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全职高手 > 正文
  高耸陡峭的冰壁直立眼前,令人胆寒,让人绝望。

  如果说先前那些冰山让人尚有征服一下的**,那么此时横在眼前这道,就只会令人望而却步,丝毫没有从上翻跃的心思。

  只是众人这一路走来,又有哪座冰山是翻过去的呢?所有人停在这堵冰壁前,一起看向路平。

  “这是第几座了?”路平问向身旁的少年。

  “第十座。”少年回答。

  路平点点头,轻出了口气。他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座冰山阻碍着他们,所以一路过来也没有数过。此时想确认一下,只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消耗已经濒临极限,他需要计算一下自己的损耗,来判断还能走出去多远。

  第十座。

  这比他以为得要少。强烈的疲惫让他觉得自己仿佛走过了千山万水,可事实上才“仅仅”打穿了九座冰山。

  这是第十座,路平抬头看了眼前这道比之前任何一道都要高的冰川,略做估算,断定这大概就是自己所能轰穿的最后一座了。

  他拍了拍这冰山,看向所有少年。

  “就是这了。”路平说道。

  “大哥?”所有人不明其意。

  “我的力量大概就只够再轰穿这一座冰山了。”路平说。

  所有人愣愣地听着,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路平将他们从暗无天日的地牢中救出,又用尽力气护送到这里,眼下他说自己将无以为继,大家还能说什么?鼓励?感激?安慰?在这一刻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本就与世隔绝不善表达的少年们,最后只能傻乎乎地愣在这。

  “所以过去这道山,就要靠你们自己了。“路平继续说,所有人继续傻傻地听。

  “希望这就是最后一道吧。”路平朝上看了看,想了想自己来时界川边界的冰山似乎也是这般高耸入云,或许这真就已是界川的边界也说不定。

  “如果是的话,我倒是还可以再送送你们。”路平笑着说道。他本不是话很多的人,可跟这样关久了的少年一比,路平都成了最礁的那一个。

  “大家退下些吧。”路平说着,转身面前冰川。

  少年们实在不知该如何表达,他们只能用行动来表示:绝对遵从路平的任何吩咐,这就是他们的回答,所有人默默退开,围成个半圈,望着当帜路平。

  没有任何夸张的架势,就是提手,挥拳。

  第一击,鸣之魄,破坏这冰山之中存幽定制异能。

  第二击,便是他存幽所有魄之力,由他的双拳轰向冰山。

  轰隆隆隆

  山崩地裂般的巨响经久不息的回荡着♀一次的冰山,没有如之前那般在路平的双拳下瞬间洞穿出一条通道。蛛网一般的密纹自路平落拳处开始在冰山上攀沿,向上、向下,向左、向右,在肉眼无法看到的部位,更是向里延伸着。在山峰的高处,已有巨大的冰块向下滚落。

  “大家找地方躲避!”路平看出这次情况与之前不同,连忙回身提醒着众人,自己也是也向掠出数米,一块巨冰就这样落在了他刚刚立足的地方,摔得粉碎。

  从山顶、山腰,这样跌下的冰块越来越多。蛛网密布的冰壁,也突然碎裂开去,整个向下一沉。

  少年们四散闪避着,远处侦查着的四路探子却是看清了这里发生的全景。高耸入云的冰山,就像是被人砍断了脚,肉眼可见地生生矮下去了一截。

  “怎么回事?”

  所有探子正看得目瞪口呆,早有听到动静的余祭、聂让齐齐发来喝问。

  “报告大人,他们已经走到了边境,依旧是想轰开冰山,不过看起来似乎鱼不顺利。”探下们急忙回报。

  路平他们的不幸,放在余祭、聂让两人眼里那当然是万幸帜万幸』过有了先前的乌龙,两人这次没有马上兴奋,而是一起让探子再探清楚些。

  “报告大人,确实不像之前,那山有些塌,但好像没有轰出路来。”探子很快回报。

  “路平有何举动?”两人一起问道,真正让他们忌惮的终究就只有一个路平。

  “太乱了∫不到他。”探子回报。

  “混帐东西!赶快找出来!”余祭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路平去向不明,他们这边就不敢轻易行事♀要耀武扬威的杀过去,一个六魄贯通精神抖擞地站在他们面前,到时想跑怕都来不及。

  人多是他们的优势,但是以为人多就可以用力量降伏路平是他们之前最大的误区。以为禁锢受限的六魄贯通不至于那么可怕,最终他们明白的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加强一下四周的警戒!”聂让突然运用鸣之魄,将命令直接用音讯传了开去。

  “你是怕他杀个回马枪?”余祭说。

  “很有这个可能不是吗?”聂让说。

  余祭无法反驳。路平全是为了保护照顾那些少年才步寸不离左右,无视他们的动作。若只路平一人,怕是早追着他们过来杀他们个人仰马翻了。先前路平的动向一直在他们的掌握中,路平若有这样的动作他们自然会有针对性的应对。可眼下路平突然失去了踪迹,若是向他们发起了偷袭,可是真的会要了命的。

  “若真如此,倒是收拾那些实验体的好时机。”余祭说道。

  “可是他如果并没有来,只是藏在那里呢?”聂让说。

  “派小股人试探一下吧。”余祭想了想后,咬牙说道。若路平真是如此,这小股人无疑就是牺牲品,可是什么都不做,只是这样闷头猜测路平的行动实在太痛苦,跟刀悬在头上一般。

  “可行。”聂让的心情其实跟余祭完全一样,马上认可了这个决定,正要派人,高处探子勤此时传来消息。

  “找到路平!”探子报告。

  “有何举动!”两人忙问。

  “蹲着。”探子报告。

  “是埋伏?”两人互看一眼,庆幸情报来得及时,不然真要损失一小股部下。

  “呃,可能不是。”探子的报告吞吞吐吐。

  “说清楚!”

  “他没做什么只是刚刚冰山塌方,他就随便找了个地方蹲着了。”探子回报。

  “是不是在解手?”聂让、余祭二人身边跟着的部下听到这报告,足智多谋地猜测道。

  “滚!”两位大人出声齐喝,直接用音波便把这位智囊给轰飞了。

  就在这时,却又有新的消息过来。

  “冰山还是被打穿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