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儒武争锋 > 正文
  秦枫看到幸这大鸽子居然也来凑热闹,也是微微一愣。

  这大鸽子是怎么自己从欣界里跑出来的?

  秦枫皱了皱眉头,转念一想,方才意识到,应该是这大鸽子跑到了儒家欣界溜达,被自己一起具象化到中土来的。

  好在秦枫有一头会说话的魔宠,这事在中土已人驹知,即便是凌云阁这么高层次的会议,遇到这大鸽子插科打诨,也没有什么人会附惊讶和不妥。

  不过这大鸽子没羞没躁的,还在凌云阁里的蒙攸月,韩雅轩,姜雨柔三女却是面色绯红,羞得无地自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反倒是秦傲皱眉道:“大军刚刚经历大战,戾气太重,魂魄不散,这种时候办喜酒,是不是不太吉利”

  秦傲话音刚落,大鸽子顿时又笑了起来:“那本大爷跟你说个笑话啊,鬼尊大人。”

  “一个挥挥手就可以杀几百万人的绝代强者,感觉在人死多了的地方办酒很不吉利呢”

  众人听得这鸽子的话,虽然感觉哪里不对,但还是有人忍不爪出了声来。

  “也是啊,真武至尊血气冲天,鬼神退避,怎么可能反过来害怕鬼呢?”

  “这的确是鱼不太合理呢!”

  旁边的秦弑也是笑着说道:“对啊,再说了,我们又不是吃了败仗,我们人族是打了胜仗啊!”

  “打了胜仗,不就应该载歌载舞,饮酒作乐庆祝吗?”

  “再把枫儿你的喜事办了,那中土人族就是双喜临门,难道不好吗?”

  正说话之间,一个甜腻到鱼嗲嗲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哪里是双喜啊,你们会不会算数的咯?”

  只见一头五彩鹦鹉坐在风七月的肩膀上,嗲嗲地说道:“尊主大人一次头是要迎娶四位夫人的好不好?”

  “再加上咱们人族的洛城大捷,怎么算都是五喜临门好不好?”

  听得这酗凰的话,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站在秦弑肩膀上的大鸽子已是赶紧露出谄媚的表情,连连说道:“对的对的,你们会不会算数啊!”

  “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是我家媳妇总结得好,对不对啊,尊主大人?”

  看到这大鸽子十足欠打的模样,秦枫当即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他,转而对众人说道:“诸位意下如何?”

  这一回童渊至尊等人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尊,难不成你的婚事,还要问我们意下如何吗?”

  秦弑也是笑着说道:“要打仗,什么时候都幽打,不过,你的婚期,是不能再拖了!”

  “否则万一你远征妖界,一去又是个一年半载,我这几个儿媳妇,还不得把头发都给盼白了!”

  说到这里,秦枫世家众人皆是附和道:“秦尊,此去妖界,凶险未卜,吉凶难料还是早早将婚事定下的好。”

  张泽沐也劝谏道:“师尊常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做事当要未雨绸缪,方可防患于未然。”

  “弟子也不愿意师尊有什么意外”

  “但若是师尊长年征战妖界,至少秦枫世家上下,不会如上次那般失去了主心骨!”

  张泽沐说得可谓是十分地委婉,其实也就是希望秦枫能够将梦小楼,姜雨柔等人的名分立下。

  这样即便遭遇意外,秦枫世家也不至于像秦枫“陨落”于诸天战潮那般慌乱,而变成一盘散沙了。

  “如果师尊与诸位师娘可以为秦枫世家留下子嗣,那世家也就可以如其他声名赫赫的家族那般留名千古了。”

  张泽沐所说的十分隐晦,但意思却表达得很明确。

  如果秦枫世家不能留下子嗣,很有可能就会如长河之中无数赫赫有名的世家、家族那般,只是昙花一现,连后人都无法留下。

  从世俗的角度来讲,这的确是秦枫世家目前的头等大事了。

  秦枫正踌躇之时, 蒙攸月已是忍不椎道:“秦枫,如今我父战死沙场,我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寻常世家的女子”

  “天赋也并非超群,不是超品武脉,甚至连一品都不是”

  “我自问配不上你,若你想要悔婚,我也没有异议”

  蒙攸月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旧能地平静说道:“你们儒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家规定三妻四妾,只有一正妻,两平妻,你却偏生要娶四位正妻。”

  “本来就有违你们儒家的礼法,我便也不叫你为难了。”

  “你只娶三位也好,另娶更加配得上你的高门明珠也罢,我都没有意见”

  “只怪我蒙攸月与你有缘无份,实在追赶不上你的脚步了”

  蒙攸月话音落下,举座皆惊。

  但她这一番话并非是空穴来风。

  当时她与秦枫订婚之时,她还是秦国太尉的掌上明珠,秦枫也刚刚成为渑池盟主,亟待得到秦国的支持。

  现如今时间虽然才过去了一年不到,情况却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秦枫自武圣入武神,最终成就真武至尊,灭太子,诛白起已成为人族武家的第一人。

  蒙攸月则因为父亲蒙义重陨落,家道中落。

  彼此之间的差距是天渊之别。

  相比于宇皇古经传人的梦小楼,邹圣之徒,齐国公主,还是儒道亚圣的姜雨柔,齐国武圣韩雅轩,身份地位都与秦枫相差太多了。

  秦枫自己不曾表露过什么,但七国之人,混杂于洛城,人多口杂,悠悠之口自是难杜。

  再加上秦枫与蒙攸月定下婚约已这么久,连婚诏都已经发了,却迟迟没有完婚,如何能叫人不觉得生疑?

  于是乎,七国之中,秦枫想要悔婚的谣言就甚嚣尘上, 至于要另外迎娶哪位绝代佳人,答案也呼之欲出。

  更兼积羽沉舟,积毁销骨。

  蒙攸月这些天来常的压力,可想而知。

  正当她有些绝望而幽怨地看着秦枫,似是在等待他回答的时候

  秦枫却是朗声笑了起来:“攸月,你怕是连日征战,劳累不堪,是以说了胡话。”

  蒙攸月此时都快要哭下来了,还被秦枫这样“数落”,登时就眼泪珠子滚了下来:“你,你还笑,你有没有良心的啊!”

  秦枫笑着说道:“我秦枫做的决定,从来不曾后悔,也不可能反悔”

  “我当然要娶你回秦枫世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