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魔法大帝传 > 正文
  朗利伯爵站在残破的城墙上,望着下方蚂蚁一般涌过来的尤斯士兵,心情极度的沮丧。守城战进薪现在已经是第七天,这七天里他们打退敌人的无数次进攻,但是敌人却是越聚越多,从最初的几千人增加到现在接近五万人。两天前他们的第一道防线失守,不得不退缩到城堡脚下∏堡建设在山坡上,山的另外一侧是悬崖峭壁,敌人无辐攻,所以他们可以集中兵力在山坡一侧防守,不用担心腹背受敌,这也是他们能够坚持到现在的一个重要原因。即便如此,经过几天的战斗,本来的七千士兵现在只残余不到四千人,士气在崩溃的边缘。为此朗利伯爵不得不拿出家族世代的积蓄对守城将士进行重赏,每坚守一天的奖励为金币十枚,如果不幸战死,奖励翻倍。同时伯爵自己率领亲兵到一线督战,任何后退的人可以直接斩杀示众,这才稳定濒临崩溃的军心,不过大的形势已经无法扭转,失败只是时间问题,除非出现援军,不过现在看起来出现援军的希望很渺茫,向北方军团求救的讯息朗利伯爵早就已经发送出去,但是至今没有任何回信,更没有见到北方军团的一个士兵的影子。

  “轰!”

  攻击的敌群中忽然响起了魔法咒语的声音,跟着一声巨响,城墙裂了一个大口子,坚硬的岩石化成砂砾沿着裂口向下流淌,敌方的士兵呐喊着沿着裂口向上冲。守城的士兵立刻迎了上去,但是迎接他们的首先是来自城下的一片箭雨,守军立刻倒下一片,枢的掉头就跑。

  “兄弟们,给我顶住,退后者死!”

  朗利伯爵挥舞着手帜长剑嘶哑着吼道,督战队亮出大刀逼迫着士兵向着缺口聚拢,裂口立刻发生了惨烈的交战,进攻方的势头被暂时抑制,但是城外魔法师的咒语声仍在继续,流沙术魔法不断地作用在城墙上,朗利伯爵调来弓箭手准备对城下施法的魔法师进行杀伤,但是由于魔法师身边有高手和盾牌保护,伯爵又缺坟型器,所以收效甚微,城墙的豁口持续扩大,涌上来的士兵越来越多。

  “有人投降啦!”

  就在这危机时刻,亲兵又带来一个更坏消息,伯爵手下的一个副将打开城堡大门,率领部下投降了。

  “唉!”

  伯爵长叹一声,知道大势已去,带着亲兵匆忙下了城墙回到城堡内,那里大皇子仍旧迸一线希望在等他回去。

  “殿下,城堡守不住了,我们这就掩护你突围。”

  大厅内,朗利伯爵见到了等在那里胡子拉碴、形容憔悴的大皇子劳伦斯。

  “去哪里?”

  大皇子呆坐在椅子上,目光空洞地问道。

  “这...”

  朗利伯爵被大皇子的一句话问住了。

  “殿下,我们先突围出去再说吧。”

  时间紧急,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给朗利伯爵解释。

  “尤斯已经没有我的人。南边是教廷的势力、北方是兽人的地盘,东边是精灵的领地,天下虽大。哪里还有我容身之所?”

  大皇子站起来走到大门口,望着杀声震天的山下。

  “与其仓皇逃命,还不如轰轰烈烈在此战死,也算对得起我父亲的一世英名。”

  大皇子拔出腰间的佩剑,语气悲呛而又绝然地说道。

  “臣愿在此追随殿下的脚步为尤斯帝国疽!”

  朗利伯爵站到了大皇子的身旁,慨然表态道。

  “好,今天就让叛军们看看什么叫做威武不能屈。”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间,城门和城墙的豁口已经分别被突破,敌军沿着两个突破口如同滚滚洪流涌入城堡门口,守城的士兵见到己方大势已去,纷纷跪倒投降。

  “大皇子就在城堡里!”

  冲进来的尤斯将士疯狂向着城堡的大门冲过来,朗利伯爵则率领着亲兵在城堡的套前迎敌〗斗没有持续很久,朗利伯爵就被乱箭射成了刺猬,实现了自己疽的诺言。

  “对不起,老朋友。”

  望着倒在套上的朗利伯爵的尸体,大皇子心情沉痛地说道。说完他迸视死如归的心情走到套上面,面对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军队用尽全力喊道:

  “你们现在所效忠的尤斯皇帝是个杀父弑兄的卑鄙小人,而我劳伦斯.尤斯才是尤斯帝国名正言顺的太子殿下,尤斯十一世皇帝的第一继承人。只要你们现在弃暗投明,追随我的左右将皇位从篡位者手中夺回,我不禁既往不咎,而且要对你们大加奖赏,人人赐地封爵。”

  虽然希望很渺茫,但是大皇子仍旧没有放弃做最后的努力,不过回答他的并不是山呼海啸的效忠誓言,而是箭雨破空带来的夺命的呼啸。

  “射!”

  一个将军担心手下被大皇子的讲话所蛊惑,于是下令射杀大皇子,反正死人活人一样的鉴赏。

  “对不起,父亲,我已经尽力了。”

  大皇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但是并没有预期中羽箭射中身体的痛楚,反而身边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笃笃...”

  仿佛是骤雨敲打荷叶,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大皇子惊讶地睁开了眼睛,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一个土黄色的护罩笼罩着,护罩是由一个魔法阵发出的,而那个魔法阵大皇子并不陌生,正是当初一路保护他的法玛.克斯的大地守护魔法阵。

  “克斯**师,是你吗?”

  大皇子大喜过望,忍不驻动地大喊,喊声中一个穿着长袍的黑色人影从天空中徐徐飘落。大皇子定睛观看,却发现来人根本不是白胡子老头,而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殿下受惊了,我是法玛.克斯的徒弟艾伦.坎特,此行专门前来营救就你。”

  年轻的魔法师徐徐落在大皇子的面前,介绍自己道。

  “就你一个人?”

  “当然不是,大部队在外面。”

  艾伦的话音刚落,远处忽然响起了军号声,这是攻城方在命令自己的士兵撤退,显然外面发生了重大事件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