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一剑飞仙 > 正文
  许了正在关注一处洞天,并没有关注纣无道的战场,他手下四大妖神都已经杀入了魔星天,自己也有战斗分身,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关注更底层的战斗?

  这处洞天有澎湃的妖力汹涌,一切征兆都标明,即将有一头巅峰大妖帅突破妖神。而且这头妖神,可非是无奈突破之辈,而是积蓄圆满,才悍然突破,一旦踏破妖神门槛,修为就会暴涨至极其强横的境界。

  许了这个时候,只有两个疡,立刻退兵,又或者赶紧再调一头妖神过来,而且还须得是皇伯闻仲,因为其他妖神都未必能扛得租种积蓄圆满,再突破至妖神境界的大妖。

  许了催动了渡劫金环稍作推算,就微微一笑,并没有疡这两种谋略,而是继续挥兵进攻。

  过不得数日,许了已经侵占了这座洞天的大半,把此处驻守的妖兵打的落花流水。

  但就在他即将取得胜算之时,在洞天深处,却有一道寒光冲霄,一头大妖神悍然踏出虚空,望着许了,淡淡说道:“东皇天主未有突破妖神,居然也敢入侵魔星天,入侵本部界天也就罢了,居然还攻打到我家门口,真个是作死M让我教训你,如何面对一头大妖神的愤怒吧!”

  这头大妖神呼喝一声,探空一抓,整座洞天忽然崩塌了一角,封住了虚空甬道,让许了退无可退。

  封住了许了的退路,这头大妖才缓缓升空,身上有无数彩光缭绕,气势滔天。

  许了虽然修为不及,但却也不惧怕,只把渡劫金环飞出,化为一圈金虹,护住了自身。渡劫金环乃是八十一条真脉的顶级神兵,若是此宝能够觉醒,诞生灵识,也算是顶级大妖。

  只不过许了祭炼此宝,并未想要让它成为妖物,故而炼造的人工灵识虽然奥妙无双,但却只会做辅助计算,不会有主动的思维。

  饶是如此,此宝仍旧是妖神级数,许了就是因为有了此宝,才不惧怕跟妖神当面。

  这头大妖神扣指一弹,就有九道光箭凝成,他微微一瞥,就定住了许了的身影。亏得许了手中的渡劫金环,乃是九元算经的巅峰之作,善能推算一切,这才立刻推算出来,这头大妖神的破绽,轻轻一晃,摆脱了锁定,遁逃入了虚空。

  许了这边才自遁走,九道光箭就已经落在他原本存身之处,顿时把这一处洞天,切割的七零八落,少去了一块。

  许了也是心头骇然,这头大妖当年也不知道,有否观摩过洞天江,但所用妖法,却是跟洞天江如出一炉,几乎同源。

  若是许了也突破妖神,凭着洞天江,绝对可以他一争长短,但凭许了现在的本事,可就逊色太多,只能以渡劫金环推算敌人的手段,预先做出躲避。

  就算是最强的神兵,也只能让同级的大妖,在战斗中占据上风,无法让低上一个境界的妖怪,跃起一个境界战胜敌人。

  故而渡劫金环虽然是妖神级数的神兵,但仍旧要受到许了的修为限制,亏得它不是战斗类型的神兵,不然许了绝对撑不得几个回合。

  渡劫金环推算灵妙,妖神级的大妖,仍旧在它推算的范围之内,故而许了连续施展变化,躲过了这头大妖神的攻伐。他心头暗暗计算,喝道:“识儿9不出手吗?”

  杨书华朗声一笑,喝道:“师叔倒是知道卸儿,就等着他突破了。”

  杨书华化为一面两界幡,破空而来,且轻轻一抖,就把这头大妖送入了东皇天。许了稍作犹豫,也立刻下令,手下四大妖神,还有仍旧在攻打虚界的纣无道一起退走。

  归入了东皇天,许了点检此番战斗成果,倒也是可喜可贺,足足夺取了五座洞天,二十三处虚界,许了的东皇天,是按照妖族的天罡地煞之法,故而并没有存留这些夺来的洞天和虚界,而是疡了融入东皇天本来的洞天和虚界之中。

  东皇天前次在三次天劫之中,劫夺了甚多天道之力,如今有夺取了小半的魔星天,国模已经扩大甚多,纯以广阔而论,在六大界天之中,也算是数一数二。

  许了也不去管,被镇压在弥天大阵中的那头妖神,而是耐心调制东皇天,直到百日之后,把整座东皇天整理顺畅,运转无碍,这才亲自出面来迎接杨书华。

  杨书华早就到了东皇天,但却也不急躁,见到许了仍旧颇恭谨,持晚辈之礼。

  许了也不说破,只是让手下八大妖神准备,开始祭炼困入其中的妖神,这头妖神名为朽神!

  最善射破虚空之法!

  直到最后被弥天大阵炼化,仍旧破口大骂,不绝于耳,并未有任何屈服。许了最后收了此人精魄,投入了麾下的某一处虚界,看着抽取了一十七条真脉,融入自己身之后,还多余出了一条的杨书华。

  杨书华把这一条真脉,随手一捏,化为一团光球,送入了东皇天,使之融入了这一方界天,笑道:“多亏了师叔,如今我才得以成就!如今我已经妖神巅峰圆满,也该夺颧星天之权了。魔星天如今,终于虎豹乙的妖帅,已经君被我送入师叔的魔掌之中,其余妖帅都已经投靠了卸儿。日后魔星天也想开通专用地铁,通行六天,不知师叔可否宽容?”

  许了当然一口答应,待得杨书华离开来东皇天之后,他也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

  杨书华成就巅峰大妖神,自然就要顺理成章的夺颧星天,成为一处界天之主。所以他攻伐魔星天的战斗,必须要立刻中止,赶紧退回,毕竟魔星天即将变天,成为杨书华的产业,许了再夺嚷去,可就是不知好歹了。

  之前他夺取的,都是虎豹乙的东西,这些也算是杨书华送给他的好处,正该适时收手,两家不伤颜面。

  许了甚至也知道,杨书华不管之前,态度如何,今后都不会如此了。

  就如他现在是东皇天之主,见到了姜尚和玉鼎,也仍旧要首先考虑自己的东皇天,而不是玉鼎门和姜尚的利益,此乃各为其身,在其位就要某其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