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恶人大明星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番外终:天魔如意
    华国,河东省。

    校豚美术培训班。

    年轻的女老师苏楠刚刚从天南美院毕业,回到家乡办了一个美术培训班——近一个世纪以来,油画已经超越钢琴,成为华国父母最心仪的课外兴趣。在教育改革的背景下,语数外等课程培训日薄西山,而美术这一类兴趣爱好培训,则前途颇广。

    “苏老师,唐城先生真的是您的祖师啊?”

    “是啊,我老师的老师的老师,就是唐城先生了,你算一算,得是第几代了?”苏楠看着萌萌哒的小姑娘,笑眯眯地回答这个已经被问过多次的问题。

    “我知道,我知道,是第四代。”

    一个行孩举手抢答。

    “不对,是第五代。”

    “明明是第四代。”

    萌萌哒小姑娘一脸严肃:“林海文先生才是一代祖师呢,唐城先生是第二代。”

    “林海文先生不能算的。”

    “为什么?”

    “他,他是老祖宗。”

    苏楠乐出声儿了,但很快也生出一点伤感来:“是啊,是老祖宗了。”

    苏楠想起自己念书的时候,她的老师曾经说过:“我觉得老祖宗是很孤独的,你们看啊,先是他的老师陆松华先生、常硕先生接连去世,然后他的父母也仙去了。再是他的朋友、弟子,像是我的师祖唐城先生啊,也都一个一个凋零,最后甚至像我的老师这一代的,他的徒孙们都开始离世了,七八年前,他的女儿林卉女士也离他而去,前两年,林琸,林瑾也接连谢世,举目无亲人,遍顾不相识,确实是很悲凉的一件事啊。”

    “好了,今天我们要学习画静物了啊,林先生当年也是先画这个的哦,传说在他的名作丸子头少女之前,还有两三副静物作品的。”

    苏楠拍拍手,让大家把注意力凝聚过啦,开始上课了。

    黑龙潭画室,今天难得大门打开。

    王鹏的小弟子,央美教授宋澜,亲自推着一个轮椅从大门进入,经过那一架“恶人谷”的玻璃钢的时候,轮椅上干瘦的老妇人艰难地扭了一下脑袋,看了一眼这三个字,笑了笑。

    “卢女士,您还好么?”

    卢雨微微点头。

    “师祖已经在等您了。”

    “好。”

    林海文油画之路的起点,并不是央美,而是京城的雨点画室——丸子头少女就出于那里。而他跟孙唯、卢锐夫妇长达大半个世纪的交情,也广为人知。他们俩的独生女儿卢雨,更是林海文看着长大的。

    当年的大萝莉卢雨,如今也是逾百岁的人瑞了。

    在林海文的儿女,还有侄子梁昊过世之后,这位跟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士,却已然是他当世仅存的最亲近之人——胜过了孙辈,也胜过了那些徒孙。

    “哥哥。”

    “你来了?”

    “几年不见,你看着一点也没变。”卢雨看着林海文,感叹道。她虽然也居于京城,但百岁老人,轻易是动也不能动的。上次她跟林海文见面,已经是三年多前了,当时林海文跟楚薇薇的女儿林瑾,也是他最后一个离世的孩子撒手西去,卢雨特地拖着老弱之躯来安慰他。

    而这一次,是林海文特地请她来的。

    “呵呵,人老成精,再变就成骷髅了。”林海文摆摆手,又看看她:“你是老了不少,看着就剩下一把把了。”

    “我也快了。”卢雨一点也不避讳,在林海文面前,在她自己面前,到了这个年纪,度过这么一生,还有什么需要避讳的呢?死亡,不过一个水到渠成罢了:“唉,等我也走了,你就得自己注意了,火气别太大了,我听东东说,你最近又开始骂鬼子了。还有什么可骂的呢?该拿回来的都拿回来了,该反省的他们也反省了,现在咱们国家这么强大,鬼子还能有什么蹦跶的呢?”

    林海文笑了:“不骂了,以后都不骂了,我骂够了。”

    “真够了?”

