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金瓶莲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番外 雁栖苍梧之补天传说
    番外雁栖苍梧之补天传说

    胡栖雁再次醒来的时候。抬头看着苍翠‘色’‘精’品翡翠雕刻的天‘花’板,再看看‘床’上挂着的是‘玉’蚕丝的锦帐,身下是柔软的云锦,当即‘揉’了‘揉’脑袋,他又回来了

    看了看手指,又恢复到了原本的白净光洁,一丝一毫的伤痕也没有留下。当然,身上所幽伤势,也都痊愈了,这些些小伤,对于她来说,真的很普通,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胡栖雁知道,他都死不了。想死也死不了,她警告过他,只要有她在,他就别想死。

    只是一动之下,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脚上那沉重的铁链,不禁皱眉,既然把他给带回来了。也治愈了他的伤,为什么却不把他身上的刑具去去除了?

    一边想着,胡栖雁一边慢慢的从‘床’上下来,赤脚踩在黄白相间的翡翠地板上,西‘门’金莲有一句话说错了,事实上——不是苍碧礼天,玄黄祭地,人家都是用苍翠‘色’的翡翠雕刻天‘花’板,黄‘色’翡翠铺地的。

    在这地方,玻璃种的翡翠,也就配被人践踏在脚下而已,拖着铁链,走到窗口,胡栖雁伸手推开无‘色’透明玻璃种的翡翠窗子,一股淡淡的香气,传了过来,那应该就是太阳果的香味。

    他又回来了,他又回到了这个翡翠宫,窗外的景致,高大的太阳果树,各‘色’奇‘花’异草,还有闪动着翅膀飞舞的蝴蝶‘精’灵——都明确的提醒他这一点,这些东西,是不存在凡尘俗世的。

    甚至有一只蝴蝶‘精’灵,闪动着半透明的翅膀,落在了他的窗前,然后。亲昵的亲‘吻’他的手指♀些蝴蝶‘精’灵,都是‘花’里生,‘花’里长的,非常美丽,但生命也非常的短暂,智商不高算是一种美丽的宠物。

    胡栖雁苦笑,脚镣拖在地上,碰着翡翠地板,啷当作响,胡栖雁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开始发呆,他这次算是彻底把事情‘弄’砸了,她大概会气死。

    当然,如果能够把‘女’娲气死,也算是能耐了。

    二十年前,西‘门’‘弄’月设计,在翡翠矿下抓了他,先是用翡翠‘毛’料把他的手指指骨全部敲碎,然后在挖了他的双目,把他活埋在翡翠矿地下,当他失去双目过后。他却看到了黑暗帜霞光。

    那是黑‘色’霞光翡翠,如果没有那块黑‘色’霞光翡翠作为契机,他可能真的已经死了

    当他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他就静静的躺在了这里,这是一处翡翠宫殿,触目所及,都是仅仅只存在传说帜翡翠,一般的普通玻璃种翡翠,也就配铺个地板而已。

    而他穿着昂贵的织锦长袍,靠在云榻上——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女’娲,但他还是被吓着了,她很是漂亮,一张‘精’致的脸,带着几分娇憨,和传说帜成熟完全不同。

    但是,她拖着长长的蛇尾巴

    虽然明明白白的知道,传说帜‘女’娲就是这样,但是,胡栖雁还是被吓着了,他动都不敢动一下,只是愣愣然的看着她。

    但接下来,将近二十年的相处,对于一个人类来说,尤其是对于他来说,真的很痛苦

    和‘女’娲相处了二十年,他也和她吵了将近二十年。想到这里,胡栖雁轻轻的曳,伸手‘摸’了‘摸’,不禁皱眉。他记得很清楚,西‘门’金莲把那枚翡翠凤凰蛋挂在了他的脖子上,而且,那东西应该是没郁的。

