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 爱上你很简单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第十章
    你们知道吗?秘书室新来一个秘书,年纪很轻,喔,我的天,那身材之辣,眼神之勾人,完全不输第一美女林彦茜。

    韩允呈耳边听着同事的无聊言论,心里不耐烦。

    无聊透顶。

    我知道、我知道!前几天我看见她在走廊上抱着一堆文件,我马上去帮美人,结果她给我一枚超美的笑容,我当场迷得都快昏头转向了。

    超美笑容?比得上他的小舞吗?小舞的笑容可是甜如蜜,柔美可人,无人能敌!

    惊觉自己的想法,韩允呈直想叹气。

    唉,果然他中段知舞的毒太深了。

    想到她,他抬头看向刚才她所站的地方,她却已经不在那里。

    韩允呈失望的想,她回家去了吗?

    一句话也没有跟他说,她真的想结束这段感情了吗?

    他连解释都还没有就被判死刑,何况就算说了也不一定会有用,毕竟若要说是被人强吻,岂不是很可笑,她怎么会相信?

    形象真差,韩允呈下禁自嘲。

    他才这么想着,手就忽然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抓住,而且拉过他就走。他只愣了一秒,便迅速将另一手中的酒杯搁在桌上,跟着小手的主人离去。

    那些工程师们见状,下禁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拉走韩允呈的人他们当然认识,是曾一起合作的段小姐,但是她为什么要突然拉走韩允呈,连声招呼也不打呢?

    ***

    另一头,韩允呈被段知舞拉着,贪恋的握紧她的手。

    暌违许久的柔软触感让他悸动,天,他好想念!

    以段知舞的力气,当然不可能拖得动韩允呈,是韩允呈在第一时间就发现是她想带走他,所以跟着她移动脚步。

    这样的情节好熟悉,上次在发表会会场也是这样,只是角色掉换过来。韩允呈扬起笑意,好奇段知舞究竟想把他带去哪里?

    怎么办?贸然拉了他出来,段知舞心里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才能好好问事情,她想跟他谈,却满心慌然,而他手上传来的温热更令她心跳怦然。

    她看见电梯门正好开着,于是走进去,却站在楼层按键前发愣。

    电梯静止着。

    终于,她回头看他,眼神无助。

    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她声音紧绷,不知所措。

    韩允呈按了地下停车场的楼层按钮,然而到了停车场,段知舞却犹然在电梯里呆站。

    跟我来吧。他说,然后领着她走向他的车。

    他的那句话听在段知舞耳里像是魔咒,她柔顺的跟着他。

    车内,他们各怀心思,默默无语。

    三个礼拜没有见面的思念发酵着,他们同在车内,亲近的气氛却像不断燃烧,包围着他们的心。

    或许这是转机。

    韩允呈又将车子开上阳明山,如同那个初次吻她的夜。

    其实他本来是想回他家的,但在不知道她的想法前,他怕这么做反而唐突了她。

    到了阳明山,他们下了车,夜里晚风清凉,清新的空气窜入段知舞的鼻端,灿亮的夜星仿佛给了她勇气,就连开口问他这件事都变得不再难以启齿了。

    你告诉我,那天你们到底……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分不清是因为夜风太凉,还是她仍然害怕得知答案。

    韩允呈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由后握住她纤细的肩膀,以体温暖和她。

    听见她的疑问,他松了口气,方才在车上时,他还猜测她是否是要来跟他谈分手呢。

    那天是她强吻我。

    强吻?段知舞好震惊。

    她喜欢我,我不接受,她就吻我。

    她掩住唇,难以消化这个理由。

    美国的研讨会提早结束,那天我回公司报告后,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没有告诉你我提早回来的事,哪知道一群同事突然相约吃晚饭,林彦茜也在,她在席问说有事要跟我说,然后就在外面对我告白而且吻我,偏偏被你看见了。

    而你不喜欢她?

    嗯。

    段知舞放了心,他不喜欢那个女人,他没有背叛她,但是他们却接吻……

    为什么你由着她吻你?她心里还是有气。

    韩允呈叹口气。这是他的错,想以毫无回应的方式打击林彦茜,教她知难而退,最后却累了自己,伤了小舞。

    是我的错,我故意没有反应,想让她主动放弃。

    段知舞闻言不语。

    等了很久,她始终没答腔,他有些慌了。

    小舞,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她还是没有说话。

    我只喜欢你一人,小舞,别下理我,这会让我很难受,我保证以后不让其他女人碰我。韩允呈哑声恳求道。

    她幽幽地开口:那为什么你不解释?

    我一开始试着找你,但你不接电话,也不理我。

    你可以当场就解释啊,你事后才想解释,会让人感觉都是谎言,只要你肯说,我都会相信你的。

    我当下只注意到你受伤的脸,没有想太多,也忘了解释。

    段知舞又问:那你为什么最近不再打电话给我了?她终于忍不住哭了,最近他的不理不睬真的让她很在意。

    韩允呈心疼她的泪,拥抱住她,说:我猜想你情绪正激动,所以想让你冷静一下。

    他扳过她,与她面对面,望进她的泪眼。

    小舞,我不想跟你争吵,因为我舍不得你哭。

    但你还是让我哭了,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好难过?她的哭声越来越大,你不解释,也不再打电话给我,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但是我却好想你,好想你……

    对不起,对不起!他慌忙道歉,说:我不会不要你的,我只要你一个人,都是我错了,是我的做法错了。

    韩允呈好心疼,他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反而让她这么想,她是如此的在乎他。

    他叹息,拍抚着她的背安慰她。

    在他的安抚下,段知舞逐渐哭声稍歇。

    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拉着我离开呢?他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既然她以为他不要她了,那她应该已经绝望,怎么反而主动找他?