    “够了。”

    卢雨凝视着林海文,要说她长大后没有对这位动过心,那也是假的,不过她足够理性,不论是祁卉、楚薇薇,都已经是女人中的顶级出色人物了,但在林海文那里,还不是一生抱憾?至于她,一介凡人,还是算了吧。

    听到林海文说够了,卢雨心中有一些明悟。

    “哥哥,你这是——”

    “呵呵,这回就是让你来,我们再见一面,兴许这就是最后一面了。”林海文示意宋澜全西:“这几年我常常回想当初,当初在雨点画室的时候,我跟王鹏、谢葵们画画,你在边上看电视剧,孙老师就在我们中间走来走去——好像就是发生在昨天,可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儿了。我画了幅画,今天你带回去,也是咱们认识一百年的纪念。”

    “好。”

    国家艺术中心退休顾问卢雨女士,看望林海文先生的新闻,也很快见报——多亏林海文这些年骂人不缀,哪怕深居简出,也没有人忘了他。黑龙潭里有真龙,恶人谷里藏神仙,这都成了画家们的经典素材了。

    这也已经不是最近一段时间,第一次发类似新闻。

    常硕的孙子,陆松华外孙石啸的儿子,梁昊的女儿,当然还有他自己孙辈以及徒孙们,接连拜访黑龙潭。

    大家都屏佐吸,似乎在等待什么。

    “等着我死吧?”林海文跟宋澜撇撇嘴:“肯定是的。”

    宋澜有点尴尬,自从弟子们凋零殆倔,他就是林海文的助手了,对这位老祖宗的脾性,他也算了解的。外面人都说林海文性格孤拐,喜怒无常,易燥易怒。但宋澜知道,这位对身边人还是很好的,而且数十年一以贯之,并不存在年老之后,性格大变这种事情。

    “不过我是快死了。”

    “您别这么说。”

    “唉,我也活腻了,谁能想到呢,我居然是最后一个死的。”林海文心里想,谁能想到呢,恶人谷的一百亿恶人值这么难搞。

    但,够了。

    在第无数次骂了鬼子之后,终于够了。

    林海文把宋澜打发了出去,一个人走进画室——这么多年来,有一幅画始终被放在他画室的中央。

    这是他56岁时画出来的一幅画。

    源古典主义第五层境界,唯一的一幅作品,那之前,他画不出来,那之后,他也再没有画第二幅。

    那是一道门。

    一道华国传统的大宅门,朱漆,铜环,门里是黑,门外是光。

    林海文伸手,轻轻地穿过那中间的黑色,半只手没入其中——他笑了笑,这种画,怎么敢拿出去?谁能想象得到,源古典主义的第五层,绘画艺术的痉,居然是真正的神之领域——创世。

    门那头是什么,林海文不知道,但他明白,等到他成为恶人谷的称号恶人时,就会有答案。

    所以自56岁至今,大半个世纪,他的最主要工作就是逮谁骂谁,能骂一国不骂一省,能骂一个职业不骂一个个体。正着骂反着骂,变着花样骂——这bet体育在线投注上还有没被林海文骂过的人么?

    很少见了。

    那些对别人来说,天条一般的禁忌,林海文从来无所顾忌,什么肤色、信仰、性别等等,想骂就骂,骂了还要骂。

    全bet体育在线投注竟然也忍了。

    所以让林海文的恶人值事业是进展缓慢,一直到今天,才将将大规成。

    他深吸一口气。

    点开了恶人谷的界面。

    “海鸥鸟最大,恭喜你累计恶人值达100亿点,正式获得称号恶人头衔,封号‘画圣恶人’。”

    这一条提示过后,林海文就看见恶人谷界面急速后退,渐渐从无边无际变作了一颗浑圆的珠子——天魔如意。

    无数信息流入他的脑中。

    恶人值——无非是七情六欲、六识五蕴滋生出的天魔魔气。

    那些他兑换出的物品,则是如意天魔气衍变而出。

    那些干涉现世的灵异效果,则是天魔蛊惑,如意随心。

    天魔如意珠从林海文的头顶百会浮出,投射出一片蒙蒙乌光,渐渐的,一道扭曲的阴影从林海文身上钢而出,被天魔如意珠吸入其中,投到画里那座大门里去了。画作无火自燃,只留下一座死气沉沉的躯体留在画室中。

    华新社重磅快讯:源古典主义流派创始人,著名艺术家、作家林海文先生,于黑龙潭画室逝世,享年124岁。

    巨星陨落,举世同哀。

    ——

    好俗气的结局啊,啊啊啊啊啊,全部结束了,大家再见!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