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捉鬼专家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正文 剧场版白狗第123章
    还是发在这里吧

    ----。 .

    第一章. 同学聚会

    江奇才吁出一口长气,从酒店内的“雪松厅”里面走出来时,右手腕上机表的指针已经超过了十一点。江奇才还没来得及想好下一步做什么。

    忽然间——

    “你怎么出来了?”一个男性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江奇才回过头,就看到一个二十来岁胖胖的男孩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笑眯媚道。

    “里面实在是太热了,而且我也不喜欢应酬!”江奇才抖着上衣,实话实说。

    “都是同学,怎么能说应酬?”胖男孩仍旧笑容满面。

    “我觉得他们不喜欢我。”江奇才耸了耸肩膀。

    “是你不喜欢他们把。呵呵”胖男孩叫做翟亮,是江奇才上学时唯一还算谈得来的同窗,不过他以前可不是这么胖,最近不知道吃了什么,突然迅速发福起来。

    江奇才沉默了一下,没有搭腔。翟亮从怀里摸出两根香烟,递给江奇才一只,江奇才摇了曳,拒绝了。翟亮不再客气,自顾自点燃,放在嘴里,深吸了一口,然后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他们。”

    “为什么?”

    “因为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江奇才问。

    “你的生活!”翟亮突然不笑了,表情变得无比严肃,然后看着江奇才的眼睛。道,“我听说过一些你的事,都比较惊险和刺激,所以我想刚刚在里面,你听到同学们相互讨论工作,交换名片什么的,会很无聊吧。”

    江奇才笑了笑,不置可否。

    “你现在对许点点还有意思么?”大概是察觉到江奇才并不像和他多说关于自己的生活,翟亮突然转移了话题,道。

    “许点点?”江奇才皱了皱眉♀女孩以前是他们学校的校花,很有气质,人见人爱,喜欢她的人可以说是多不胜数,只不过她从型冷漠异常,性格孤僻,所以尽管喜欢他的人是前仆后继,无穷无尽,但还没听说过她对哪个男人动过心的。江奇才那时候年少无知,也曾碰过壁,但也就是那时罢了,现在的江奇才可以说对许点点芋并不深刻。听到他偶然提起,脑子里面才闪过这冷美人的样子来。

    “哦,许点点嘛她现在怎么样了?今天的聚会她怎么没有来?”江奇才随口一问。

    “她,结婚了。”翟亮突然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靠近江奇才道。

    江奇才被他莫名其妙的举动搞得微微怔了一下。“结婚?结婚有什么神秘的。”江奇才心想。脸上却很平静的道,“是么?那真恭喜她了,老公在哪里做事?有孩子了吗?”

    翟亮脸上的表情更加神秘,也更加让江奇才附不对劲。“你真想知道吗?”他那张肥胖的脸凑的更近,嘴巴几乎要贴在了江奇才的耳朵上。

    江奇才下意识的和他拉开少许距离,心里越来越莫名其妙,不知不觉点了点头。

    “她老公死了!”翟亮这五个字声音并不大,但江奇才却听得非常清楚,一时间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变得无比安静,江奇才甚至只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此起彼伏的在这空旷的大厅内交相跳跃。

    “死了?”江奇才有些愕然。

    “是!”

    “怎么死的?”多年来的冒险生活让江奇才一下子就脱口而出。

    “不知道。我也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下,才知道的。而且你知道许点点现在的职业是什么吗?”翟亮一下子又转到了许点点的职业。

    “什么?”

    “法医!”翟亮看着江奇才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可是关于她老公的死因,她却一字不提,无论是谁,也不知道她老公是怎么死的,包括她老公的家人。”

    江奇才开始附这件事情有些有趣起来了。

    “嗯接着说,然后呢?”

    “当时警察也去了。因为他们怀疑许点点杀死了自己的老公。”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江奇才沉吟着,作为一个法医,当然很明白解剖学的原理,并且天天接触死人,对于他们来说,也许真心想要杀一个人的话,也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但是警察却什么也没有查出来,最后不了了之,许点点没有罪。”翟亮这时又说。

    “哦?你好像很清楚整个事情的过程嘛。”江奇才用疑问的语气道。他不明白为什么翟亮对许点点的事情这么清楚。

    翟亮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一张名片。江奇才扫了一眼,别的没看到,只看到侦探两字,于是恍然。

    “当时正好有人拜托我调查这件事。”翟亮很快解除了江奇才的疑惑。

    “谁?许点点老公的朋友?”江奇才略一思索,便道。

    翟亮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江奇才的肩膀,“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聪明。你要是来做这心话,那我很快就要失业了。”

    “少来!”江奇才笑了。但无可否认,被人拍马的感觉是很享受。

    两个人感觉彼此间亲近了一点。

    “但是在这件事上,我查了一年半,还是没有什么收获。”说到这里,翟亮的表情有些沮丧,江奇才很明白,翟亮同样也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对于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来说,在没有什么比现在这种情况更糟糕的了,这种事如果不弄个水落石出的话,恐怕一辈子都会留下遗憾的。

    翟亮是这种人,江奇才也是。所以江奇才很理解的点了点头,安慰他道,“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且你没必要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有必要G承必要!”翟亮却摇了曳,斩钉截铁道。

    “哦?”