    段知舞仰起泪痕斑斑的小脸,说:姊姊说,我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决定,所以我今天要听你说清楚。

    他笑着替她擦去脸上的泪痕,那温热的泪水就像火焰烧灼着他,烫痛了他的心。

    他不喜欢她哭,让她流泪感觉太难受了,他舍不得。

    我很高兴你愿意主动找我。

    我本来不敢问你的,后来看到林彦茜,她跟一个男人很亲密的待在角落,我就想,她跟你不是一对吗?不知怎么搞的,我就有勇气了。

    幸好你听你姊姊的话。

    我姊姊人很好的,她很会看人喔,她说下次回来想见见你。

    见我?

    对啊,如果她觉得你不好,我们就得分开。

    哪有这种道理?

    段知舞破涕为笑,有啊,是姊姊说的。

    她哪分得开我们,我才不听她的,管她满不满意我,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说完,韩允呈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真怀念。他感叹道。

    怀念什么?

    怀念你的滋味啊,我每天都想着你。他有点夸张地道:我现在开心得都快要飞上天了!

    段知舞终于绽放笑容。

    他迷恋的看着她,这朵笑容,他盼了好久,因为她的笑,这三个礼拜的阴霾一扫而空,能再次拥有她的感觉真好。

    小舞,我有没有说过,你笑起来好美?

    她不禁脸红,没有说话。

    你是我的,小舞。韩允呈紧紧拥住她,嗅闻着她清新的气息,觉得飘飘然。

    他故意用下巴的胡碴搔她颈间,她咯咯笑着,想推开他,他却收紧臂弯,让她更贴近,挣脱不了。

    爱我吗?他突然问。

    段知舞甜甜的笑了,轻声说:爱。

    他满意的俯首吻她,吻得难分难舍,直到她几乎以为自己会因而缺氧,他才放开她。

    她双唇润红,脸儿艳红,美得诱人。

    她学他的口吻,也问道:爱我吗?

    他也笑了,眸光温柔。

    我爱你。

    ***

    智新多媒体里忽然出现一声吼叫。

    段知舞!等一下就要去客户那里了,你在给我拖什么时间?

    陈尚芷的吼声充满整个办公室,她冲到段知舞的办公桌前一看,再度大发雷霆。

    你现在给我改企画?你猪脑吗?企画早就OK了,你竟然在出发前我给改企画!

    因为我觉得这边改一下会比较有趣……段知舞嗫嚅着说。

    你再改,再改几乎就可以换个企画了啦!

    主任,我是求好心切……

    求好心切个鬼!你简直是胆大妄为!原本拥有完整性的企画,现在你一改。

    不怕改得牛头不对马嘴吗?

    可是这样改了的确比较好……段知舞怯怯的回道。

    —我会被你给气死!快点把企画给我,我得赶快重看一遍。陈尚芷手一摊,接过企画快速的翻阅。

    翻完后,她的脸色趋于和缓。

    改得很好,的确更适合了。她完全忘了之前的咆哮,反而称赞。

    现在,段知舞总算完成了初次企画,而今天是初次向厂商发表,陈尚芷念在她是第一次出征,所以亲自陪她去厂商那里洽谈。

    计程车上,段知舞紧张的问陈尚芷。

    主任,如果他们不喜欢我的企画怎么办?

    不喜欢就改啊。

    如果改了还是不成呢?

    再改。

    又不成?

    你烦不烦啊?不要太紧张啦,你的构想不错,应该可以打动厂商,如果他们不满意,就修改啊。陈尚芷懒懒的说:何况,做这行本来就要有心理准备,企画常常会被退、被修、被拒绝,这没什么的,你看小范,现在可是资深的大牌企画了,以前还不是拿被退件当家常便饭?

    最后,事实证明段知舞是多虑了,厂商看过她的企画后非常满意,洽谈也顺利得不得了。

    段知舞好开心,第一次的企画竟然可以如此顺遂,真是太好了。

    ***

    这天晚上,段知舞在韩允呈家过夜。

    韩允呈正狂热的吻着段知舞,大手探入她的浴袍里爱抚,她却止不住的一直笑。

    真是破坏气氛。他不爽的停止动作,撑起身子看着她笑眯的眼。

    笑什么?

    段知舞发现他不悦的眸子瞪着她,知道自己坏了他的兴致。

    啊,抱歉、抱歉。她赶紧道歉。

    韩允呈觉得面子挂不住,这简直是藐视他的调情技巧。

    你到底在笑什么?他近乎咬牙切齿的问。难道他的爱抚真的让她发笑?这可是严重伤害他的男性自尊。

    我今天去客户那里,那份忙了好久的企画通过了耶。她的笑容不断扩大。

    他挑眉,点点头,是吗?恭喜了。

    第一次耶,对方很喜欢我的企画喔。她显得得意洋洋。

    的确很不容易。他向她道贺,确实为她开心。

    对啊,我紧张得半死,而且在出发前还改了企画。

    你出发前还改企画?简直是天兵,他大惊。

    对啊。

    结果你还能成功?他失笑,看来我的小舞是个才女。

    我修了好多次耶,很努力的。

    嗯,努力的才女。韩允呈掬起她一缯发丝,落下轻吻。

    段知舞笑得好甜。我好开心,开心得都止不住笑了。她翻身抱住他的腰,叹道:我怎么会这么幸福?

    因为你值得这样的幸福。他吻着她,低声笑道。

    你说什么?她没有听清楚。

    韩允呈没有回答,忙着在她身上烙下吻痕,手不安分的爱抚她柔嫩的肌肤,点燃她热情的火苗。

    今晚又是一个幸福旖旎的夜。

    【全书完】

    [记住网址 www.pdabase.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

bet体育在线投注