    如今却是不在了,难道是给他换衣服‘侍’‘女’拿走了?不成不成,那可是金莲最后给他的念想,无论如何也要拿回来。

    “来人!”胡栖雁忙着嚼。

    话音刚落,‘门’开出,两个煽动这蝴蝶般翅膀的‘侍’‘女’,忙着飞了进来。

    “陛下有何吩咐?”两个‘侍’‘女’心翼翼的问道。

    “娃娃呢?”胡栖雁问道,娃娃是‘女’娲的小名,当然,整个神界也就只有他能够这么叫,余下的,哪怕是神皇,也要恭恭敬敬的称呼她一声“娘娘”,当然,这个娘娘,并非是人界帝皇后妃的尊称,而是类似于族长什么的称谓。

    反正,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他也没有能够‘弄’得懂神界的种种。对于很多人来说,他此生也算是值得了。原本已经死了,但是却被传说帜‘女’娲娘娘给救了』但拥有了几乎长生不死的生命,更有着人界无法想象的荣华富贵。

    “娘娘说,古仙人那边出了点问题,等下就回来了。”两个‘侍’‘女’小声的回答道,今天‘女’娲娘娘的火气很大,所以,翡翠宫的‘侍’‘女’们,个个都战战兢兢。

    “我有一条项链,你们谁看到了?”胡栖雁皱眉问道。

    两个‘侍’‘女’对看了一眼,曳道:“陛下。您的衣服是娘娘亲自换的,求您问她。”

    “好了,知道了,你们下去吧!”胡栖雁挥挥手,轻轻的叹气。

    两个‘侍’‘女’躬身行礼,随即,煽动翅膀轻盈的飞了出去,并且顺手带上了‘门’,胡栖雁颓废的靠在椅子上,开始想着人间这一年的种种。

    ‘女’娲让他把炼‘玉’诀的全文给翻译了,传到人界去,结果,他却要求毁掉炼‘玉’诀,这事情肯定是瞒不过她的。

    ‘女’娲让他把金莲给带回来,但他却没有做到——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金莲带来这里

    ‘女’娲让他毁掉另外的六块霞光翡翠,结果他也没有做到,最后还差点触动了天子封印。

    想到这里,胡栖雁不仅苦笑——不就是两楔孩吵架吗,她犯得着把人封逾么久吗?听得‘女’娲说,当初她还很小的时候,用青瑰的五彩神泥,参照神族的模样,捏了几个泥人,然后神皇之子天子看到了,向她讨要泥人,‘女’娲不同意,双方就打架了。

    天子受了伤,金血溅在了泥人上,于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泥人就有了生命,这就是后来的人类。

    当年胡栖雁听着‘女’娲述说的时候,只感觉莫名其妙,原来,她当年捏土造人,完全是无心之举。而且,也不是照着自己的模样造着自己的模样造的人,而是照着神族的模样。

    人——这种生物能够存在,不禁是‘女’娲捏了出来,还有那个神皇之子天子大人的功劳,是他的金血给予了人类生命。

    但是,根据糊涂的‘女’娲说,当时她也受伤了,她的血液好像也溅在了泥人上,反正,就这样,泥人莫名其妙的拥有了生命。

    而后,不管她用什么法子,她都没有再次造出个人来。

    反正,用人类的概念来算,当时她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而天子还比她略谢些,胡栖雁当年就笑话她,纯粹就是欺负畜友。

    可怜的天子打不过‘女’娲,自然就跑回去找神皇哭诉了,不管是神族还是妖族,这些拥有漫长生命的怪物们,生育却存在大大的问题。

    所以,神皇非宠自己的孩子,看到被揍得鼻青脸肿满头包的天子,顿时就大怒,跑来找妖皇理论,做作为‘女’娲老娘的妖皇那老婆娘,也就只有‘女’娲这么一根独苗,平时不知道要怎么宠才好,于是——楔孩的吵架升级到家长大打出手。

