铺张浪费,却是齐国崛起的大障碍!”

  “秦国无有通商之便,也没有海盐之利,实力却冠绝中土七国”

  “靠的就是厉行节俭,移风易俗”

  秦枫望着漫天璀璨烟火,侃侃而谈,姜雨柔却是“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你的蒙攸月又不在这里”

  “你这般夸秦国干什么?”

  “再说了,值此良辰美景,你却在教训我齐国不懂节俭之道”

  “这样真的合适吗?”

  秦枫被佳人这般打断,才觉话题有些尴尬,正要转移话题。

  却听得姜雨柔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从小到大,这样的宫廷宴会,也不知道参加了多少”

  她眼前袅娜如云雀的舞女,兴趣缺缺道:“听闻燕京城上灯了,很漂亮”

  “我长年在宫禁之中,稍年长一些就被送入规矩森严的稷下学宫”

  “从型羡慕民间女孩可以走街串巷地玩耍”

  “我一个外乡人,也不好乱走”

  说到这里,这位齐王的掌上明珠,竟是如邻家女孩一般,撅嘴请求道。

  “你你陪我去看看灯会,好不好?”

  秦枫淡淡一笑,又饮了一口杯中醇酒:“你来玉殿,就是为了让我陪你出宫去疯啊?”

  姜雨柔轻笑道:“怎么了,你还不乐意?”

  “要不是我在宫里就认识你一个人,这等好事哪里轮得到你!”

  秦枫自是笑道:“公主有命,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秦枫便先起身离开了玉殿,片刻之后,姜雨柔也跟着走了出来。

  好在此时,玉殿的酒宴已到了中段,达官贵人们纷纷下座把盏言欢,也没有人留意到秦枫和姜雨柔已经离场了。

  出了玉殿,北地寒冬的夜风,刺骨地刮来

  姜雨柔虽然有举人文位,但身体素质不过是普通人,顿时冻得哆嗦了一下。

  就在这时,她觉得肩上一暖,却是秦枫不知何时从须弥戒指里取出一件貂皮大衣,覆在了她的肩上

  “我也没有备什么衣物,雨柔老师将就着穿可好?”

  姜雨柔抬起手来,裹了裹身上的大衣,粉雕玉琢的脸上竟有了一丝羞色:“你你,这样叫我老师,我都不好意思了!”

  秦枫不禁笑道:“那我叫你什么?雨柔吗?”

  姜雨柔轻咬贝齿,低低“嗯”了一声。

  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秦枫赶紧岔开话题说道:“好了,我们上街去看灯会吧!”

  姜雨柔便与秦枫并肩出了王宫,方出宫殿,就看见整个燕京城内,家家户户,都高悬着大红灯笼。

  比过年过节还要热闹!

  街面之上,舞龙舞狮的队伍游街串巷,更有卖各色小吃点心,墟意的蟹,吆喝之声也是此起彼伏。

  人群摩肩擦踵,姜雨柔紧跟在秦枫的身旁,不知不觉因为拥挤的人潮,走得越来越近了。

  就在她来去四顾,新奇地看着民间灯会的一切时,忽地一把拉棕枫的手。

  “秦枫你看,那边好热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