    “许点点一定有问题。”翟亮说的很肯定。

    江奇才却还是只说了一个字,“哦?”

    翟亮沉默。

    江奇才只好又道,“你有证据?”

    “凭感觉!”翟亮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你知道,干一行不能凭感觉的。”江奇才毫不客气的说道。

    “但有时候,我的直觉很少出错。”翟亮说,“所以我没有办法之下,才想到找你,可是,我又找不到你,所以才通知班长,搞了这次聚会。”

    江奇才有些惊讶的看着翟亮,他没想到翟亮兜了一圈,费了这么大力气,搞同学聚会,原来只是为了找自己。看来翟亮和他倒是有些脾气相投,只不过这件事情严格来说,他的兴趣并不大,只是有那么一点点而已。

    所以江奇才很快露出难色,道,“我最近真的很忙”

    “我知道你忙,不过请帮帮我,就一次,好吗?老江,这件事情如果不弄明白,我”

    “真的对不起,以后有时间的吧。”江奇才无奈道。

    “真的不能帮我调查一下许点点?你就不想见见她?看看她现在长什么样子?”

    “不想!”

    翟亮脸上重重的叹了口气,露出极度失望之色。

    第二章. 寿的翟亮

    如果不是警察的突然来访,也许江奇才很长时间不会想起几个月前的那次聚会,还有那个叫做翟亮的胖胖的同学,以及神秘法医许点点。

    “你就是江奇才?”

    这天,江奇才正要准备出门,刚从自家别墅的三楼拐下来,就看到一楼的客厅内,坐着几个表情严肃的警察,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旁边的茶几上,还摆着几杯热气腾腾的香茗,很明显,这几个人也是才到不久。

    走下楼梯没几步,王诗雨便迎了上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凑近他耳边小声道,“本来我不想让他们进来的,可是”

    “行了,没事!”江奇才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王诗雨道,“那我先去给你弄点吃的。你一定很饿了吧?”

    “谢谢!”对于王诗雨的体贴,江奇才一向感激。否则他们也不会同居这么久,而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似乎可以称得上男女史上的一个奇迹。看着王诗雨的背影椅晃走进厨房,江奇才心里鱼温暖的走到几个警察面前,看了一眼他们的证件,正想开口,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的,长相英俊的警察首先站起来问道,“你就是江奇才,江先生吧?”同时伸出手,很有礼貌,非常客气。

    江奇才也很友好的和对方握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我就是”

    那人脸上露出敬佩的目光,道,“最近经常能听到一些关于江先生冒险事情的传说,不过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过,今天能见到江先生,也是比较幸运。”

    江奇才皱了皱眉,那人察言观色,立刻又搓着手,道,“当然了,我也知道江先生时间宝贵,那么不妨开门见山的说,今天呢,我们来这里,主要是想问江先生一个问题,那就是翟亮这个人,你认识么?”

    江奇才正想说不,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点了点头,“他是我很早以前的同学,有事么?”

    “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切入正题之后,这位年轻警官的态度似乎变得专业了许多,对于江奇才也不再那么盲目的崇拜♀时候江奇才已经意识到了翟亮很可能出了麻烦,对于一个私家侦探来说,最大的麻烦可能就是破坏人家**,在不就擅闯私宅。难道翟亮跟踪许点点被发现?

    江奇才那种飞快的转着念头,嘴里也迅速道,“几个月前的一次同学聚会,具体时间我也记不太清了。请问,他有了什么麻烦么?”

    那警官没有立刻回答江奇才的问题,反而道,“请问,江先生,三天前,你在哪里?”

    江奇才顿时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那警官连忙道,“别误会,江先生,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不过”

    江奇才很不客气的打断他道,“别误会?这么说翟亮出了什么意外?他被人谋杀?”那警官再次露出敬佩之色,“江先生果然聪明,不过有一点稍微错了,翟亮并没有被人谋杀只不过,我们接到她女朋友的报案,说他三天前就寿了。”

    “寿了?”江奇才微微一愣。“他还有个女朋友?”

