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儒武争锋 > 正文
  很快,秦枫大帝归来,在龙门关之前与千万起义军干戈化帛,冰释前嫌的事情如狂风迅雷传遍中土bet体育在线投注。

  各方势力皆是震惊无比。

  尤其是因为秦道直掌握大泽神朝以来,认为大泽神朝在走下坡路而蠢蠢欲动的宗门,势力皆是如被惊雷劈中,瑟瑟发抖。

  当天,大帝秦枫独断之下,千万起义军除少数精锐收编为禁军之外,各回州郡,愿意为国效力者,自动转化为戍守部队,解甲归田者赐予金铢百枚,美酒一坛。

  至于钱从哪里来,自然都是查抄的奸佞家产中出的。

  这些奸臣家里幽比国库还有钱呢

  别说是秦枫,连秦道直都吃了一惊。

  他根本不曾想到,平日里在他面前表现得克己奉公,还经常哭穷的心腹爱卿们,居然比自己的国库还要有钱

  由此,这个纨绔的皇帝,终于开始审视自己自母亲姜雨柔飞升之后,亲政这八十多年的所作所为来。

  而且秦枫处理事情的雷厉风行,行云流水又得体恰当,也让他真的看到自己与这位已经被称为先帝的老爸之间的巨大差距。

  再复杂的事情和矛盾,到了秦枫这边,最多也就是十几息时间,必然迎刃而解,无论是涉及官民纠纷,还是神朝与宗派,神朝与其他势力的问题。

  两天之内,几乎把秦道直积压十年的政事,几乎都给解决了。

  当然了,这其中很多的事情已经被拖得不需要解决了,这是显而易见的。

  这样处理政务的速度,在秦枫自己看来,也就是以前他做渑池盟主时候的速度

  甚至还因为久不回中土,对情况生疏许多的原因,速度都放慢了许多。

  不过在秦道直以及一众还留在大泽神朝里的,少数没有被腐蚀掉的臣子们看来

  “这就是大帝啊!”

  “可怕可怕,不愧是大帝!”

  秦道直看向这个从出生起就没怎么见过的老爹,在他龙门关干戈化帛,以及飞速化解各种矛盾的翻云覆雨手段之后,眼神也从原本的逆反,渐渐向着崇拜转变了。

  不过,叫这个皇帝唯一感觉到有些不爽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事情

  自己这个老爹,居然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

  而且还不是定的妃子,是直接指定的正宫皇后!

  关键的是,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张泽沐的女儿,也就是被他气死的冷云飞的外孙女

  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还是叛乱军,哦不,起义军的领袖人物,绰号是——张麻子!

  大泽神朝的道帝秦道直想到自己未来的正宫皇后,居然有一个“张麻子”的绰号,想来必然是满脸麻子,巨丑无比的婆娘了,他光想想都掉一地的鸡皮疙瘩。

  关键她还跟自己有害死外公的血仇。

  因为从须姜雨柔,梦小楼等倾城女子相处,秦道直的眼光自是高得要命,所以才迟迟没有立下正宫皇后。

  甚至连妃子很多都是姜雨柔为了平衡朝堂势力,为他纳下的。

  结果这好不容易空了几十年的正宫皇后之位,就这样被他自己的老爹一纸婚书送给一个长麻子的女人了!

  “这算哪门子干戈化帛啊!”

  听到这个自己反抗也无效的先帝旨意时,道帝秦道直在心里低声咒骂道:“这不就是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吗?”

  “让一个反贼首领做了皇后,这大泽神朝究竟姓秦还是姓张啊!”

  秦枫是个雷厉风心帝王,事情自然是说干就干。

  三天之内下婚诏,七天之后就帮儿子秦道直迎娶了张忆水。

  只见朝堂之上,穿着大红盘龙喜服的道帝,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简直都好像要哭下来似的。

  这哪里是迎娶正宫皇后啊,简直就是为国捐躯啊!

  百官朝拜,迎亲,宴饮,送入寝宫,秦道直一直都是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

  甚至故意喝得醉醺醺的,打算在这噩梦般的新婚之夜蒙头大睡,逃过一劫。

  可是谁曾想到

  月光如水,透过皇宫的窗扉,映在那龙榻之上的佳人身上。

  唇红齿白,尤其是露在红盖头下的半截下巴,尖尖如新荷初绽,剔透如白玉无瑕。

  秦道直顿时就惊呆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仅仅是这小半边面颊与这尖尖的下巴,除非是脸上其他部分都长满了麻子,否则绝对是不逊于我母后和梦后的绝代美人啊!”

  道帝只觉得呼吸都不由地变得急促了起来,终于按捺下心头的激动,缓缓地用喜秤挑起了那一方大红的喜帕。

  一时间,月华如水,佳人如透明的玉雕一般,静静坐于龙床之上。

  红烛罗帐,凤冠霞披,映照着她的剪,更是欺霜傲雪

  道帝秦道直瞬间就连话都不会说了。

  愣了半晌,他才反应了过来,正要开口。

  陡然一枚粉拳自远及近,在秦道直的眼前骤然放大。

  “嘭”地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右眼眶上!

  只听得张忆水雌威勃发,厉声喝道。

  “道直狗贼,你看什么看!”

  秦道直好歹是堂堂一个圣武者,竟是被这一拳轰得两眼一黑,连连踉跄好几步,捂准被打黑了的右眼圈,吃痛道:“你这女人家怎如此粗野,一言不合就打人啊?”

  “你是本帝的皇后,本帝看你都不给看了吗?”

  话音未落,听得秦道直这霸道语气,张忆水更是雷霆动怒。

  “你还真把自己当皇帝了?”

  “噗通”又是一拳,登时秦道直的左眼眶也黑了!

  “要不是看秦叔面子,现在你的狗头已经挂在城门上了!”

  秦道直也是被打得上火了,大声咆哮了起来:“你当你是谁啊?你这个叛贼婆娘!”

  “这样打本帝,你以为你谁啊?我爹啊!”

  登时一柄天剑以武脉呈现出来,竟是悬岗了秦道直的身后。

  “本帝不发威,你把本帝当病猫啊!”

  眼见着洞房花烛夜,就要变成洞房杀人夜

  或者说秦道直可能都舍不得真的杀这个叫他又气又恨又鱼喜欢的叛贼皇后,只打算展现出圣武者实力,来吓吓她,正正夫纲的时候

  张忆水展动身形,居然对着道帝秦道直先发制人了!

  “你不就是个病猫吗?”

  “看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