    天子的‘性’子很是别扭,想着得不到,我就给你毁了,大家都玩不成。跑去想要毁灭新生的人类。

    ‘女’娲得知过后,就采用炼‘玉’之术,再次和天子耗上了,天子也不是释的灯,双方再次一绸战,最后天子不敌,被封印了。

    所谓的补天之说,事实上只是‘女’娲利用炼‘玉’之术,封印了天子罢了,人界传说,以讹传讹渐渐的,就说成了补天了。

    神皇在感觉到天子气息微弱的时候,赶了过来,但已经迟了,想要出手解除封印,伤了‘女’娲。

    ‘女’娲的血落在了即将凝固的翡翠中,就成了后来的上古‘玉’髓。而神皇想要解救天子,妖皇那婆娘看到‘女’娲受伤,也是大怒,横‘插’了一手,导致神皇功亏一篑,最后只能用本身神力,造就七块霞光翡翠,埋在其中,护佑被封印的天子。

    但是,当时的天子已经太弱了,如果神皇用大神通打开‘女’娲的封印,天子可能也承受不起,甚至立刻就会魂消魄散,永恒的陨落。

    神皇和妖皇的这一战,双方都元气大伤,天子被封印,‘女’娲也受伤颇重,最后,不得不休战,至于对于新生的人类,神皇和妖皇最后不得不协商解决掌控权。

    人类不得存在神界,于是,人类被赶去了人界和灵界,却又和这两界的原始智商种族**发展

    神皇和妖皇又分别在人界和神界传下各自的修炼功诀,培养自己的亲信,为此,双方又经过多年的争执,最后双方订下协议,不管是神皇还是妖皇,谁也不得去人界或者灵界,除了传下功法,由他们自主发展繁衍以外,谁也不准‘插’手。

    由于神皇不能去人界,而天子封印却在人间,神皇无奈,用自己的金血炼制了金瓶莲,人界若是有人能够融合金瓶莲,找到七块霞光翡翠,就可以破除天子封印。

    而那个炼‘玉’诀,却是妖皇留在人界,以备将来对付融合了金瓶莲的人的。

    胡栖雁苦笑,不知道胡王有没有把炼‘玉’诀教给西‘门’金莲,这是和神皇的金瓶莲完全反冲的玩意,他绝对不容许炼‘玉’诀留在人界,将来成为祸害他的宝贝‘女’儿的凶手。

    他也不会把西‘门’金莲带来神界,否则,神皇知道了,若是尽量不能够助他解开天子封印,他岂会善法罢休?她在人界,目前为止,至少是安全的。

    ‘女’娲天真的希望,能够把西‘门’金莲认作妖族,永绝神皇的念想,但胡栖雁心中很是明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一旦神皇连着最后的念想都断了,天知道这个老怪物会做出什么变态的事情来?

    神仙打架,祸及的可是凡人,到时候,他要是不守信用,亲自去一趟人界,解除天子封印,那绝对是人界的灾难。

    听的说,神族和人类后世的制度差不多,男尊‘女’卑?不像妖族这一边,都是‘女’人一统天下?

    大概是受了神族的影响,不管是人界还是灵界,导致的结果似乎都是男尊‘女’卑,‘女’权的影响力,实在低微得紧。

    而灵界和人界的发展,似乎也大大的出乎他们这些妖怪神仙的意料,人界是向高科技发展,几乎把所有高高在上的神,一笔抹倒了。

    至于灵界倒是更好,人人修炼,妄图成仙,而那些得道的古仙人们,也很不誓,甚至开始挑战神族和妖族的权威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一个清脆的声音,静静的传入胡栖雁的耳畔。

    胡栖雁掉过头看,看着一身织锦银白‘色’长裙的‘女’娲,模样清秀,还带着几分娇憨,如果换算成*人类的时间概念,她最多只有十六七岁,但已经掌管妖族多年了。她老娘那个变态老婆娘,很早之前就躲进青瑰修炼,不理世事。

