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正文
  夜晚已经到来,属于纽约纸醉金迷的时刻也已经来到了。

  雷欢喜带着贺妍蓉离开了酒店。

  在外面,一长串的车子早就在那等候。

  面对这么大的排场,贺妍蓉有些惊讶。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人全部都是欢喜哥调来的吗?

  如果是的话,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这些都变成了贺妍蓉心中的谜团。

  “请上车。”

  赫斯拉拉开了车门。

  雷欢喜和贺妍蓉上了车。

  贺妍蓉没有问雷欢喜要带她到哪里去。

  她只知道,当欢喜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就一定有能列办法帮助她解决这一切麻烦的。

  这是一种信任。

  自从认识欢喜哥之后,这种信任就已经存在于心中了。

  车队缓缓行驶着。

  雷欢喜在车上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在耐心等待着。

  赫斯拉这边已经完成了自己对于他的要求。

  沃顿那里呢?

  雷欢喜相信他一样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车队终于停了下来。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赫斯拉,就好像一个助理一般率先下车,然后帮着打开了车门。

  这里是一个仓库,很大很大的一个仓库。

  外面,已经站了一个彪形大汉。

  这些,全部都是沃顿的人。

  更加准确的说,是钻石的人。

  而赫斯拉和他的人,则是属于I F O的。

  这算是这两大组织的一次联手行动吧?

  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局面了?

  沃顿从仓库里走了出来。

  很明显,他是认识赫斯拉的,对着赫斯拉点了一下头当做是打招呼。

  然后,他来到了雷欢喜的面前:

  “尊敬的最终裁决官阁下,您要我办的事情我全部办到了。”

  人,就在仓库里面。

  当雷欢喜正准备进入仓库的时候,对赫斯拉看了一眼。

  赫斯拉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着说道:“那是钻石的事情,我想我不太方便参与。”

  雷欢喜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贺妍蓉一起进入到了仓库中。

  仓库的门被关上了。

  在里面,有两个家伙被用手铐铐在了凳子上,满脸全是鲜血。

  看起来,这两个家伙已经遭到了不少的折磨。

  “这是斯坦曼,这是他的助手威廉姆森。”

  沃顿很快做了一下介绍:“在我们请他们来的时候,他们很不配合,所以我们不得不动用了一些必要的武力。”

  请他们来?

  雷欢喜笑了一下。

  只怕在“请”他们的时候,已经出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吧。

  “你们到底是谁?”斯坦曼惊恐的大声叫着。

  “我们是谁,你们一定不知道。”沃顿微笑着回答道。

  当然,像斯坦曼这样的小人物,是不可能会听过钻石的名字的。

  “我得罪过你们吗?”

  斯坦曼要多不甘心有多不甘心。

  当时,他正和威廉姆森在一家饭店里吃晚饭,而且他们还带着几个帮派成员。

  结果,当他们吃完晚饭刚刚走出餐厅,立刻遭到了这帮家伙的绑架。

  很显然,这帮家伙中有些人是职业军人,自己手下的那些帮派成员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甚至连一点抵抗的能力也都没有。

  他想了很多自己的对手,但怎么想也都想不出谁有能岭到这些人。

  雷欢喜搬了一张凳子坐到了斯坦曼的面前:“本来,我和你根本就不认识,但是你得罪了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是谁?”

  “就是她。”雷欢喜指了一下身边的贺妍蓉:“你们不是一直在找她吗?”

  斯坦曼终于看到了贺妍蓉。

  然后他也认出了这个女孩子是谁。

  没错,就是他们在寻找的那个目击证人。

  斯坦曼有些绝望。

  他根本就想不到,这个女孩子的背后居然有这么样的一群人在那帮她撑腰。

  他并不死心,他觉得自己还是要挣扎一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老鹰帮’的,我手下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电影电视里经常会出现你这样的话。”雷欢喜笑了一下说道:“但是你仔细想过没有,既然我们敢这么做了,难道会害怕你们吗?‘老鹰帮’?你们的组织真的很可怕吗?这是一个有警察和法律的时候,即便抛去这些,你真的以为我们会被你威胁到吗?”

  不知道为什么,斯坦曼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沮丧的感觉。

  这个年轻人,莫名其妙的对他造成了一种强大的压力。

  “来吧,告诉我,斯内德到底是被谁杀死的?”雷欢喜淡淡地说道。

  斯坦曼根本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管这件事情:“马图拉,他当然是被马图拉杀死的,马图拉自己都已经承认了。”

  他必须坚持这一点。

  哪怕对方再殴打折磨自己。

  否则自己一旦承认的话,那么就算这些人会放了自己,“老鹰帮”的那些人呢?

  斯内德在“老鹰帮”里可是很得人心的啊。

  殴打,不管是皮肉上的一些痛苦而已。

  他相信自己还是能够忍住的。

  “你呢?你说斯内德是被谁杀死的?”雷欢喜的目光落到的斯坦曼的手下威廉姆森的身上:“别给我一样的答案。”

  威廉姆森明显的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马图拉,当然是马图拉杀死的。”

  “我对你非常的失望。”雷欢喜叹息了一声说道。

  现在,沃顿知道该自己出面了,很多事情绝对不能让最终裁决官出手的:“威廉姆森先生,很抱歉我的人对你出手太重了些,但是我们不得不这么做,要不然,他们会对西莉亚秀动手,我想你一定不会愿意看到这一幕的,我说的对吗?”

  威廉姆森面色大变。

  他当然知道西莉亚秀是谁。

  那是自己的女儿。

  自己最疼爱的女儿。

  魔鬼。

  这帮人绝对都是魔鬼。

  威廉姆森嘶哑着嗓子说道:“你们不能这样,西莉亚今年才只有21岁,她和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么这位秀了?”沃顿说的是贺妍蓉:“她只不过是亲眼目睹了一起凶杀案,并且她并没有向警方透露什么,可是你们却在到处追杀她,甚至还杀了她的好友。”

  斯坦曼和威廉姆森面色一片惨白,完了。

  这些可怕的人真的对他们做过的那些事情全都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