    “是y以我们这次来,就是想问问你,你最后一次见他,真的是在几个月前?”那警官虽然崇拜江奇才,但是警惕的表情并没有放松,非常专业的盯着江奇才的眼睛,就像一只猎豹。江奇才倒是对这个警官也同样生出些许的好感,敬业的人,本来就人人都喜欢的。

    所以江奇才也侧着头,也非常仔细的想了一想,接着很诚恳的道,“除了几个月前的那次聚会,我想,我们再也没有见过。”

    “你确定?”

    “确定!”

    这时,一个女性的嗓音紧接着由身后响起道,“江先生如果没有说谎的话,那么这手机里的通话记录又该如何解释?”

    江奇才回过头,就看到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概一六七的个子,一头短发,非常干净,皮肤白皙,眼神锐利,五官娇小,只是脸上的表情非常冰冷,眼神之间看上去还隐隐带着一丝敌意。

    江奇才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收回,然后问那年轻的武警官刚刚江奇才已在他的证件上面看到他姓武),道,“这位是”

    “恩,她叫张莹,是我的师姐,脾气挺反正你心点哈!”小武凑近江奇才耳边,小声道。

    江奇才对小武好感更胜。故意装作一副惊奇的样子对小武道,“怎么你们警察现在说话前都不向人打招呼的么?这么没礼貌哦,还有,上来就把我当成嫌疑犯看你们有什么证据么?还有,没经过我允许就进我房子,有搜查令么?这似乎不太合程序吧?我想我还是有权投诉你们的吧?”

    尽管江奇才这话是对小武说,不过只要长了耳朵,就能听得出来,江奇才这话正是针对后面的张莹说的。

    江奇才本来还以为这个女警官会被自己说的无语,气的不轻,哪知张莹只冷冷一笑,就很快接着道,“江奇才,请你搞清楚,这个房子的主人并不是你,而是那位姓王的秀,既然她允许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进来?还有,对于一切犯罪嫌疑人,我们只要认为有动机,就随时可以找他来配合我们调查的工作,这不需要证据,如果你心里没有鬼,自然不会害怕的。是不是?最后,如果你要投诉的话,随时欢迎,我叫做张莹,你记住了!”

    话音刚落,小武立刻悄悄的对江奇才做了个鬼脸,还苦笑了一下,江奇才知道平日里他也被张莹欺负的不轻,心想这个女人倒真鱼意思,不过脸上仍旧不动声色道,针锋相对道,“好,既然张秀口口声声说我有让翟亮消失或寿的动机,那么请问,这动机是什么呢?”

    张莹明显来之前就做好了功课,这时就像等着江奇才这么问似的,有板有眼的回答,“据我所知,几个月前,你借了他五千元人民币,是不是?”

    张莹如果不说,江奇才还忘了。上次同学聚会临走的时候,江奇才的确借过一笔钱给翟亮,那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一再拒绝帮助他调查许点点,心里面有些过意不去,所以给他点物质上的帮助,没想到竟然被警察知道了,看来他们的本事倒也不小,估计这事也是翟亮的女朋友说的。

    之后,江奇才并不认为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所以也就没往心里去』过,现在看来,他没往心里去,那些警察倒是往心里去了,而张莹的意思谁都听得明白,那就是江奇才借了翟亮钱,翟亮没有还,于是江奇才一怒之下,彻底让“他”消失,这个可能性虽小,但也并不是不存在。

    所以江奇才一听之下,立刻道,“照你这么说,翟亮的寿,就百分百和我有联系了,是不是?”张莹还真的点了点头,“不能说百分之百,但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

    江奇才附又好气又好笑。

    第三章  跟踪与被跟踪

    好不容易送走了警察,江奇才一屁股坐回沙发上,把身体整个埋在了里面,舒展了四肢,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脑子里面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王诗雨捧着茶杯突然出现在江奇才正前方,江奇才被吓了一跳,道,“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没有,是你心不在焉而已!”王诗雨笑了笑,把茶杯递过来,江奇才伸手接过放在嘴边呷了一口,眼神仍旧看着不远处的墙壁发呆,王诗雨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空气内只轻轻回荡着钟表的滴答声,一阵让人昏昏欲睡的寂静之后,突然门外“笃笃笃”又一次响起了敲门声。

    王诗雨和江奇才的目光同时扫了过去。

    “开么?”没多久,王诗雨问。

    “恩”江奇才思索了一下,道,“开吧,或许还是翟亮这件事。我估计是他的女朋友!”

