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儒武争锋 > 正文
  巴洛萨尊者冷声道:“哦?冒充哲别尊者的家伙?你倒是说说,事情是怎么回事!”

  牛金赶紧讨好着说道:“巴洛萨尊者,事情是这样的……”

  “哲别尊者走失了一个狐美人,就到校的营地里来要人,冷不防那个假的哲别尊者就冲了进来,叫嚣着要打哲别尊者……”

  牛金咧着嘴笑道:“只可惜那个假货的实力太差了,连哲别尊者的汗毛都没伤到,自己就被打得趴下了,现在正在我们军营的地牢里关着呢……”

  “您要见见那假货吗?还是您……”

  “咦,您的脸色怎么……变这么难看?”

  牛金似乎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自顾自地说道:“巴洛萨尊者您不必担心,一会这个假货提上来,肯定能够找到什么线索的,您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要到帐内坐坐?”

  “我们营地里新鲜的牛奶可以喝……呃!”

  牛金还没反应过来,喉咙瞬间就又被隔空卡住!

  “呜,巴……巴洛萨尊者,我……”

  旁边的白牛祭司看到巴洛萨尊者明显了动怒,赶紧跪了下来哀求道:“巴洛萨尊者息怒,息怒啊……”

  “牛金大人纵有得罪您的地方,但毕竟是穷奇妖帝的阵前代理,罪不至死,也不能被您杀死啊!”

  巴洛萨尊者却是怒火中烧,怒极反笑:“他这个蠢货{罪该万死!”

  接下来的话,就让穷奇妖国的众人如坠冰窟之中了。

  “哲别尊者,从来不碰除了狼族以外的女子!”

  “更不可能豢养什么狐族美人,你们说,他是不是蓄意欺骗了本座!”

  “他该不该死?”

  牛金刚要争辩,只听得身后一声狼嚎,被秦枫打得筋断骨折,奄奄一息的哲别尊者大声嚎叫了起来。

  “巴洛萨,你……你要为我报仇啊!”

  不只是巴洛萨尊者,就连跟在他身后的其他妖尊侍从都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

  堂堂的妖祖护法,妖界最强的存在之一,居然被人打得像死狗一样,被从地牢里拖了上来。

  “穷奇妖国下手居然这么狠?”

  “这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吧?”

  “难不成被人族收买蛊惑了?!”

  “完了完了,穷奇妖国的妖帝,估计跟得罪了妖祖陛下的梼杌妖帝一样要被灭门了!”

  这些妖尊看向牛金以及身后一众穷奇妖国将领的目光都是又无奈又惋惜。

  巴洛萨尊者看到这一幕,蓦地一松手,任由牛金像垃圾一样砸在了地上,拍了拍手掌道:“此间的一切,本尊会一字不落地汇报给妖祖陛下……”

  牛金听得这话,“嗞”地一声,已是直接吓得尿了出来,趴在地上,哭号道。

  “巴洛萨尊者,巴洛萨尊者……校只是一时糊涂啊!”

  “尊者,再给校和穷奇妖国一次机会吧!”

  “要是妖祖知道了,穷奇妖国肯定要血雨腥风啊!”

  正求饶的时候,后面的哲别尊者已是咆哮道:“就今日之耻,今日之辱,我哲别就要杀得你穷奇妖国血流成河,都不能解气!”

  牛金现在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既然那假的哲别尊者能够把真的哲别尊者打得满地找牙,这明显是不合理的事情啊!

  不然谁会相信,那个冒牌货是真正的哲别尊者?

  而且看他那副打妖祖护法如打狗一般的状态,他的实力……得可怕到什么样的程度?!

  巴洛萨尊者看到哲别尊者咆哮,也是恩威并施,冷声道:“现在,本尊还可以给你们指出一条生路!”

  “立刻给我找出那个假冒哲别尊者的人,至少也要抓到关键的线索!”

  “否则的话,本尊每天杀你穷奇妖国一个军团长!”

  巴洛萨尊者又冷笑道。

  “就从你牛金开始杀起!”

  牛金当即一个哆嗦,大声喊道:“所有跟那冒牌货说过话的军团长,一个个都叫过来,接受巴洛萨尊者的问话!”

  巴洛萨尊者的身后,早有侍从搬来了一把白玉王座,让他坐了下来。

  又有人却了一柄悬岗半空中,半透明的战刀,就这样诡异地悬在他的手边……

  正当牛金等人不明所以时,巴洛萨尊者已是沉声说道:“我不是巴洛萨尊者……”

  话音刚落,透明战刀骤然发出“嗡”地尖啸,径直朝着巴洛萨尊者的胸前刺来。

  “咔”地一声,即便那战刀的战柄被巴洛萨尊者眼疾手快,直接握住,那战刀已经如闻到血腥味的猎犬一般,拼命地朝着他的胸口刺来。

  巴洛萨尊者伸出手指一弹,这虚无战刀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面对目瞪口呆的牛金等人,巴洛萨尊者冷笑道:“一会你们把那个冒牌货都问了你们什么话,给我一字不落地说出来……”

  “若是有人胆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本尊这把可以辨别真话假话的虚无战刀……可不会顾忌大开杀戒的!”

  听得这话,牛金更是惊得舌头都快要掉下来了,连连催促手下道:“结合所有的军团长,快点,一刻钟,不,半刻钟不到的,直接军法问斩!”

  看到这慌乱的一幕,隔着帐篷的牛蛮已是眉头拧得像麻花一般了。

  “看这样子,巴洛萨尊者一定是要挨个询问我们对话的内容……”

  “我恐怕到时候若是说错一句,就会露馅,这可在怎么办才好?”

  眼见着接到命令的军团长不要断地朝着本阵跑去,牛蛮心急如焚,终于忍不酌“心有灵犀”天宪给秦枫发去了一封信笺。

  “计划有变,事情败露,怎么办?”

  哪知,只不过几息时间,秦枫的回信居然就来了。

  “一切放心,尽量拖延时间,做好提前举事的准备。”

  “我正在赶往你处……距离不远了!”

  “人族大军距离你还有……”

  牛蛮正留心伸起耳朵去听,却只听得巴洛萨尊者质问牛金道:“所有与那假货的哲别尊者说过话的军团长都在这里了吗?”

  只听得牛金巴巴结结道:“都在这了……哦不,不对,还有一个不在这!”

  他看了看牛蛮营帐的方向,眼露凶光,大声说道:“还差一个人,而且这个人的嫌疑,可能是最大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