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一剑飞仙 > 正文
  “我日!”

  商学松两腿都颤抖了,但绝逼不是昨晚纵欲过度,而是今天登山太累,当然还有一半是特么吓的!

  青灵山实在太陡峭了,而且毕竟不是后世的旅游区,好歹都给你弄几个铁链,也都开凿了阶梯,安全性还有几分毕,这就是一条纯粹的山路

  商学松无比怀念,几十块就能上山的缆车,中国的各大旅游区都已经普及了的设备。 .他念叨了几句,忍不住跟身边的几十号蝎监抱怨道:“这山峰如此陡峭?当初是怎么修的万空楼?”

  曾登科有些诧异,但却不敢不回答,恭顺的说道:“万空楼不是人修的,是令尊商道人的一件宝物所化。”

  “我再日!”

  商学松揉了揉双腿,望着至少还有十分之**的陡峭山路,万分后悔大清早来爬山,甚至他偶尔回头瞧一眼,心肝都颤,他完全不敢想,自己该怎么下山,他特么有恐高。

  “要不是为了父亲的宝藏,我说什么也不爬这座青灵山。要不然,让别人去把东西给我拿下来,我还是下去吧”

  商学松想到这里,就对曾登科说道:“我还是不上去了,你让手下腿脚伶俐的蝎监上去,把所有东西都拿下来,我要睹物思人,怀念一番父亲。”

  曾登科急忙答道:“万空楼被老主人设下了禁制,只有大王才进得去,故而山顶上连守卫都不须,我等纵然上得山去,也进不得万空楼。”

  商学松差点就想骂爹了,但总算还记得,这位亲爹是个神仙,自己忤逆几句,说不定就被亲爹那个掌管雷电的同事给随手一记,劈一个香酥的七分熟。

  曾登科察言观色,见自家大王脸有难色,就凑近来说道:“大王可是有些齐?”

  商学松叫了一声撞天屈,说道:“岂止是齐,我现在连一分力气都没有了,再也爬不得半步♀座山为何如此高耸?当年父亲为何不把万空楼造的低一些?就在我住的地方旁边多好?”

  曾登科把身子一矮,钻到了商学松的身下,双手一兜,捧住了商学松的屁股,让他顿时全身一颤,前列腺差点**,忙嚼:“你要做些什么?”

  他脑子里莫名还冒出来一个千古问题:“太监是不是都gay?曾登科是不是要对我下手了?”

  曾登科双手掂了掂商学松肥嫩的双股,也没想到这个王爷,正在思考一些不正经的玩意,轻松自在的说道:“我背着大王上山就是了。”

  曾登科身法轻盈,足下轻轻运劲,就飞起来十多丈,他伸足在山道上一点,又复腾空而起,身法宛如一头曼妙的大鸟,姿势美妙之极,纵然背上多了一人,百多斤的份量,就好像全无影响一般。

  商学松只觉得耳畔风声呼呼,自己视为畏途的山路,在曾登科的足下,简直如康庄大道,这蝎监一身轻身功夫,简直了得的超过了云中鹤。

  “我勒个去?这蝎监是个人才啊!不但能讲ppt,还有一身好武功,当真文武兼资你说,这么不错的男孩子!为什么就做了蝎监呢?”

  “实在太可惜了”

  不过一时三刻,商学松以为自己得爬一整天的山路,就在曾登科的足下须臾而过。当这个文武全才的蝎监,踏足青灵山峰顶的时候,商学松还好整以暇的回头望了一眼,然后就被吓得狠狠隆了身下的蝎监。

  他特么的真的恐高!

  曾登科走前几步,把商学松放了下来,这位仙二代的北辰王,双脚居然都伸不直,都是刚才回头一眼,望了陡峭的山路,被吓出来的痉挛。

  好在曾登科颇有眼色,一掌按在商学松的后心,一股暖流从他后心透入,瞬息间走遍四肢百骸,让这位北辰王爷终于缓解了痉挛,勉强能颤巍巍的站起来了。

  他也不敢再往山下望,连走了数十步,到了万空楼近前。

  这座万空楼四面八角,看起来宛如一座宝塔,有一十九层,飞檐勾角,建造精美,还有飞龙异兽的纹饰,更有无数神灵雕刻在楼身上。只是商学松并不是这一方bet体育在线投注的人,也不知道这些神灵的来历,只能看一个热闹,看不出来更深邃的东西。

  商学松站在万空楼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伸手去推这座十九层四面八角楼的大门,但手伸出去,却只觉得空空荡荡,万空楼的大门没有被推开,但是他人却一步就踏入了进去,似乎有一种冥冥力量在吸引他。

  商学松一个踉跄,抢入了万空楼,抬头就看到一僧一道,端坐在盘子中,静静不动。

  这一僧一道不过拳头大小,眉目宛然,全身精赤,不着寸丝片缕。

  商学松立刻就想到了一种经典的水果,忍不桌:“果然是亲爹,居然给了留了俩人参果。只不过,是不是放太久,有些变质了?不是说,人参果都是胖娃娃吗?这两个老货是什么?”

  “我知道了,肯定我爹没弄到原版,弄了个嫁接的看这两个果子这么老?一定是嫁接了蟠桃!”

  商学松走到近前,用手指头捅了捅,他使用的是食中二指,而且是两只手一起捅用的是逆灵犀指。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灵犀指能夹嘴下任何攻击,逆灵犀指商学松其实是好奇心重,想要掰开两个小人的大腿,瞧一瞧疑似嫁接了蟠桃的人参果,究竟有木有小jj!

  商学松手指点中两个小人儿,轻轻一分,一道清宁安详,一道恢弘霸道的气息,倏忽就钻入了他的手指,顺着手臂,在心脏处交汇,然后一道上升,直灌眉心,一道下降,沉落丹田

  商学松在一瞬间,还以为两个小人尿了

  当他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两个小人已经迅速溶化,两道气息却全都钻到了他的体内,左右冲撞,上下盘旋,带给连他无数奇妙的感受。

  商学松很快就脸色潮红,全身颤抖,发出了轻微的哼哼,他感觉自己快特么的**了。

  这俩小人,绝逼不是人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