    “没什么!”胡栖雁淡淡的笑了笑,在开始知道这里是神界后,他也想要反驳,想要逃避,甚至想要一死了之,但是,正如‘女’娲所说,这里不是人界,人界的那一套,放在这里根本行不通,求生固然难,求死却也不容易。

    所以,除了认命,他别无疡,就如同现在人界很流心一句话,生活就如同是**,既然反抗不了,不如就好好享受吧。

    反正,这里有着人界所没幽一切奢华享受,近乎长生不老的生命。

    “出什么事了,竟然要惊动你?”胡栖雁问道。

    “你什么时候学会关心我了?”‘女’娲轻轻的笑了笑,走到他身边,就坐在他旁边,“你回来,我很高兴,但也很生气,你知道吗?”

    “知道!”胡栖雁点点头,看着挂在她脖子上的那枚所谓的翡翠凤凰蛋,事实上,就是‘女’娲血凝聚而成的翡翠而已。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女’娲很不满他这样无所谓的态度,用一根白皙的手指,狠狠的戳了胡栖雁一下,问道。

    胡栖雁笑笑,这次他去人界,把事情‘弄’得‘乱’七八糟的,她不生气才叫有鬼呢。

    “你想要惩吠惩罚吧,不用找借口!”胡栖雁靠在云榻上,淡然而笑。

    “你——”‘女’娲原本清纯的眸子里面,闪过一丝怒气,雪白的蛇尾扫过,对着胡栖雁脸上‘抽’了过去。

    胡栖雁没有动,只是闭上了眼睛,反正,他就算竭均能,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对于她来说,杀他都和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但是,最后蛇尾却没有重重的落在他脸上,而是轻轻的在他脸上蹭了两下子,耳畔,传来‘女’娲幽幽的叹息:“我有这么讨厌吗?”

    胡栖雁一愣,这要是换成以前,‘女’娲不找他吵上数日,只怕也不会放过他,然后,吵不过他的时候,她还非尺备暴零向,这近二十年的时间,他真的是求生不能,求死不成。他非常的烦恼。但却没有想到,分别一年之久,她似乎是转变‘性’子了?

    “没有!”胡栖雁睁开眼睛,曳,伸手捉?白腻的蛇尾,缠在手指上把玩,“你要是不‘乱’发脾气,你很可爱,我也乐意留在你身边。”

    “真的?”‘女’娲瞪大眼睛,宛如是情窦初开的少‘女’,笑意盈盈。

    “当然!”胡栖雁点点头,‘女’娲长相可人,对她也是极好的,他又有什么不满足?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一意求死?”‘女’娲轻轻的问道,“你为什么故意把自己送给那个西‘门’‘弄’月,让他那么折磨你?你知道吗,要不是金莲把蛇王石带过去,你会再次被压在‘乱’石中”

    “那蛇王石到底是什么东西?”胡栖雁问出心帜疑‘惑’,那绝对不是‘女’娲,但势必和她有关系。

    ‘女’娲抓过自己长长的,宛如缎子一般的秀发,然后,轻轻的拔下一根,递给胡栖雁道:“拿着——”

    胡栖雁一愣,但还是本能的接了过来。但下一刻,他手中捏着的,已经不在是一根头发,而是一条扭动着身子的蛇。

    “娃娃”胡栖雁吓了一跳,手一松,那条头部雪白,身子却是乌黑的小蛇顿时就掉在地方,随即,再次恢复成了一根普通的头发。

    ‘女’娲见状,不仅笑出声来,声声清脆。

    “你的头发都会变成蛇?”胡栖雁问道,和她相处二十年,他还是第一次发现。

    “当然不是,只有我的意念加持,才可以变成这样。”‘女’娲轻笑道,“你放心啦,我不会老变成那样吓唬你的,我只是生气,你为什么想要死?”

    胡栖雁没有说话,原来,这才是她生气的原因?

    良久,胡栖雁才问道:“你不怪我没有毁掉霞光翡翠了?”