    果然门开后,一个身高一米六七左右,外形消瘦,鬓角散乱,目光也显得非常慌乱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站在外面,还没等王诗雨开口,她就连珠炮似的道,“江奇才在不在?江奇才江”

    “我就是,你是哪位?”江奇才在心里叹了口气,走过来,站在王诗雨后面道。

    “我姓王,是翟亮的女朋友在就太好啦-奇才,我求求你,求求你了,救救翟亮,他”那女孩一看到江奇才,就一下子扑了过来,差点没直接撞进江奇才的怀里。

    王诗雨微笑着,娇躯微微一动,有意无意隔开了他们的距离【在了中间。那女孩只好停下,但是目光仿佛会拐弯,绕过了王诗雨,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江奇才。

    “你让我怎么救他?”江奇才看了王诗雨一眼,道。

    “我我也不知道,可是翟亮那天临走前曾经说过,他说”

    “你先不要急,进来坐吧。慢慢说!”王诗雨这时打断了他们的话头,并把那女孩很快引到了沙发上,给她倒了一些热的咖啡稳稳情绪,然后静静坐在旁边,充当一个漂亮的听众。

    “谢谢了!”我那女孩先是感激的看了王诗雨一眼,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对江奇才接着道,“那天他临走的时候,似乎有预感自己会回不来一样。当时我没有注意,可是现在回想,他的确是有预改。”

    “哦?为什么?”江奇才之所以让她进来,是因为他对翟亮始终都有一种略微愧疚的心里,毕竟翟亮那么信任他,而且对他非崇拜。现在翟亮出了事,他多多少少都要搞清楚怎么回事的。再怎么说,翟亮并不是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而是他的老同学。

    “因为他走的时候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什么话?”

    “他说,假如有一天我出了事,这世上唯一能找到我的人,就是江奇才。”那女孩一字一顿,表情无比神秘,就像一个巫师在念着某种古老而又神秘的咒语。*而又虔诚。

    江奇才和王诗雨却听得心头升起一片异样。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江奇才又问道,“他有没有说要去哪里?”

    “没有!”那女孩曳。

    “你也没问?”

    “他他不让我问,还说到时候就会知道。”

    “他走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是!”那女孩喝了不少热气腾腾的咖啡,情绪稳定了不少,也不象之前那么慌张了,这时说话的语气也显得不紧不慢。

    “你没有悄悄跟着他?”江奇才想了想,道。

    “跟过,但是每次都被他发现了。我的跟踪技术很糟糕,而他就是干这一心,我难被被他察觉。”女孩有些气闷的道。

    江奇才摊了摊手,苦笑道,“即然这样,那你让我上哪里找他去呢?一点线索也没有。”

    “可是”那女孩迟疑着道,“可是他说了,这世上要是有个人能找到他,那么那个人,就一定是你!”

    “真看得起他!”王诗雨撇了撇嘴,小声道。

    “咳!”江奇才道,“既然这样,你先回去吧,让我好好想想!”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那女孩先是兴奋,后又狐疑的看着江奇才。

    “是,我答应了!”江奇才笑了笑,“这么大的高帽压下来,我想不答应也不行,你放心,我不会骗你,一定会去找他。”

    “谢谢你,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了!”女孩站起身,不断弯着腰,对江奇才鞠躬,一直到走出门后,脸上还带着感激与幸福的微笑,仿佛江奇才一答应,翟亮就能在第二天重新出现在她面前似的,江奇才的心里却一点把握也没有,他唯一知道的线索就是,许点点,翟亮最可能寿的地方,就是许点点的家,除此之外,江奇才什么也不了解。

    当王诗雨把门紧紧关上之后,屋子里面,陷入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于此同时。

    距离门外几十米外的一处超市内。

    一对打扮时尚,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侣的年轻人正透过玻璃窗,紧紧盯着江奇才家里的方向,窃窃私语 管只是穿上便装,但他们的外形仍旧英姿勃发,双目炯炯有神,尤其右边的女孩,更是让人一看之下,便附她绝不好惹。当然,这纯粹是一种感觉。

    “鱼,你确定他真的会帮忙?我们在这里监视他好像没啥用吧。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来啊。”小武下意识的摸着肚皮,他附自己快要饿成标本了,刚刚从江奇才家里出来他就一直开始盯着这里,米粱沾,滴水不进,就算对方是个美女,也不带这么玩人的啊。

    “会的。”张莹仍旧目不转睛看着那边,丰满的樱唇轻启,却只吐出这两个字。

    小武忍不住声嘀咕了几句∨莹突然一个箭步蹿出,动作敏捷的就像一只刚从下山的野豹。小武愕然的抬起头,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从江奇才家里的大门徐徐开出。

    “目标来了,我们走l点的!”小武只听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张莹的身影也跟着从超市外面一辆白色的中华门前消失。

    奥迪和中华由慢变快,渐渐驶向街心。

    在中华之后,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急促而又有力的响起。

    “大姐,让我快点你也得让我上车啊,车门打开啊我操啊!”声音和头上的汗水同时落地,小武被远远摔在后面,和天边的夕阳合二为一!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