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儒武争锋 > 正文
  接近中午时分,在知北楼三楼最豪华的单间,如春阁里早已高朋满座。

  这一间单间不仅设有以灵石催动,可以调节气温的法阵,还有一个隔音法阵。

  前者敝了单间里冬暖夏凉,四季如春的适宜环境,后者则保证了宴饮的绝对私密性!

  强强联合之下,让这间“如春阁”单间向来一约难求。

  尤其是在知北楼每天只接待三十桌之后。

  黑市里,一张知北楼如春阁的预约单子,都已经炒到一百功绩点了!

  也就是整整一千金铢,这还不算菜品和酒水的价钱!

  可以说,在知北楼的如春阁吃饭,吃的从来就不是饭,而是金铢!

  不过,这个问题,对于如今坐拥百万金铢身价,又是知北楼二东家的秦枫来说

  根本就不是问题!

  一张由整块温玉雕刻而成的圆桌摆在单间中央。

  上首坐着的却不是秦枫,而是一名白衣白袍,神情沉着的中年男人。

  在他身边是换上一身便装,着淡墨青衫的年轻男子。

  这两人虽然完全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但依旧不怒而威,散发出让一座中人都不敢造次的威严之感。

  正是两位天武长老,锻造司的司正景天明和教习司的司正姬澄宇!

  两名天武长老中的任何一位,肯来赴宴,都已是给足了天大的面子。

  但秦枫却一人在一崇会邀请到了两位天武长老参加

  这面子简直是要撑到天上去了!

  尤其是第一次看到两位天武长老的齐国杰和易云峰两人

  更是在那一股自然散发的天武威压之下,双手微微发抖,险些连筷子都拿不稳了。

  酒桌之上,秦枫坐在姬澄宇的身旁,妹妹秦岚紧贴他而坐。

  秦岚身旁是一身红衣红袍的蒙攸月。

  蒙攸月的身边则坐着谭鹏和严武这两个秦枫的好基友。

  另外一侧,景天明的身旁,坐着一身素净白衣的田文。

  赵日天依着田文而坐。

  虚无一谦虚地坐在赵日天身旁。

  齐国杰和易云峰能够来参加这样高级别的宴会,已是诚惶诚恐了。

  自动自觉地坐在了下首。

  若是有其他人看到这宴会的配置,必然会惊讶得掉了下巴!

  天武长老,地武强者,人武武者,见习者,居然非常和谐地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彼此的位次居然也是乱七八糟!

  见习者的位次居然还排在人武境武者的前面?

  可是谁叫这三个见习者分别是秦枫的妹妹和两个死忠小弟呢?

  坐在蒙攸月身边的谭鹏还算正常,一副中规中矩的模样。

  旁边的严武却实在是太掉价了

  从刚进如春阁时对着作为盆景的奇珍药材流口水,到现在对着上菜的美艳侍女流口水

  若不是顾及秦枫的面子,席上的几个人都忍不转把他给赶出去了!

  好在席间珍馐如水,美人如玉,自是没有人来搅了这兴致。

  酒至三巡,菜过五味,知北楼里的副掌柜黑猴带着十几个美艳的歌姬进来给众人敬酒。

  黑猴伶牙俐齿,把众人都劝得饮了几杯,哈哈大笑,宾主径。

  席间还当着秦枫的面,黑猴还给了在座的众人一人一张知北楼的贵宾卡。

  秦枫自己接过一张贵宾卡看了一看。

  只见金光灿灿的卡片,一面写着“凭此卡可优先定位,菜品享九折优惠”。

  翻过来则刻着是秦枫当初说给燕掌柜,被奉为金句的“我们只做精品”。

  “看来燕掌柜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雁过拔毛掌柜”、

  “我当时走的时候不过跟他透露了一点,以后可以开发不用排队优先预定的贵宾卡。”

  “他这才过去几天,居然都做好开始发了!”

  却听得黑猴弓着身,谦卑说道:“各位老爷,这是我们知北楼刚刚推出的贵宾卡。”

  “拥有此卡,可以挤掉没有贵宾卡的预定客户”

  “而目前我们这一批卡一共只做了三十张”

  黑猴说到这里,看了看上首的姬澄宇和景天明说道:“所以可以理解为,拥有贵宾卡的老爷,随时随地都可以在知北楼预定到酒席的位置!”

  果然,听到黑猴这句话,无论身为天武长老的姬澄宇、景天明,还是贵为王室成员、世家子弟的赵日天和田文

  他们都欣然笑纳了这张贵宾卡。

  这些人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面子

  毫无疑问,这张知北楼的贵宾卡就是最好的面子。

  黑猴退下去之后,

  席上的氛围变得更加地友好了起来。

  几杯过后,姬澄宇放下酒杯,却是看向秦枫,带着微醺说道。

  “秦枫,你今年是第一次参加大荒狩猎,若是可再斩获狩猎的‘新星奖’,对你以后武道一途当是大有好处!”

  秦枫微微一愣,他之前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大荒狩猎这件事

  毕竟没有人认为一个刚刚通过武帝遴选的人,会有资格参加大荒狩猎吧?

  田文看到秦枫一脸困惑的表情,解释说道:“大荒狩猎是每届期中考武后中级组的例行活动”

  “也可以理解为对期中考武获胜队伍和优秀武者的奖励!”

  田文环顾全车道:“能够参加的只有三种人”

  “获胜一组的成员!”

  “虽然所在一组战败,但取得连胜的武者!”

  “还有各天武长老推荐的人选!”

  田文有些无奈地笑道:“这第三种人就是所谓的关系户了!”

  赵日天仰起头来“咕咚”一声,饮尽杯中琼浆,抹了抹胡子上的酒渍道。

  “往年我跟田文都是靠连胜去参加的,今年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以胜利队的姿态去了!”

  “痛快是痛快!”

  赵日天说着又斟满杯中酒,对着秦枫遥祝道:“都是秦枫兄弟的功劳,我赵日天心服口服,敬你一杯!”

  秦枫急忙起身,与他碰了一杯,豪爽地饮尽了杯中酒。

  放下酒杯,秦枫不禁问道:“不知大荒狩猎的奖励是什么?为什么还会有人打关系想要去参加?还有这新星奖又是什么东西?”

  姬澄宇见秦枫比较有兴趣,便沉声解释道。

  “众所周知,真武学院是禁止延私自进入大荒深处的”

  “但大荒虽然凶险,却是武者宝库,既有天材地宝,古人遗物,还有猎杀妖兽后的皮肉骨头,珍贵的妖丹”

  “任何一样都足以让武者铤而走险!”

  景天明笑道:“只可惜学院并不给普通武者这样的狩猎机会,所以大荒狩猎就是难得的耕了!”

  “大荒深处,危机与机遇并存但如果有天武强者压阵,那就只有机遇而少有危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