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墟空间刚刚稳定下来,可以说整个空间的局面暂时还不明朗,但往往这种不明朗,常常意味着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

    身处山中腹地,惊动了鼠群的各路高手,还在忙着四处寻找天材地宝,没有人想到,这个时候,有人惹出了天大的祸端。

    用手指强天道珠弹飞的风绝羽,险死还生的躲进了天道珠避祸,他刚进去,便打开了天道珠的境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神经紧绷的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果不其然,全然没有防备的褚祥渊和苏长山终于追了过来,而这也是风绝羽当着二人的面,第一次使用天道珠避难,所以褚祥渊和苏长山还以为风绝羽逃到了此处,没有放弃追踪。

    数量庞大的鼠群,在鼠巢中终于发起了猛烈的攻势,只是这股势头还没有完全蹿起来之前,就失去了目标。

    是的,风绝羽突然不见了。

    不仅是鼠群,就连金毛鼠王也没有注意到风绝羽是怎么消失的。

    它一声尖叫唤醒了整个山中腹地的所有旋,正准备把风绝羽一个回合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这个时候,风绝羽不见了。

    鼠群的动向略微停滞了一下,就在这时,褚祥渊和苏长山飞了过来。

    “臭杏,我看你往哪跑?”

    完全不知道风绝羽已经躲进天道珠避难的褚祥渊离着老远便祭出一道法诀,这次正是针对安若之那一次施展的白虹之气。

    飞剑在空中驹不世之威,白虹之气缠绕间,剑气升腾,半息的停顿之后,剑光突显,飞剑带着所向披靡之势,飞向了四方岩石上的金毛鼠王。

    同一时间,站在岩石上脚踩着紫玉大灵芝的金毛鼠王眼中闪过一抹浓重的怒意,只见它两只前爪来回椅数下,无数只全身闪着金光灰毛老鼠突然调转枪头,杀气腾腾的朝着褚祥渊和苏长山扑去。

    多达数十万只的鼠妖,就像潮水一般出现,时空突兀凝滞,褚祥渊一眼便扫中了四方岩石上的巨大金毛鼠王,气机当场为之一滞。

    “何方妖孽?”他惊呼一声,下一刻,鼠群哗啦一声从天而降,一群群灰毛老鼠,瞬间就把褚祥渊淹没在鼠潮之中。

    “褚祥渊?”

    苏长山飞的慢了一些,但也没慢上多少,不过他至少比褚祥渊多了一刻反应的时机。

    眼看着前方褚祥渊突然被莫名出现的鼠潮淹没在山中腹地,修为已达道武精通之境的苏长山,生生的打了个寒战,眼看着鼠潮铺天盖地的涌来,他大骂一声,拔起身形就要飞起。

    就在这时,四面八方无数鼠妖突然高高跃起,疯狂的扑在了苏长山的身上,锋利的爪子、闪亮的牙齿一鼓脑的落在了苏长山的身上,眨眼间,苏长山从头到脚挂满了狼狗大小的灰毛老鼠,甩都甩不掉。

    “亢::!”

    阵阵沉闷的声音响彻,山中腹地传来苏长山愤怒且绝望的咆哮,片刻的功夫,他身上的长袍被撕了个粉碎,露出一件除了头部以外,竟将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厚重内甲。

    这内甲青寒如雪,灵光大炽,竟是一件三流承神之宝的防御内甲。

    放眼天河星界,三流承神之宝不计其数,但防御类型的三流承神之宝,却是极为的罕见,只要出现一件,必定是可遇不可求。

    这苏长山,混迹在紫阳星两万余年,一身修为惊世骇俗不说,身上更收集了大量的宝贝,而这件青雪内甲,是他平生最珍爱之物,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时常穿戴在身上,可即使是如此,被大量的灰毛老鼠缠身,一双双爪牙撕咬,不大一会,青寒内甲上依旧出现了大量的齿痕、爪痕

    防御内甲,尤其是三流承神之宝,其防御性甚至可以堪堪抵下二流承神之宝的攻击神器,然而在大量灰毛老鼠面前,这件足以让他傲世天地的无双内甲,居然出现了多处破损。

    苏长山大为震惊,心头恐慌无比,看着被淹没在鼠潮中的褚祥渊,顿生退意。

    “妈的,金毛鼠王,还有这么多妖孽,褚祥渊,你可害死老子了。”

    破口大骂着,苏长山遗牙从怀里取出一只红色的葫芦,这葫芦表面热气蒸蒸,宛若里面盛装了不少烈焰岩浆之物,性命攸关之际,苏长山顾不得心疼,拔开葫芦塞子往下一倒,同时张口吹了一口真元气。

    红色葫芦口顿时喷洒大量深青色的水滴,宛若细雨一般落在了鼠群当中。

    “滋!”