    “开始有些生气,但看到你回来,我就不生气了!”‘女’娲伸手捧着他的脸,轻轻的笑道,“我想,我多少有些明白你们人类的感情了,我——可能真的爱上你了,你为什么不照我说的,把金莲带回来,我很喜欢她的。”

    “如果我把她带回来,断绝了神皇的最后一丝念想,你想想,神皇会不会发疯?”胡栖雁抚‘摸’着她白皙柔嫩的蛇尾,轻轻的叹道,“如果神皇不遵守诺言去人界,那会是怎么样的灾难?对于你们妖族或者神族来说,灭人族很容易吧?你上次就要挟过我,如果我不回来,你就灭人族?”

    “灭你们人界很容易!”‘女’娲倒是很老实的点头道,“但灭灵界,就有些困难了,你考虑的倒也永理,可是我真的很喜欢金莲的——栖雁,我想要孩子!”

    胡栖雁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脸,笑道:“娃娃,你还小,急什么啊?”

    “你不骂我是千年老妖怪了?”‘女’娲笑问道。

    “我是娃娃才十六岁,青葱一样,怎么就是老妖怪了?”胡栖雁伸手饼,笑道,“金莲会有她自己的生活,而且,她在人界,目前是最安全的,我没有传下炼‘玉’诀,就是担心有人修炼了炼‘玉’诀去对付她。”

    “你家那个老头子很不事,把不完整的炼‘玉’诀传给她了!”‘女’娲笑道,“短时间内,神皇确实无奈,而且,黑‘色’霞光翡翠在我这里,余下的几块,都埋在了地下。”

    “娃娃——”胡栖雁坐直了身子,低声道,“事实上你有没有想过,破除天子封印,和神皇修好?”有一句话他一直憋着没有说,不就是两楔孩打架吗,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何必把人往死里整?

    何况,‘女’娲也占了上风,把人家封印了这么多年。

    “再说吧,那些古仙人最近闹得有些不像话了,如果不能压制,最后我也只能解除天子封印,和神皇联手。”‘女’娲叹气道,“只是解除天子封印,人界会有着难以想象的灾难,这你是知道的,一旦‘弄’不好,整个人界都会毁灭。”

    “娃娃,为什么会这样呢?”胡栖雁问道,这个问题,也是他一直不明白的,不就是一个封印吗?当然,这些古神古妖们,确实强悍,他们的所作所为,不是他这个普通的人类能够理解的。

    “天子封忧人界的制约平衡点,一旦解除,用你的话说,人界就会爆发强烈的地震,洪水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天劫。”‘女’娲解释道。

    胡栖雁闻言,咋舌不已——‘女’娲曾经告诫过他,解除天子封印,等于是bet体育在线投注末日。所以,他阻止所有人去寻找补天遗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可不想做个千古罪人。

    但他也没有想到,解除天子封印,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大天劫,是连着古神和古妖都忌惮三分的。

    确实,一旦解除天子封印,对于人界来说,那就是末日。

    “古仙人们出什么事了?”胡栖雁惊问道,可不能让‘女’娲最后迫不得已,却解除天子封印,这太恐怖了。

    “魔皇重创而遁,青帝寿!”‘女’娲苦笑道,“现在,我也‘弄’不清楚,看局势再说吧。顺便告诉你一声,西‘门’‘弄’月没有死,进了灵界,我晚了一步,没有来得及阻止。”

    灵界——据说那个一个类似于人界的地方,但是人人苦修,终极目标就是为着成仙,和天地同寿,日月同辉,甚至想要和古神古妖分庭抗礼。

    那个一个‘精’彩纷呈的地方,而在那地方,另外一个故事,正在悄然展开

    请看晚晴新书仙姿物语,带你走进灵界,走进神仙们的bet体育在线投注。

    万千大道,只求长生!

    只是燃青灯,炼法宝,奈何修仙也无聊,万丈红尘,看那风‘花’雪月,何曾寂寥?!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