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儒武争锋 > 正文
  圣院的‘女’‘性’强者话音刚落,一直在雷霆囚笼之中,奄奄一息,沉默如困兽般的钟离元溪忽地抬起头来。:。

  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似是感‘激’的情愫来。

  但随即,剧辛世家的家主就笑了起来说道。

  “‘女’圣您是不曾在现场……”

  “昨日,钟离元溪买通的天武者,趁公孙青虎不备将他斩杀……”

  “随后当着数百万蓟都百姓的面,承认自己受到了钟离元溪的指使!”

  “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几百万蓟都百姓都是证人!”

  那‘女’圣又追问道。

  “那这证明自己受到钟离元溪指示的天武者何在?”

  剧暮又道:“那人当众畏罪自尽了!”

  但是这话一出,‘女’圣就笑了起来。

  “既然是密谋,那怎么可能在谋成之后,公诸于世?”

  “说完就自尽……”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怎么感觉他是甩了一口黑锅给钟离家,然后自己把自己灭口了呢?”

  听得‘女’圣的话,剧无意自是不悦,但强忍住说道。

  “人都死了,还有谁说得清楚呢!”

  “你也不能证明,这袭杀公孙青虎的武者不是钟离元溪指使的对不对?”

  ‘女’圣笑道:“若如此说,的确是不能……毕竟死人不会开口说话是了!”

  “那就是死无对证了?”

  ‘女’圣又说道:“那可有人能证明,屠戮公孙世家的人,是出于钟离元溪的授意?”

  这一下剧无意自己开口了。

  “那伙凶徒离开时,将整个白马侯府付之一炬……”

  “怕是连大圆满的时间武脉都恢复不了!”

  ‘女’圣又问道。

  “可有幸存者?”

  剧无意冷笑:“若是有幸存者都好了……把幸存者喊来问上一问,必然有很多的线索不是……”

  “只可惜白马侯府上下千余口人,根本无人幸存……”

  说着他还抬起手来,指了指世家席上的公孙策说道。

  “公孙策是公孙家主的幼子,因为不在府内才躲过一劫……”

  “除此以外,公孙世家在府内的血裔都遇害了……”

  ‘女’圣的目光在披麻戴孝的公孙策身上一晃,淡淡说道。

  “这么说来,那就是又死无对证了?”

  “两个关键的证据,偏偏都死不对证,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点吧!”

  ‘女’圣看向身边两名圣裁武院的强者说道:“两位,若要判钟离世家有罪,那自是简单不过了!”

  “但如果‘弄’错了,造出冤案来,可没有后悔‘药’吃!”

  “传承千年的世家,被人栽害,‘蒙’受不白之冤,一夕覆灭……”

  “届时天下武者又会怎么看圣裁武院?”

  剧无意强压着怒气道。

  “那阁下的意思就是,没有证据,就不能判钟离世家有罪了?”

  “这可真是宅心仁厚啊!”

  “以后但凡行恶,只要把坏事做绝,证据毁尽,落个死无对证,就可以逃脱罪责了!”

  剧无意高声质问道。

  “林芷妍,我知你跟钟离世家有故旧……”

  “但你这样颠倒黑白地为钟离世家说话,你可还有资格坐在这代表圣裁武院立场的座位上吗?”

  话音掷地有声,三堂会审却是“嗡”地一声炸锅了。

  “那位‘女’圣就是九星圣剑林芷妍?”

  “据说她早年未成圣之前,确实与钟离世家有故旧啊!”

  “参加三堂会审的圣院强者不是随机挑选的吗?”

  “咳咳,你难道不知道林圣的身世了”

  剧无意故意挑破林芷妍的身份,又点明她与钟离世家有故旧……

  意思是林芷妍在偏袒钟离元溪,她的态度不能代表圣裁武院的立场!

  三堂会审顿时就陷入了僵局,此时却听得一个少年的声音响了起来。

  “难道死无对证,我公孙家的惨案就要这样不了了之吗?”

  说话的人,正是麻衣孝服的公孙策。

  “不管灭‘门’惨案是不是钟离世家做的……”

  “但都是因钟离世家而起……”

  “即便你们认为证据存疑,不应该责罚钟离世家全体……”

  公孙策虽然少年老成,但还是第一次面对三堂会审这样的大场面,一时紧张,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即便不责符个钟离世家,钟离元溪也必须抵命……”

  “非如此,怎么告慰我公孙世家的冤魂!”

  听得公孙策的话,众人都是沉默踌躇起来。

  就在这时,忽地一名官吏快步走了进来,环顾全场,大声说道。

  “大理寺外有一名自称是公孙颖的‘女’子请求入司作证!”

  话音刚落,剧暮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怎么可能会……失手?”

  就连老‘奸’巨滑的剧无意都是掠过一丝不安,沉声道。

  “公孙世家的血裔,无一例外都已遇害……”

  “公孙颖的尸首也已在废墟上找到……”

  “此必是钟离世家派来扰‘乱’视听的假证人……”

  “还是羁押起来吧,万一是个刺客……”

  谁知燕王竟是淡淡说道。

  “既然来了,何不传她进来见见?”

  “就算是刺客,这里有四位武圣,难道还保护不了寡人的安全?”

  燕王随即抬手一指,对那官吏道。

  “替寡人宣那自称是公孙颖的‘女’子觐见!”

  ……

  就在公孙颖得以进入大理寺的同时。

  空无一人的长街之上。

  一道剑气如山狠狠劈向钟离元卫保护的马车!

  “保护小姐!”

  钟离元卫刚刚拔刀,黑影之中立刻跃出一名高手截住了他。

  就在钟离元卫被截住的瞬间,八名黑衣人自四个方向飞跃而来……

  八把刺客专用的袖里皆八个不同的方向,朝着车内仗剑刺来!

  想来车内娇滴滴的公孙小姐在这八名‘精’锐刺客的围攻下,必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然而……

  “铛!”

  马车仅仅被剑风带到,就瞬间粉碎,然而八把袖里酱像是刺到了金钟上一般!

  一道翠绿舰形成的剑钟稳稳笼罩在车内的三人身上!

  八名杀手似是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车里原本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会变成三个男人!

  可是很快,他们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受死!”

  车内一名儒服青年,手中长津内一抵,旋即刺在金钟上的八道剑气,瞬间倒刺回去!

  八名刺客的袖里剑瞬间崩裂开来,倒飞着惨叫回去!

  “你到底是钟离世家的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