    青色水滴细雨飘洒,所有被青色水滴碰到的灰毛老鼠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阵阵白烟在鼠群中升腾而起,大量的灰毛老鼠被溶化成浓血,哗哗的流了满地。

    数息之后,苏长山从鼠群中脱身而出,目光扫了一眼远处的金毛鼠王,莫名打了寒战,但他看到前方脚下大群灰毛老鼠中有着强烈的神力波动,当下一咬牙,拿红色葫芦嘴对准鼠群再度祭出神葫。

    又是一阵细雨瓢泼,无数灰毛老鼠当朝成浓血,而在血泊之中,一个形象极端狼狈的老人满脸是血的站了起来。

    苏长山见状,飞身纵去一把拉滓祥渊的胳膊,带着他遁光而走。

    “快走。”

    “你把我放下,姓风的那杏还在这呢,我要报仇。”

    “报个屁,这些妖孽有鼠王率领,定是受到鼠王的传承意志的影响,修为突然爆增。”苏长山大声咆哮,目光扫过自己身上露出来的青雪内甲,恨声道:“连老夫的青雪内甲都挡不租些妖孽的撕咬之力,你有几条命够往里搭的,听我的,先出去,咱们好不了,风绝羽那杏也别想活,只要守状口,就算他不死,还不早晚落在你的手里。”

    苏长山为人机敏聪慧,脑袋灵光,发现山中腹地异变迭起,当下便分析出了此时的形势。

    褚祥渊听完,也是无话可说,咬牙切齿的跟着苏长山迅速后退。

    由于时来的时候苏长山留了心眼,所以在追杀风绝的过程中,苏长山给自己留了条后路,不久之后,二人终于回到了通道洞品的附近,一头钻了进去。

    等到二人进入通道之后,这才发现通道中有大量的修士集结,正是北渊星的人马。

    寒山宗的戚元焘、绝世宗的东方如龙、周明海,以及文士信,皆在其列。

    北渊星的人马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略微听到山中腹地深处隐隐有着激战的声音不断传来,此时看到褚祥渊和苏长山退回到通道中,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寒山宗的人马中,唐律发现了褚祥渊,王允、青山之死的那一幕复又在脑海中重现,气的他大步往前一蹿,指着褚祥渊破口大骂了起来:“老杂毛,你还敢回来,还我师弟命来。”

    “唰!”

    所有人都没想到,唐律对褚祥渊还敢出手,一把宽刃长剑,诡风四处的刺出,眨眼间便到了褚祥渊的面前。

    这一刻,褚祥渊已身中鼠毒,本源神力正自疯狂流失,他进入通道落地之后,第一时间便是调动本源驱除鼠毒,眼看着那一剑刺来,眼神有些冷漠的褚祥渊愤怒非常,左手猛的往前一推,一只化形大手闪电般的拍向唐律的面门。

    “不可”

    站在唐律身边的戚元焘见那化形大手威力不小,心下一震,猝然间施展瞬移出现在唐律身前,右掌往前一送,同样化作一道蓝色的大手掌挡住了褚祥渊的化形大手。

    “蓬!”

    两大强者在人堆里拼了一招,惊人的能量波动迅速散开,附近的道武境强者们见状倒吸了一口凉气,几乎下意识的全部施展神通抵御了起来。

    也幸亏有这帮助人存在,若非如此,他们身后的随行弟子很有可能在这一招之下,便会留下无法修复的伤势。

    即便如此,受到能量波动的冲击,仍旧有不少人大口吐血倒飞而出,倒在地上面露苍白之色。

    一掌过后,褚祥渊坐在地上滑出去足有数米开外,哇的一口老血喷在了地上,他身上的肥大长袍被震的飞起,露出腹部一条血淋淋的伤口。

    这道伤口足有七、八寸长,伤口上还有阵阵黑气缭绕,皮肉外翻的样子十分血腥。

    “都别动手”苏长山见状,连忙飞奔了过去,一看褚祥渊身上的伤口,顿时就是一惊,骂道:“你身上有伤?怎么弄的?”

    苏长山跟褚祥渊的交情一般,但是因为过去跟大玄宗主顾中堂十分投契,故而也是经常与褚祥渊坐而论道,因为顾中堂的缘故,他并没有坐视不理。

    褚祥渊寒着脸扫了苏长山一眼,死气沉沉的双瞳略微有些悸动,但很快恢复了正常,把长袍往身上一裹,倔强道:“伤不重,你无需理会?”

    “这么久了,伤口仍未愈合,你还说不重?就你这个样子,还敢跑到幻墟来追杀那个杏,你不要命了吗?”苏长山气急败坏的骂道。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